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会好吗?

发表时间:2018/9/6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杨林
[导读] 青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需斩万根。相信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有这样善良的愿望:希望好人越来越多,坏人越来越少;希望既能造福人类也能毁灭人类的科技之剑...

2018,酷暑难熬。立秋之后,走森林公园,歇半山亭。扫视手机信息,忽然蹦出一句:这个世界会好吗?

这句话触动人心。它至少有两层意思:这个世界还不够好,希望它变得好起来。一句真话道出实情,一番好意溢于言表。

这个话题还能引起无尽的思考。

首先,我想到的是:世界好不好,取决于这个世界的人好不好。

然后我想:这个世界的人,究竟怎么样呢?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大致说来,这个世界有大量的好人,也有不少的坏人,还有许多可能变好或变坏的人。

最后,我想出了一个比较模糊然而不错的答案:如果好人占上风,世界一定会变好;如果坏人当道,世界就会变坏;假如好人坏人势均力敌反复博弈,世界也许或好或坏,一时难以确定去向。

纵观当今世界,大概属于上面所说的第三种情况。有专家分析指出,当今世界不确定性在增加,无序能量在积累,贫富悬殊日益扩大,文明冲突加剧,特别是科技发展导致人类自我毁灭的能力不断提高,核武器、生化武器和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都有可能毁灭人类。极速发展的尖端科技还可能被用来创造某种“超人类”和永远年轻的“生化人”,使之成为一个“全新物种”。所以“没有人能够确实知道未来”,没人知道人类究竟想要变成什么。

由此看来,让世界变好,一个可靠策略或根本条件,就是让好人增多,坏人减少。而如何让人变好,这又是个比天还大的话题,说不定有海量的答案。其中一个要素,大致与文化相关。

20世纪80年代,两位文化名人——梁溯溟先生与艾恺教授进行了一番对话,论述儒道释各家文化特点,以及诸多政治文化名人。


特有意思的是,由这场对话记录而成一部书,书名也是“这个世界会好吗?”归纳某些章节,大致可以看出梁先生的基本观点:“为何我还乐观”,因为“发展总是好的”,“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在他看来,人类面临三大问题,一是“人和物的问题”,二是“人和人之间的问题”,三是“人和自己内心之间的问题”。我们知道,中国文化的精髓就是儒道释各家学说的融合,道家主张人与自然和谐,儒家讲究人际关系和谐,释家昭示人的心灵和谐,这正好与梁先生提到的三大问题相对应。由此看来,弘扬传统文化,有助于解决人类面临的那些问题。所谓文化或文明,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人类的和平相处”,所以他特别强调“人类怎样才能减少斗争”。他说“人是理性的动物,但在两人互殴时,只见所谓动物,不见所谓理性。”所以,传承文化就是弘扬人的理性,教育的功用则是“绵续文化而求其进步”。由此可以看出,梁先生的“入世答案”就是“以文化人”。

与文化相关的另一个论题,就是人性。对于人性问题,现有的人文科学研究已取得一定成果。其中一个结论认为,人性是介于兽性和神性之间的一种品性。与此相近的另一个观点,认为人性具有两面性,既有向善的一面,也有向恶的一面。还有一个论点,认为人性就是善与恶的混合体。这些论证大致能够勾勒出人性的基本状况。鉴于这种状况,就得引导人性向好的方面升华,防止它往坏的方向滑坡。概括一句,就是惩恶扬善。至于如何惩恶扬善,就目前已有的社会治理方案来看,不外乎“德治”与“法治”两个方面。回应前面“如何让人变好”的问题,“以德育人”和“以法治人”不失为一种可取的答案吧?

青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需斩万根。相信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有这样善良的愿望:希望好人越来越多,坏人越来越少;希望既能造福人类也能毁灭人类的科技之剑,能够完全掌握在有良知和责任感的进步势力和正义人士手中。而现实状况呢,好像与此相去甚远,总是正义与邪恶在不停地博弈和较量,胜负难见分晓。所以,“世界会好吗”这样的问题,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标准答案,还有待于不断地深入探讨。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