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都江堰到青城山

发表时间:2018/8/17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杨林
[导读] 旅游成都,往往离不了“都江堰——青城山”。这似乎诠释着“上善若水,大美如山”;更为确切的内涵,则是“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

旅游成都,往往离不了“都江堰——青城山”。这似乎诠释着“上善若水,大美如山”;更为确切的内涵,则是“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

都江堰建于战国末期,距今两千多年,为“中华第一古堰”;2000年11月名列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现为国家5A级景区,其中有《都江堰实灌一千万亩碑记》。

如碑记所述,都江堰最大的“功德”,在于将“水患”变为“水利”。“古属多水患,成都平原尤甚。”“爰及秦时,李冰守属,慧眼独具,于岷江出山口度势以建堰,设鱼嘴分其江,筑飞沙堰溢其洪,开宝瓶口引其水,三位一体,道法自然,势若蟠龙,首尾相应”,“由是水宴河清,岁岁安澜,自流灌溉”,“沃野千里,水旱从人,禾黍连云”。至此,都江堰誉为“天府之源”,实至名归。正是因为都江堰灌溉滋润,才让成都平原成为富庶繁荣的天府之国。经过历代传承治理,都江堰除了灌溉供水,还“兼及防洪发电漂水养鱼旅游之利”,以致综合利用,全面发展。

拜读碑记,不禁想起余秋雨的精彩论述。他说李冰创建了一个了不起的工程,让都江堰“化作许多亮闪闪的河渠,改恶从善”,“稳稳当当地造福千年”。“有了它,才有诸葛亮、刘备的雄才大略,才有李白、杜甫、陆游的川行华章。”这样的评价,无疑揭示了“拜水都江堰”所包蕴的人文内涵。

游览都江堰,不仅感受悠久历史厚重文化,还能感觉环境优美气候宜人。或许因为江水的蒸腾和云雨的滋润,道旁的草木和江边的森林非常茂盛,于是能够有效地调节气候,即便盛夏时节也没有高温。这里的空气也非常清新,负氧离子含量很高,与城市污染大相庭径。得益环境滋养,都江堰不乏长寿老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良好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科学的生态理念在此得以鲜明印证。


水患变为水利,昭示一个哲理:任何事物都是可以转变的;变害为益,更是十分理想而契合人心的。促成这种转变,一个决定因素便是人的胆识与智慧。不难想象,如果没有李冰独具慧眼审江度势,鱼嘴分江、飞沙泄洪、宝瓶引水的精密设计也就无从谈起,都江堰这样的“华夏文明之奇观”也就难以面世。大自然是伟大的,人的聪明才智也同样是伟大而可贵的。难怪游人络绎不绝,他们追寻的不只是风景游览,还有历史渊源和旷世名人。

青城天下幽,道教发祥地。

尚未登山,已是古木参天,浓荫蔽日;即便游人不断,仍然比较清静,有那么一种让人静观灵魂的肃穆气氛。这多半是因为山的高大映照了人的渺小,人心的浮躁又反衬了自然的宁静。一过山门,就会沉没在幽静的林海。刚才还是摩肩接踵人影纷纷,渐渐就被分化,甚至杳无踪影。山界的博大让人难以想象,静穆的山魂统摄着人心。

不知为什么,面对此时氛围,我的思绪却回旋在两天前的高铁线上。一过永川,就有一望无际的平原风貌驰入眼帘。常年守望大山,忽然看见坦荡的原野,感觉特别新鲜。一块块农田方方正正,一座座村舍安安静静,一簇簇树木郁郁葱葱,好一派赏心悦目的田园风景!进入市区,则是另一种迥然不同的情景:四通八达密如蛛网的街道,奔腾不息潮水一样的车流,熙熙攘攘蝼蚁似的人群,耸入云天春笋一般的楼房。在这迷宫似的城市行走,还真不那么容易。无论汽车公交还是地铁线网,都是纵横交错往来穿梭,令人头晕目眩无所适从。一个非常突出的感觉就是挤:上车挤,下车挤,前后左右全都塞满了挤,挤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身临如此窘况,顿时觉得城内城外有一种巨大反差,嘈杂紧张与宁静舒缓形成鲜明对比。这分明是一种现代化的“围城”,只见城外的人滔滔不绝往城里挤,却不知城内是否有人想要逃到城外去。此时此刻,静心回顾,一趟市区行,感受唯三多:人多车多高楼多,地面简直承受不起!如此状况与崇尚简朴清静的道教理念,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告别青城山,车行归途上,不禁有感慨:自我感觉“拜水”还算拜得可以,为什么“问道”却问出了一些疑惑?恐怕失敬于“太上老君”!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