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打造有分量的“中国式”全球治理

发表时间:2016/4/20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
[导读] 2015年中国外交有两方面内容比较突出:一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另一个是更加关注全球治理。未来中国的全球治理能否具备相当分量,中国能否对全球治理做出更大贡献,可能取决于以下因素:  一是中国国内发展情况。

“全球治理赤字”对中国尤其不利

2015年中国外交有两方面内容比较突出:一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另一个是更加关注全球治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是个重要日子,我们将其作为重点工作实属意料之中。但全球治理变得如此突出多少有点出人意料。习近平主席在从去年9月到今年1月的每次出访中都谈到全球治理,并落实到了具体行动和资金支持上。这种变化背后可能有三方面原因:

首先是近年来中国海外利益扩展迅速。过去我们海外利益不是很大,面对的威胁相对也比较小。但现在中国海外利益在国家利益中的分量显著上升,以至于我们不得不予以更多关注和维护。

其次是客观形势需要,因为现在全球秩序比较混乱。英国《金融时报》一位专栏作家不久前刊文指出,现在全球各主流国家都处在不同程度的焦虑之中。比如美国焦虑,结果出现了“特朗普现象”;欧洲前景堪忧,面对伊斯兰化问题;日本、俄罗斯、中国等都不高兴,虽然原因不甚相同。这种焦虑的背后原因就是失序,由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不再那么有效,而新体系又尚未建立起来。

从学理上讲,这种全球性问题在上升而全球治理能力在下降的状态叫作“全球治理赤字”。这种状态对世界各国都没好处,但对中国可能尤其不利。因为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多是老牌发达国家,较之过去是在收缩海外利益,可是中国正处在扩展中。现在中国公民个人变得更加富足,因此有了所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愿望;中国资本也抑制不住拓展海外市场的热情,统计显示2016年前三个月中国对外投资已经超过去年全年。这些情况客观上要求我们更加关注全球治理、照顾自身利益。

再者就是心态变化。现在我们正致力于构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这是一个需要特别注意的变化。以前中国更多地将自己定位为区域大国,但从“构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目标来讲,我们追求的是成为一个世界大国。

中国全球治理观与美国有何不同

基于以上原因,中国理所当然要对全球治理予以更多关注。但同早已涉足全球治理的美国相比,中国的全球治理观有着很大不同,这种差异至少可以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中国的全球治理是“以联合国为中心”,而美国是“以联盟为中心”。中国非常看重联合国的道德价值,看重自身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对联合国要尊重得多。相对而言,虽然美国在二战后主导建立了联合国,但从历史上屡见不鲜的事实来看,美国一直是将联合国作为工具看待和利用。

第二,从议题上讲,中国是以发展为优先,美国是以安全为优先。虽然和平与发展是当今国际社会的两大主题,但美国更加关注和平,更多从它自身及其盟友的安全着眼,对经济发展的基础和条件看得较轻。中国则认为,长期安全或和平的基础是可持续发展,没有发展便无长期和平可言。习近平主席去年9月26日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指出,全球仍有8亿多人在挨饿,因此“我们必须攥紧发展这把钥匙。


第三,中国目前强调的是全球伙伴网络,而美国着力于维持一种等级制体系。按照我的观察,美国居于世界之巅;第二个层次是英语国家,比如英国、加拿大等;第三个层次是以日本、德国为代表的盟友;第四个层次是“伙伴”,这个层次国家较多,比如泰国、巴西等;第五个层次是中国,属于“竞争者”;第六个层次是俄罗斯,属于“对手”;第七个层次是“敌人”,比如“伊斯兰国”等非国家行为体和其他恐怖分子;第八个层次相当于印度种姓制度中的“贱民”,是对美国而言微不足道、根本不值得去理睬的一些国家。

第四,中国在全球治理中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而美国则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民主化。中国认为各国选择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是既利己又利人的思路,但美国则希望在全球范围内推行“美国化”,对于相关国家是否具备“美国化”的基础和条件不管不顾。

如何使中国的全球治理更有分量

总体而言,中国刚刚开始尝试全球治理,在技巧方面还不熟练。未来中国的全球治理能否具备相当分量,中国能否对全球治理做出更大贡献,可能取决于以下因素:

一是中国国内发展情况。如果没有国内经济和其他各方面的发展作为支撑,那就很难在国际上获得话语权。国内发展分为硬实力和软实力,中国硬实力发展得不错,但软实力相对欠缺。现在,提升软实力可谓是全国上下的共识,但我们也要注意不能过于夸大软实力的独立作用,正所谓战场上拿不到的,谈判桌上也拿不到。因此就国内因素而言,经济发展终究还是首要。当然在此基础上,我们也提出了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等要求。

二是大国心态的变化。虽然过去几十年来中国实现巨大发展,但中国民众仍然处在百年国耻的屈辱感中。这在网络舆论中非常普遍,比如“受害者”心理,只要中国和别国一发生冲突,就有人说“你又欺负我”“连菲律宾都来欺负我”;再如“阴谋论”,只要一出事就肯定是美国在背后捣鬼;还有就是对于中国对外援助微词颇多,认为国内发展尚不平衡,为何要把那么多钱给其他国家。这类心理当然不是健康的大国心态,至少是在相关问题上缺乏客观认识或大局观。这就好比中国的个子已经长到一米八了,可心态还是小学生心态,还需要进一步培养。

三是中国的全球治理必须切实做出成绩来。现在,一批由中国首倡的规划构想或主导建立的国际机构,比如“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等,都已处在实质推进或运营阶段。接下来的重点就是必须办好,要让沿线国家或项目所涉国家的政府和民众产生获益感。

四是要协调好与现代体系的关系。必须承认,中国在现有国际体系中获得很大利益。中国现在的定位是对当前国际体系做些补充,加入中国元素,但我们不是“革命家”而是“改良者”。再以亚投行为例,中国强调这是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补充,亚投行与世行和亚开行更多的是合作伙伴而非对手关系。(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本文基于在“对外经贸大学第三届国际政治经济高端论坛”上的发言整理补充而成)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