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问题”

发表时间:2019/11/11   来源:《中小学教育》2020年第386期   作者:柳双双
[导读]
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水布垭镇水布垭中小学校 444329
        从教三年,做了三年的班主任工作,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很短。但这三年的班主任经历却依然让我多少有了些感悟。
        2017年的夏季,空气中满是毕业的欣喜与焦灼。欣喜的是马上可以结束自己的学生生活,走进“大人”的世界。焦灼的是“毕业即失业”。带着恐慌与迷茫,我参加了无数个招聘考试。有些招聘我甚至连干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不能毕业了还靠父母养。
        第一次当班主任,很多事情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看着那些并不比我矮多少的孩子,我从心底里紧张。我担心他们不会听我的话;担心教不好他们;担心他们考试太差;担心他们太调皮。其中,让我尤为担心的是其他老师打过预防针的几个“问题学生”。
        他们调皮、上课不认真、思想不集中、好事全不干,坏事少不了。这些基本成了所以划分“问题学生”的依据。无论是高中还是初中、小学。班上总是少不了有这样的一群孩子,他们让你无所适从、欲哭无泪。
        小丹(化名)是我们班的一个女生,相较于同龄人,她个子更高,体型也偏大。颇有些“大姐大”的味道。接班之初,办公室的老前辈们就笑着给我安慰,让我挺住。我知道,我可能遇到难题了。预备周里,我试着一个个去了解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小丹确实是有大姐大的天分。在班上,她已经有了众多“小跟班”了。在我看来,这是个好现象,毕竟她的小跟班基本都是所谓的“问题学生”。经过一番犹豫,我将班级清洁委员的工作安排给了她。
        在班上宣布班委会名单时,听到她的名字出现在名单里,教室里发出了“哇——哦”的惊呼声!我明白,更多的同学是带着不看好的眼光的。下课后,她来找到我,确认她没有听错自己的名字。我坚定地告诉她:“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好。”
        事实证明,她很努力,靠着她的霸气与威信,她成功地开始了她的工作。可惜的是,好景不长,就在她正式“上任”一个星期之后,陆陆续续有学生向我反映她违反纪律,工作不认真,带着很多同学在清洁区玩水,甚至是骂人。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水池边和其他班的同学打水仗。远远地,可能是看见了我。

她快速地跑去了清洁区,指导他们打扫卫生。过了几节课。她自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柳老师,我错了。”
        “为什么?”
        “我不该带头违纪,作为班委会成员,我应该起带头作用……”
        “自己能知道对错,明辨是非就是最大的进步,老师相信你今后的工作会做得更好,加油!”
        这件事情之后,她变得稳重了许多。渐渐地,班上的同学也很少来告状了。直到有一天,校长找到我。他告诫我不可以让一个不听话的学生管理班级,这会起不好的带头作用。我有些生气:“可能四年级的她调皮,五年级的她不够优秀,但这都不能代表六年级的她会无药可救,也不代表着三十岁的她会一事无成。她只是缺少一个机会,不是吗?”说完我回到了教室,清洁委员依然还是她。
        六年级的第二学期,我们班又发生了一件大事。一天早上,宿舍长找到我说小丹打架了,和初中部的男生。我震惊了!打架?男生?初中部?我迅速来到“案发现场”,没看见血迹,没听到哭声让我心理有了些许安慰。两波劝架的人看见我过来迅速地散开了。幸运的是正值下课的时候,周围劝架的人多,这才没酿成大祸。我让其他人回到了教室,将他们两人叫到了旁边,坐在石阶上等着他们解释。
        沉默了一段时间,看我依然安静地等着他们答话。小丹走过来,低着头小声地告诉我,是她先动的手,因为男生在我们的清洁区乱扔垃圾。男生却说,地上没扫,不怪他。然后两个人争着争着就急眼了。小丹推了那个男生一把。抄起扫把准备动手的时候被两边的同学拦住了……“抄扫把”!坐在旁边,听着他们的解释。不知为何,我没有觉得恐怖,只是觉得挺好笑。正当两个人面对面相互道歉的时候。可能也是觉得自己太过于小题大做。害羞着相视一笑,算是“一笑泯恩仇”了。
        事后,我告诉她,负责是对的,值得表扬。但处理事情的时候要多想想,什么样的方式才是最合适的,既能完美地解决好问题,又能不伤了和气,暴力可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她听后,若有所思。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接受了。但此后的一学期里,班上再没有传出她的“暴力行径”。
        如今,她已经是一个八年级的学生了。吃饭时,我总能在食堂外面碰见她。每次见面,她总是会甜甜地叫一声“柳老师”。有时,和她现在的老师聊起她。他们都不知道原来她还是一方“霸姐”。只是告诉我,虽然成绩不算太好,但脾气不差。我不知道是不是六年级的那一年对她产生了一些影响和作用,但她有变化就很好了。
        有时候我在想,那些所谓的“问题学生”或许只是缺少了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当她想要证明自己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在告诉他“你不行!你做不到!”那么他就可能真的做不到了。作为老师,我们要做的是相信“他可以,他很优秀”。
        从业三载,我知道我是“菜鸟”一只,不懂那些教书育人的经验哲理。但短短三年,我也接触了不少的“问题学生”。他们有些是因为家庭原因,父母离异或是单亲家庭;有些是农村典型的留守儿童;还有些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式展示自己。他们缺少沟通,甚至是缺少爱。或许用“信任教育”来教他们收效甚微,并不会让每一个孩子都变得优秀、出彩。但今后,当他回忆起他的童年生活,他可能会记得,有一位老师曾经相信他,曾经想让他变得更好。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