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日本:历史心理的博弈与美国角色

发表时间:2016/6/2   来源:IPP评论微信公号   作者:兰斯•戈尔,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高级研究员
[导读] 中日间近年来跌宕起伏关系的症结是历经了各种偶然、漫长且复杂的历史对立。有时候,这种对立关系可以归结到历史与人际关系层面的原因,并表现得像小孩之间的街头打斗。

  中日间近年来跌宕起伏关系的症结是历经了各种偶然、漫长且复杂的历史对立。有时候,这种对立关系可以归结到历史与人际关系层面的原因,并表现得像小孩之间的街头打斗。

  日本自二战结束以来就一直在美国的保护伞下享受着和平与繁荣,但随之而来的代价是,因为日本在安全上依赖于美国,从而剥夺了它得益于经济体量而来的政治大国角色。在这个意义上,日本是个“非正常”国家。鉴于其由美国培养起来的经济与技术实力,日本完全有能力保护它自己。这让日本对那种依赖感到愤恨。于是,爱与恨塑造了美日关系。

  长久以来,日本一直怀着在地区与全球事务中扮演领导角色的雄心。就地区而言,它希望能重新扮演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曾经拥有的举足轻重的角色。但这个雄心已经因它对美国的依赖而受挫。日本发现这种依赖正变得越来越令人不自在和具有强迫感。中国不断扩展的地区与全球影响力已然让日本陷入恐慌,它害怕它的大国梦被中国超越,并且可能要永远生活在其强大邻居的影子下,即使它能最终摆脱美国的阴影。

  既然中国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将可能变成第一,日本成为被认可的政治大国的机会窗口正在迅速关闭。首相安倍晋三正在抓紧最后的机会重新确立日本的地位,以免为时过晚。而这正是中日间紧张关系的根源。

  历史是这两位对手间不朽斗争的关键。日本文化的主体借鉴自中国,且在1894年中日战争前的所有战争中,日本都以失败告终。在18世纪与西方相遇前,日本都视中国为老师和热切模仿的榜样。古代历史给予了中国优势。而中国同样试图抓住每一个机会,利用日本在侵略战争时期犯下的暴行以及把日本人描绘为死不悔改的军国主义者,来维持这种心理优势。

  为了压制中国的优势,日本寻求了一种修正主义的路线来重塑历史,从一个不同的角度上让日本看起来不那么邪恶,而更多地变成受害者。实际上,在许多日本人,尤其是其统治精英的内心深处,都认为日本是二战的受害者。他们对“美国的种族灭绝罪行”——东京大轰炸以及广岛长崎的原子弹爆炸,怀着怨恨之情。参拜靖国神社、企图掩盖战争时期的暴行和否认“慰安妇”问题、修改历史教科书、试图修改在战后联军最高司令部制定的和平宪法等,所有这些都反映了日本要卸下历史罪行,变成“正常国家”的企图。

  从文化意义上来说,美日同盟是一个反常的联盟。日本与中国在文化上的亲和力也许能为两国更坚实和持久的关系铺平道路。这对美国来说正是危险所在,它明白它必须紧紧地拴住日本。

  正常化是日本实现大国雄心的前提条件。但它在与中国对阵前遭遇了美国,于是它必须首先处理好“美国的问题”。作为一个军事上依赖美国的小伙伴是日本仍然不是“正常”国家的首要原因。

  不同于美德之间,美日同盟从文化意义上来讲是一个反常的联盟。日本与中国在文化上的亲和力也许能为两国更坚实和持久的关系铺平道路。


这对美国来说正是危险所在,它明白它必须紧紧地拴住日本。而对日本人来说,美国从占领者到盟友的转变其实是对它的利用,而不是信任,尤其是当美国需要中国的合作来处理众多世界事务的时候。日本在面对G2或“中美国”的概念时会感到恐慌。

  日本似乎故意推动钓鱼岛/尖阁诸岛冲突朝着摊牌的方向升级,让美国牵涉其中;它还积极介入南海问题,发表关于中国周边“民主国家联盟”的煽动性谈话等等。所有这些都是被设计来为一件事创造条件,即从美国那里获得更大的活动空间。包括发展其军事实力、修改和平宪法以及最终获得完全的主权。一个由外国人制定的宪法对于国民心理来说必然是一个耻辱。

  另一方面,美国作为世界警察,由于国家实力的相对衰落,权力在被加速稀释。美国急需一个更强大的日本来制衡崛起的中国。当然,它还是会一如既往地要日本做小伙伴,紧紧地拴住日本。美国必须要维持的这两个目标间的微妙平衡,而安倍要“正常化”日本的决心恰恰威胁到了这一平衡。

  安倍的历史修正主义激起了韩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愤怒。美国要建立美日韩三边同盟,以形成针对朝鲜的统一战线,同时又要避免刺激中国,但安倍的行为很明显正在破坏这一努力。不过,美国的最终目标是要遏制一个愈发自信的中国和一个向东看的俄罗斯。

  中国即便不是西太平洋的主导权力,也至少是数千年来的巨人。它有着重新获得历史上应有地位的心理倾向。这需要中国对日本进行心理上的和象征性的重新征服。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中国就无法洗刷被日本侵略的耻辱。

  因此中日正处于被认为无法避免的历史心理战中。从长期来看,中日间的竞赛将可能以中国占优而告终,即使只是象征性的。这是因为中国要大很多并且处于上升轨道,而日本则陷于缓慢但稳定的长期衰落中。我们可以反观欧亚大陆上另一对历史上的生死冤家——法国与德国。它们在两次世界大战前已经相对平等地共存了很长时间,实际上它们不得不相互尊重,好好相处。中国与日本在历史上从未尝试过这种均衡的关系。它们迄今为止都未能在心理上平等相待,恰恰相反它们互相看不起对方。所有迹象都表明,它们之间的竞争必须分出胜负或等级次序。

  美国在这场竞争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但却对该地区正在上演的心理博弈不怎么感兴趣。中日不再相互妖魔化对方后,只能自己去学习相处,培养相互的尊重。但在这个过程中,美国扮演了一个令人讨厌的、歪曲的角色。

  设想一下:日本不尊重中国的部分原因是它认为二战击败它的是美国,而不是中国。这种想法使得日本能继续保留从两次中日战争中获得的优越感。反过来,如果根据条约义务,美国在未来的战争中帮助日本战胜中国,那么中国也不会由此而尊重日本,因为它将认为是美国击败了它,而不是日本。这样一个胜仗只会让新一轮的对立重新开始。同时,日本也将保存它从美日同盟中获得的优越感。

  因此,在真正意义上,美国同时阻止着这两个亚洲国家走向成熟。

  作者:兰斯•戈尔,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高级研究员

  译者:刘亦淇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