泛在电力物联网背景下电力企业应急管理研究

发表时间:2019/12/13   来源:《防护工程》2019年16期   作者:张燕
[导读] 新时代背景下,人们对电力需求日趋依赖,电力的可靠供应更是人们美好生活需要的保障。

张  燕
        四川西星电力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四川成都  430000
        摘要:新时代背景下,人们对电力需求日趋依赖,电力的可靠供应更是人们美好生活需要的保障。四川今年来连续发生地震、洪灾、滑坡、泥石流等重特大自然灾害,且外力破坏事件日渐增多等,均导致电力突发事件发生的概率日益增加。泛在电力物联网背景下,构建全场景应急抢修管理体系和防护体系,是电力企业安全工作的重中之重。本文以四川S市为例,探讨应急管理体系,并提出相关提升措施。
        关键词:电力安全;泛在电力物联网;突发事件;应急管理
       
       
        引言
        2003 年美国和加拿大相继发生大面积停电事件,2012年巴西发生严重电力突发事件,影响用电人口5000多万,印度2012年大停电事件造成超过6亿人口生活受到严重影响。2017年乌克兰电力网络安全事件更是引发电力从业者关注,本文运用公共管理学相关理论结合四川盆地电力突发事件应急管理现状及案例,结合国网公司提出的泛在电力物联网理念,就S市应急管理体系、相应机制、事后处置及日常管控等方面展开阐述,分析四川S市在电力应急管理、应急联动、应急处置责任追究、应急物资管理等方面实际开展情况,分析存在问题并提出完善风险监测机制,完善全社会电力应急协同治理全参与机制,完善政企权责机制等建议,提出充分运用泛在电力物联网移动互联、人工智能等应用在应急抢险机制上,能有效提升应急抢险相应、处理水平和能力。
        1 四川S市电力突发事件应急管理现状
        1.1  S市电力突发事件管理体系
        S市电力突发事件管理体系由领导组、专家(工作)组和应急抢修力量三部分组成。在领导组指挥下,专家小组(水电、变电、输电、配电、土质、结构、测量、测绘等)等相关专业专家组成,全程给突发应急事件的处置提供专业理论支撑及相关评估建议。
        应急抢修力量、应急技术骨干、应急综合保障人员涵盖输、变、配电、通讯、水利等,应急保障队伍含新闻发布、舆论控制、用户处置、应急物资保障、车辆调派、保险索赔等应急保障队种。
        1.2  S市电力突发事件机制现状
        在S公司预判有发生较严重及以上级别的应急突发事件时,向上级省电力公司上报,同时把相关信息及时向S市政府、市经信委报送,提出预警情况发布建议。并利用信息平台第一时间通知可能受到影响的电力客户。协同当地市政府及时组织研究分析当前突发事件形势,将相关信息报送有关单位。在政府部门的统一指导下,S市电视台、政府网站、报纸、电台、官方微信、微博公众号等传媒应及时、准确地发布相关信息。
        预警信息发布后,电力公司根据抢险需要立即开展设备特巡,全面搜集运行数据,采取可靠、安全措施使得事件发展形势能控、可控、在控。S公司组织安监、运检、营销、调度等专业全部技术力量掌控情况、分析危险点,依据各电压等级、各抢修环节实施计划,根据安全清单落实到人。现场抢修力量第一时间根据审批的应急方案投入抢险全程,尽快恢复电力供应。同时协同政府部门,监测各类舆情,主动发布事件处理情况,回复民众关心的焦点,引导正确积极舆论环境。



        1.3突发事件事后管理现状
        电力突发事件完成应急响应后,在政府部门统一安排下,电力企业有序、精准开展受损电力设施的修复工作;三电办、经信委、S供电公司等各涉及部门及单位开展事件处置评估情况,分析存在问题,向各相关单位提出整改意见,形成会议纪要等报送市政府;英大财险公司开展电力受损设备评估工作,依据相关办法及规定进行理赔。
        为防止二次灾害发生,依据电力应急事件实际形势,分网格片区重点检查线路通道内建设施工情况,并进行有效防控,在必要时留人看守。加强安全警示标识缺失重点管控,做好临时安全措施,避免了警示标志缺失而带来不必要安全风险及其他事件。
        2 电力突发事件应急管理存在的问题
        我国近年来,未遭受过大面积停电事件。在5.12汶川地震、7.3庐山地震发生后,电力应急抢修工作有序推进,及时恢复电力供应。但是在很多地市,相关应急处理经验缺失,很多研究也只局限于电网技术层面,同社会、政府、媒体等联动仍有不足。较国外及发达省市仍有一定差距。
        2.1  部分电力单位安全管理基础工作薄弱
        部分单位突发事件应急责任意识不到位。仍存在安全意识淡薄,侥幸心理。在发生电力突发事件后迟报、瞒报、谎报的思想。安全隐患排查及问题整改流于形式,基础工作不安心、不踏实。安全标准和压力不能层层传递。部分基层班组应急意识淡化,有章不循、素养不足、等情况造成一些低级错误反复发生。有的单位对暴露的问题不能彻查到底,透彻剖析,对网省公司通报的事故学习、宣贯流于形式,不能深刻吸取与之密切相关的经验教训。开展的相关的电力应急演练,参演部门抢修形式僵化死板,按照脚本寻找故障,亦或仅仅开展了单一或技术性演练,在医疗救援、交通管制、消防布置、舆论控制、媒体引导等工作方面均未体现。电力突发事件应急演形式练还存在着过于看重演,而不重视练的问题。
        2.2 电网设备质量问题时有发生
        近年来,随着电网投资的增加,电力规模日趋增加,电力设备的类型及种类更加复杂多样,但电力装备制造行业却呈现顶端厂家竞争性不足,低端市场恶行竞争激烈现象。如北海银河的开关设备、红星绝缘子的家族缺陷大面积发生时,严重影响电力可靠供应。国家大力推进“放管服”政策,支持民营实体企业发展,但配套的监管体系、技术检测等尚未同步匹配,供应商评价管理难度不断增加。
        2.3 政府部分电力突发事件事前预警存在缺失
        应急管理相关理论近年来逐步被政府应用,包括S市在内的部分监管部门和群众的危机意识还未树立。以S市为例,在日常管理过程中,针对一点概率发生的突发事件,政企联动应急管理还没有形成常态化,以110kV输电线路跨江线路下方采沙船为例,由于权责未明确等,导致应急预防体系管控不能充分落地,已经导致线路因采沙船只对地距离不足,引发跳闸事件。政府部门同时缺少专业的电力人才,能针对电力突发事件做出针对性强、布控到位的风险评价。S供电公司不断汇报,S市政府对电力突发事件的风险管理已经建立长期战略规划,提升电力突发事件发预控和防范水平。
        2.4 电力突发事件的应急联动执行难
        虽然S公司和市政单位、部门等均联合成立了电力应急事件应急指挥中心,但是本就不充裕的应急救援力量因分布区县而过于分散,同时各相关部门、单位针对电力突发事件应急有关规定过于单一,不够精致具体。电力企业同其他部门、单位在应急处置、协同配合的时候存在一定不足。电力突发事件发生以后,各相关单位部门未构建较为统一的工作机制,按照各自预案处置时,各力量无法较好地协调支撑。
        2.5 应急管理期间信息实时共享存在困难
        首先,电力公司不具备行政职能,在处置电力应急突发事件时,在信息沟通上无更全面权威的渠道,且电力公司在风险监测、状态评价时更多集中在电力技术层面,针对外力监测水平较低。其次,S供电公司内部信息收集同样存在不能高效有效汇集,一些公众关心、领导关注的指标、数据与实际的情况还有误差,甚至有些数据只能依靠估算。最后,虽然S供电公司已经构建了供电服务指挥平台,但从实际的应急处置效果看,系统运行仍不成熟,几个重要的系统仍未完成交互,在发生稍微跨区域、跨供
        下转第152页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