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典藏:黄庭坚诗选

发表时间:2022/1/14   来源:   作者:
[导读] 这套丛书以中国历代文学经典名著、诗文名家作品为对象,约请相关领域卓有成就的学者整理注释,旨在为读者提供一套质量可靠且方便阅读的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书和入门书。
内容简介


“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典藏”总体介绍

“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是普通读者阅读古典文学的入门书和基础书。她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历史超过60年。这套丛书旨在把中国古典文学中的经典作家作品呈献给普通读者,为读者提供一个了解、品鉴古典文学可靠版本。这套丛书以中国历代文学经典名著、诗文名家作品为对象,约请相关领域卓有成就的学者整理注释,旨在为读者提供一套质量可靠且方便阅读的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书和入门书。

“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典藏”是在“读本丛书”的基础上进行分化重组(四大名剧和小说部分另做新丛书)、遴选再版、增补扩充而成。该丛书分批编辑出版,第一辑于2017年12月出版,第二辑于2020年出版。

这套丛书的主要特点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这是一套古典文学普及读本,丛书以选本为主,撷取代表性作家的代表性作品,把古典文学*精华的部分呈现给读者。

二、时间从先秦至晚清,贯穿中国古代历史,文体涵盖了中国古典文学中的诗、赋、乐府、词、散文、戏曲等主要文体。

三、整理者皆是学殖深厚的学者,如钱锺书、王伯祥、俞平伯、余冠英、游国恩、唐圭璋、萧涤非、夏承焘等,他们都是当代学术大家、名家,工作严谨细致,认真规范。这些图书也是他们的代表作。

四、众多图书经过几代读者的认可,具有良好的品质口碑。

五、丛书至今历时六十余年,图书经过多次再版修订和编辑加工,质量日臻完善。

六、本次出版,所有图书皆重排、重编、重校,版式、封面设计典雅大方。

第二辑书目

1、 诗经选(褚斌杰 注;方铭 选)

2、 先秦文选(郭丹等 选注)

3、 汉魏六朝文选(刘文忠 选注)

4、 唐文选(李浩 选;阎琦 李浩 李芳民 注释)

5、 宋文选(丁放 武道房 等 选注)

6、 金元文选(邓绍基 周绚隆 选注)

7、 明文选(赵伯陶 选注)

8、 清文选(刘世南 刘松来 选注)

9、 杜甫诗选(山东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 选注)

10、梅尧臣诗选(朱东润 选注)

11、黄庭坚诗选(潘伯鹰 选注)

12、唐宋词选释(俞平伯 选释)

13、关汉卿选集(修订版)(康保成 李树玲 选注)

14、龚自珍选集(孙钦善 选注)

15、秋瑾选集(修订本)(郭延礼 郭蓁 选注)

作者简介
潘伯鹰(1904-1966),安徽怀宁人。原名式,字伯鹰,后以字行,号凫公、有发翁、却曲翁,别署孤云。 现代书法家、作家。论著有《中国书法简论》《黄庭坚诗选》《宋诗选讲》等。作品出版有《潘伯鹰行草墨迹》《人海微澜》《玄隐庐诗集》等。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人,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为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与苏轼齐名,并称“苏黄”。这本诗选是现代著名学者潘伯鹰的著作,作者精选黄诗一百五十余首,加以注释讲解,对黄诗的艺术特色和成就的分析非常精辟。

精彩书评
寂寞的名山事业——纪念“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面世六十年

(作者:尚晓岚)

近日,《红楼梦》的作者署名忽然成了热门话题,“无名氏续”挑战了高鹗作为续书者的“常识”。实际上,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署名早在2008年就已发生变动,此后一直延续,如今竟随着“四大名著珍藏版”的推出发酵成了“新闻”。

古典文学的研究和出版,或许就是这般“炒冷饭”的事业。年复一年,修订、再版、加印,署名也好校注也罢,即使细小变化的背后,都可能有大量研究成果甚至学术争论,但读者和媒体对此并不敏感,能像《红楼梦》署名这样传播开的,极少。正是这寂寞的事业,构筑了传统与经典的坚固大厦。

在《红楼梦》署名问题沸沸扬扬之际,人文社悄然推出了“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典藏版第一辑。实际上,该社的“四大名著”,按传统亦属于这套丛书,数十年来堪称*通行、读者认知度*高的版本。古典文学的阅读,绕不开读本丛书,而丛书的故事,要从六十年前讲起。

在那个时代,古籍整理面向普通读者

朝内大街166号,人文社所在地,破旧得令人倍感亲切。在书和资料足以把人埋起来的古典编辑室,青阅读记者看到了一份1958年9月的油印材料——《人民文学出版社五年出版规划草案(中国古典部分)》,内容是三套古典文学书系的选目和基本方针,其中就包括“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涵盖历代的诗词文曲小说等等,共五十种,还详细列出了丛书序言或后记的写作要求。

“读本丛书,是请有影响力的学者,对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进行编选、标点、注释。所谓‘读本’,就是以大众普及为目的,供大家阅读用的一个版本。”长期主持古典部工作的人文社副总编辑周绚隆说,“1958年,读本丛书被正式命名,它的历史还可以向前追溯。”

1951年,冯雪峰主持创建人文社,从全国招纳了一批高水平的专家学者,古典部主任是聂绀弩,还有王利器、顾学颉、陈迩冬、舒芜、周绍良、周汝昌等等。建社初期,为满足社会上对古籍的需要,先是快速影印了一批书。“那时候国家图书馆的宋元善本很容易借出来,我们的《玉台新咏》《乐府诗集》等等都是根据宋版书影印的。”与此同时,社里开始规划和推进古籍的整理出版。

“1952年我们出版了七十一回本《水浒》,影响特别大,它实际上标志着新中国整理出版古籍的开始。”周绚隆说。在那个时代,古籍整理不是学界的自说自话,而是面向读者的,要选择优秀的底本,加新式标点,校勘注释,形成一个可供普及的版本,“供给广大人民群众阅读”。1958年是出版史上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不仅人文社做出了“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中国古典文学理论批评丛书”“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的详尽规划,中华书局的点校本“二十四史”也在这一年启动,甚至商务印书馆的“汉译名著”的规划也可追溯至这一年。回望之下,不免让人油然而生敬意,在那个国家并不富裕的时代,文化和出版体现出非凡的责任和气魄,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并不是一句空话。

选家和编辑的水平,造就了经典版本

读本丛书,除了几部长篇小说和名剧,多数是选本,不仅要点校,还要求编选精当,注释准确。所以选家的眼光和水平就很重要。对此,人文社内部有一个机制,周绚隆概括为:“第一,谁值得做;第二,谁能做。”就是说,先敲定经典作家作品,再据此寻找能够胜任的编选者,没有合适的人就先放下,绝不凑合。有些作品,社内编辑水平很高,自己就做了,像顾学颉的《元人杂剧选》、陈迩冬的《苏轼诗选》《苏轼词选》等;还有很多书是在全国范围内选人,皆为一时俊彦,像马茂元的《楚辞选》、王伯祥的《史记选》、萧涤非的《杜甫诗选注》、钱锺书的《宋诗选注》、夏承焘和张璋的《金元明清词选》等等,现在看都是很经典的选本。读本丛书的早期版本是很多读书人的心头挚爱,它们手工绘图、书法题签、书卷气十足的装帧设计,也备受称道。

人文社早年有一个习惯,为了维护品牌的严肃性,很多书初版都用副牌社的名义,经过读者和社会检验后才能纳入“人民文学出版社”旗下,像《红楼梦》在五十年代初就是用副牌“作家出版社”的名义印行的。读本丛书的入选标准非常严格,1958年仅有余冠英的《汉魏六朝诗选》、钱锺书的《宋诗选注》等数种列入丛书。这个规矩延续下来,直到今天,只有经过读者和市场检验的书,才能戴上“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的冠冕,之前一概先以单品种面世。

老一辈学者,怎样为了这套书殚精竭虑,学者型的编辑,怎样一字一词地校改,双方怎样反复沟通琢磨,留下许多事迹。记者在编辑部看到一册七十年代《杜甫诗选注》的校样,上面写满了编辑戴鸿森先生的随文批注,以及编选者萧涤非先生的答复,两人切磋商改,细致入微,水平极高。古典编辑室的李俊仔细研读过这份校样,他说:“细读这些批注文字,戴、萧二人商榷学术的画面仿佛映现在眼前。那时‘文革’结束不久,百废待兴,学术研究在回归正轨的道路上谨慎探索,该怎么走?能迈多大步?一切尚未可知,而这本校样正是当年留下的足迹。”

古籍出版和一般图书不同,即使出版了,工作也未结束。钱锺书的《宋诗选注》1958年面世,记者在编辑部看到一封杨绛先生的书信,是钱先生去世后,她逐条订正《宋诗选注》的排印讹误。李俊编辑则用“此恨绵绵无绝期”来形容他改校样的感受——这句诗里的“恨”,是遗憾之意。造就一个经典版本,需要不断修订打磨,改正讹误,补充新的研究成果,一本书经过几代人之手,历时数十年,并不罕见。只要有需求,严格来说就没有终结之时。古籍出版所蕴含的精神,一如那部讲述编纂辞书的日本电影《编舟记》,精益求精,琐细平淡,无论怎样施以审美的目光,终究是寂寞的。

当代人做选本,有自己的优势

“文革”之前,列入读本丛书的书有十二种。据周绚隆介绍,丛书的出版在“文革”中放缓,但并未中断。“文革”后,古籍出版迎来新局面,读本丛书也在八十年代初呈现蓬勃之势。一批在“文革”中被搁置延误的书出版了,重新活跃的学术界贡献了一批新成果,还有一批作品进行了全面修订——像今天通行的人文版《红楼梦》就是这一时期面世的。

近些年,读本丛书在不断地扩充和发展,一批唐宋以后的文选和诗选陆续加入。周绚隆概括为:“断的补齐,个别版本替换,有问题的修订。

”古典编辑室重整规划,丛书下设三个系列:一是四大名著;二是历代诗选,如今从《先秦诗选》到《清诗选》已出齐;三是断代文选,有《唐文选》《明文选》《清文选》等。三个系列加上已有的词选、曲选、四大名剧等,结构更为平衡。

余冠英先生的《诗经选》等几个选本很有名,如今由于版权原因,已不在读本丛书之列,《诗经选》更替为褚斌杰先生的选本。至于增补新书必然涉及的编选者问题,周绚隆说,要选择在某一领域有长期投入和深度积累的学者,“我们要避开那些特别忙的学术达人,掌握各种资源的学术组织者,他们是不会给你好好干的。”

周绚隆认为,今人编选古籍,借助电脑和网络技术,能掌握和利用海量信息,学术研究几十年来也有长足的发展,对作家作品和版本的研究大大细化,与纯粹靠记忆和学养的前辈学者相比,这些都是优势。“但我们的专注程度不如老一辈。另外,现在借助各种工具,互相参考,选本的独特性就不如过去那么鲜明。不过,选家的个性和经典性之间未必都是同步的,首先我们还是要追求经典性,不要遗漏重要作品,希望在保证经典性的情况下有一定独特性。”

人们阅读古籍的能力普遍不如以前

如今,读本丛书面临着新环境,国家大力推动传统文化的复兴,读者自发的兴趣和热情也在升温。“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明显感觉经典文学的经典版本,销量在持续回升。”周绚隆介绍说,去年人文社的“四大名著”平均销量都过了五十万套,业绩超出以往。而刚面世不久的读本丛书典藏版第一辑印了5000套,很快就加印了。“如果是2000年前后,印5000想卖掉,就要费很长时间。”

周绚隆觉得,随着网络的普及,读者对古典文学纸质书的依赖一度有所下降,“但是现在明显感觉到,读者重新开始关注有品质、有品牌的东西。我们再版读本丛书,也是基于这样一个市场判断。”不过,他并不一味乐观,“必须承认,古典文学在全民阅读中的占比,跟过去比还是下降了很多,人们阅读古籍的能力普遍不如以前。现当代作品,不管原创的还是引进的,有很多是消费品。但古典文学,即使很轻松的东西,在许多读者看来,也是知识性的,还是有一定的分量,不太容易接受。”

*近,古典编辑室的葛云波写了一篇文章《如何识破机器人的“伪诗”》,他从作家韩少功的《当机器人成立作家协会》一文谈起。韩少功把宋代秦观的一首七绝和IBM的作诗软件“偶得”的一首作品并置,让三十多位文学研究生分辨,结果很多人“犹疑不决抓耳挠腮”。接下来,葛云波逐一分析了机器生产的这首诗的“不对劲”之处,实际上从字句到格律破绽都很明显。“熟读唐诗三百首,识破假作不用久”,葛云波觉得,目前并不是机器作的诗有多高明,而是我们自身阅读古典文学的经验不足,导致真伪莫辨。

显然,积累这种经验,培育对古典文学的感受力,没有捷径,只能从*基本的阅读开始。历时六十余年锻造而成的“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就是一套打基础的书。曾经参与丛书工作的人文社老一辈编辑陈新先生认为:“时代变了,如今的出版社大多专注长篇大卷、总集、全集之类,对小打小闹的如选本等作品,基本上已无暇顾及,因此在书店中也很难找到新的古籍选本。但我认为,要弘扬我国优秀的古代文化,如果离开优秀的古籍选本,恐怕难以为功。不妨设想一下,一位普通的读者,哪有时间、精力和能力去从篇幅浩瀚的总集、全集中去吸收营养,何况优良的古籍选本,并非真正没有市场。”

让古典文学走出学院的藩篱,真正成为大众的精神营养,前辈们已经做出了示范,能否接续这个事业,就要看出版界、学术界的志向和能力了。比起学院内部的研究和积累,普及恐怕是更艰难、更重大的课题。

目录
目录

导言

凡例

内集

宿旧彭泽怀陶令

次韵公择舅

赣上食莲有感

送王郎

寄黄几复

送舅氏野夫之宣城二首

送范德孺知庆州

次韵张询斋中晚春

次韵王荆公题西太一宫壁

有怀半山老人再次韵二首

奉和文潜赠无咎篇末多以见及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为韵

次韵答邢惇夫

赠送张叔和

双井茶送子瞻

戏呈孔毅父

次韵奉酬刘景文河上见寄

陈留市隐并序

晁张和答秦觏五言予亦次韵

送李德素归舒城

咏李伯时摹韩幹三马次苏子由韵简伯时兼寄李德素

次韵子瞻和子由观韩幹马因论伯时画天马

次韵子瞻题郭煕画秋山

题郑防画夹

次韵王定国扬州见寄

次韵柳通叟寄王文通

次韵几复和答所寄

题伯时画揩痒虎

谢王舍人翦状元红

戏答陈季常寄黄州山中连理松枝二首

次韵子瞻送李豸

次韵宋楙宗三月十四日到西池都人盛观翰林公出遨

听宋宗儒摘阮歌

自门下后省归卧酺池寺观卢鸿草堂图

题子瞻枯木

题竹石牧牛并引

题伯时天育骠骑图二首

次韵答曹子方杂言

嘲小德

清人怨戏效徐庾慢体三首

戏答俞清老道人寒夜三首

秘书省冬夜宿直寄怀李德素

寺斋睡起二首

同元明过洪福寺戏题

次韵子实题少章寄寂斋

赠秦少仪

六月十七日昼寝

北窗

竹枝词二首

赠黔南贾使君

次韵黄斌老所画横竹

次韵谢黄斌老送墨竹十二韵

次韵答斌老病起独游东园二首

又和二首

又答斌老病愈遣闷二首

次韵黄斌老晚游池亭二首

寄题荣州祖元大师此君轩

次韵杨君全送酒

病起荆江亭即事十首

次韵马荆州

赠李辅圣

和高仲本喜相见

次韵高子勉十首

蚁蝶图

雨中登岳阳楼望君山二首

自巴陵略平江临湘入通城无日不雨至黄龙奉谒清禅师继而晚晴邂逅禅客戴道纯款语作长句呈道纯

湖口人李正臣蓄异石九峰东坡先生名曰壶中九华并为作诗后八年自海外归湖口石已为好事者所取乃和前篇以为笑实建中靖国元年四月十六日明年当崇宁之元年五月二十日庭坚系舟湖口李正臣持此诗来石既不可复见东坡亦下世矣感叹不足因次前韵

题李亮功戴嵩牛图

武昌松风阁

次韵文潜

次韵德孺惠贶秋字之句

十二月十九日夜中发鄂渚晚泊汉阳亲旧携酒追送聊为短句

过洞庭青草湖

书磨崖碑后

宜阳别元明用觞字韵

外集

次韵裴仲谋同年

和答孙不愚见赠

奕棋呈任公渐

郭明甫作西斋于颍尾请予赋诗二首

过平舆怀李子先时在并州

寄怀公寿

闰月访同年李夷伯子真于河上子真以诗谢次韵

次韵盖郎中率郭郎中休官二首

次韵答张沙河

和陈君仪读太真外传五首

次韵叔父夷仲送夏君玉赴零陵主簿

稚川约晚过进叔次前韵赠稚川并呈进叔

汴岸置酒赠黄十七

次韵伯氏长芦寺下

……

精彩书摘
赠送张叔和〔1〕

张侯温如邹子律,能令阴谷黍生春〔2〕。有齐先君之季女〔3〕,十年择对无可人。箕帚扫公堂上尘〔4〕,家风孝友故相亲。庙中时荐南涧,儿女衣袴得补纫。两家俱为白头计,察公与人意甚真。吏能束缚老奸手,要使鳏寡无颦呻。但回此光还照己,平生倦学皆日新〔5〕。我提养生之四印〔6〕,君家所有更赠君:百战百胜,不如一忍;万言万当,不如一默;无可简择眼界平;不藏秋毫心地直。我肱三折得此医,自觉两踵生光辉;团蒲日静鸟吟时〔7〕,炉薰一炷试观之。

〔1〕张埙字叔和,娶山谷季妹。

〔2〕刘向《别录》:“燕有谷地,爽而寒,不生五谷。邹衍吹律而温至黍生。”

〔3〕齐,敬也。《诗·采》:“有齐季女。”

〔4〕《汉书·高帝纪》“吕公曰:‘臣有息女,愿为箕帚妾。’”

〔5〕“吏能”四句言你做官的本领可以使得老奸也不敢为非,只要拿这一点治事的灵知回过来治己,便可使得平生所学,转而生新。

〔6〕印是印证之意,与前《送王郎》诗“墨以传万古文章之印”义同。四印即下文忍默平直四原则。

〔7〕团蒲即用蒲草编成的圆垫子,也叫蒲团。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