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中塔拉庄园的象征意义解析

发表时间:2019/9/27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10月43期   作者:许卫红
[导读] 《飘》是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的唯一传世之作,该书从出版之日就备受全世界读者的喜爱。本文从象征意义的角度来对《飘》中塔拉庄园进行深层次分析,通过对小说主人公战前、战中、战后对塔拉庄园复杂情感的剖释,对小说主人公进行新的解读。
(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河南省 郑州市 450000)
摘要:《飘》是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的唯一传世之作,该书从出版之日就备受全世界读者的喜爱。本文从象征意义的角度来对《飘》中塔拉庄园进行深层次分析,通过对小说主人公战前、战中、战后对塔拉庄园复杂情感的剖释,对小说主人公进行新的解读。
关键词:《飘》;塔拉庄园;象征意义

 
            《飘》是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1900-1949)于1936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同时也是她的唯一传世作品。这部小说在发行的当年200万册便销售一空,在出版的第二年获得了美国国家图书奖和普利策奖。时至今日,《飘》仍然是最畅销的小说之一,并被译成多种语言文字在全世界发行。
           《飘》是以美国南北战争为历史背景,描写了主人公思嘉·奥哈拉对于爱情和幸福生活的追求过程。思嘉为了生存、爱情,勇于面对困难,不屈不挠地奋力抗争,红土地的塔拉庄园则是她内心强大力量的不竭源泉。
           一、战前的塔拉庄园
           南北战争前的塔拉庄园是一片净土,在庄园的女主人——爱伦的带领下,黑人们各司其职,塔拉庄园是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坐在走廊里的年轻人听到得得的马蹄声,马具链环的叮当声和黑奴们尖利的笑声……屋子里传来思嘉的母亲爱伦·奥哈拉温和的声音……爱伦要到那儿去给回家的田间劳动者分配食物。接着便听到瓷器当当和银餐具丁丁的响声,这时
           兼管衣着和膳食的男仆波克已经在摆桌子开晚饭了。” 塔拉庄园的男主人杰拉尔德·奥哈拉是来自爱尔兰的天主教移民,他在21岁时来到美国,爱尔兰的马铃薯饥荒和时局动荡是爱尔兰人移民的主要原因。杰拉尔德来美国的主要梦想就是当一个地主,最终他白手起家,成了塔拉庄园的主人。
           此时的小说主人公思嘉却被塔尔顿兄弟带来的消息弄地手足无措,因为她热恋的对象艾希礼明天要宣布和表妹媚兰订婚的消息。思嘉是个娇宠惯了,有求必应的孩子,她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当父亲亲口证实这一消息时,思嘉的痛苦无以复加。父亲杰拉尔德心疼自己的女儿,他哄着思嘉可以和别人结婚,他会把塔拉庄园留给思嘉,思嘉的回应是气愤地喊道,“我不要塔拉或别的什么庄园。庄园一文不值……” 作为爱尔兰人的杰拉尔德告诫思嘉,“土地是世界上唯一最值钱的东西,是唯一值得你付出劳动,进行战斗的东西。”
           父亲的苦口婆心并没有使思嘉回心转意,生性乐观的她反而有了新的想法,她认为只要她向艾希礼表白,艾希礼就会放弃媚兰,欣然接受她。在第二天的聚会上,艾希礼拒绝了思嘉,思嘉又偷听到其他女孩子猜中自己的心事,“她恨不得用一种魔法把自己立即送回塔拉,送到那个安全的地方。” 这是思嘉初次感受到自己对塔拉庄园的感情,正如父亲杰拉尔德语言般的说过,“对于爱尔兰人来说,他们居住的土地就像他们的母亲一样。”塔拉庄园带给思嘉心灵上的慰藉,并能抚平她的内心创伤,尽管这种情窦初开的创伤和后来的苦难比起来微不足道。
           二、战中的塔拉庄园
           情场失意的思嘉匆匆嫁给了媚兰的哥哥查尔斯,而这个不幸的小伙怀着对战争的美好渴望,还没有真正打仗就死在了军营。随着美国南北战争阴云的逼近,塔拉庄园也在加倍提高生产力来支援南部联盟,思嘉在媚兰和查尔斯姑妈邀请下,来到亚特兰大生活。
           富有生气的工业城市亚特兰大减弱了思嘉的内心伤痛,她很快适应了亚特兰大的生活。居住期间出了段小插曲,思嘉与战争投机分子瑞德共舞,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父亲要把思嘉带回塔拉,思嘉的内心无比地抗拒,“要在这生活刚刚重新开始的时候就离开亚特兰大,就回家去,去见母亲,这多可怕呀!” 这次的回归并未成行,从这里可以看出思嘉对于塔拉庄园的感情还是很淡的,偶尔想起,反而是亚特兰大更合她的口味。
           战争形势愈来愈残酷,亚特兰大被围城的可能也越来越大,南部联盟军队已经回天乏力,就连佩蒂姑妈也去了梅肯避难。思嘉却因为答应艾希礼照顾媚兰而留在了亚特兰大。

在亚特兰大沦陷的那一天,大火烧城,媚兰恰巧生孩子,惊吓过度的思嘉找来瑞德带她们离开亚特兰大。瑞德告诉思嘉塔拉庄园的周围有北佬打仗,塔拉有可能被占领,这时候思嘉内心对塔拉的热爱被唤醒,“我一定要回去!你不能阻拦我!…… 我要!我要!哪怕得一步步走回去也行!”此时塔拉庄园在思嘉心里是避风港,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等到思嘉真正回到塔拉,却是母亲去世、父亲痴呆、全家老少等着她做主的无助局面。思嘉突然间成长起来,她就这样把自己的少女时代抛弃了。她开始像一个黑奴一样在田地里摘棉花,指使所有能动的人在庄园里劳动。当她回顾奥哈拉家族的历史,她毫不惊奇地发现“她的双肩已经承担过生平可能遇到的最大风险,现在足以挑起任何的重担了。” 思嘉决定她绝不放弃塔拉,“她的根扎在这血红的土壤里吸取生机,就像棉花一样。” 塔拉就是思嘉的命运,塔拉的生存是思嘉的生存,塔拉庄园是思嘉与战前和战后南方的联系桥梁,也是思嘉与爱尔兰祖先的血脉纽带。塔拉庄园的生存意味着思嘉与外部世界的和解。
           三、战后的塔拉庄园
           战后塔拉庄园彻底败落下来,这个以产棉量著称的庄园变得破落不堪。为了生存,思嘉抛掉了南方淑女所要遵循的一系列规范,旧南方的乡绅贵族阶级被打败,解决温饱成了思嘉生活的第一要务,她潜藏在性格中的欺压人的本能也暴露出来。思嘉从小被母亲教育要温柔善良、高尚厚道,她现在觉得这一切都没什么用,战后的南方是一个残酷的社会,所有的标准和价值观都变了。唯独思嘉对塔拉的感情不变,“她每次疲乏地从田野里回来,总要感到满怀激情和归家的欢乐。” 这种感情已成为思嘉生命中一个永不变更的部分。
           重建塔拉是思嘉出于对塔拉、土地的热爱。热爱土地是爱尔兰民族性格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长期从事农耕并饱受饥荒之苦的爱尔兰民族的重要文化因素。爱尔兰人对土地怀有深厚的感情,使得爱尔兰后裔思嘉眷恋、依赖自己的精神家园——塔拉庄园。当塔拉庄园面临税务危机时,思嘉毫不犹豫地破坏了妹妹苏伦的婚姻,嫁给了自己的准妹夫弗兰克。在保卫塔拉的过程中,思嘉意识到经济力量的强大是保卫塔拉的首要条件。思嘉开办锯木厂、雇佣犯人、在大街上拉顾客等各种手段来挣钱,将旧南方所有的伦理道德、种族观念、对南联盟的忠诚放在一边,这使思嘉与南方的社会秩序体系渐行渐远。
           在与瑞德的第三次婚姻中,思嘉经历了一次流产,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思嘉尽管很虚弱,憔悴又消瘦,她还是决定回塔拉去。这是小说中少有的几次,思嘉不把挣钱当作生活的第一要务,急于去塔拉治疗身上的病和精神上的疲惫不堪。正向瑞德所说,,“有时我觉得她(思嘉)就像大力士安泰那样,一接触大地母亲便变得更加有力。叫思嘉过久离开她所爱的那片红土地,那是不行的。”当思嘉从塔拉回来时,她已经完全恢复了元气,“她脸上的病容已经消失,两颊显得丰满而红润,那双绿眼睛也重新活泼明亮起来。”塔拉庄园宁静的棉花地带走了思嘉的烦恼,把她凌乱破碎的思想重新排序成为她可以享用的东西。
           在小说的结尾,一直无条件支持思嘉的媚兰难产去世,思嘉内心惶恐万状,她终于意识到媚兰是她这么多年来的慰藉和力量。与此同时,思嘉还醒悟到艾希礼并不爱她,她真正爱的是瑞德,但是瑞德却要离开她。思嘉恍惚认识到,如果她足够了解艾希礼,她就不会爱上他;而她如果了解瑞德,就不会失去他。思嘉由此陷入了深深的绝望迷惘之中,她试着把痛苦推向脑后。塔拉又在这时候发挥了慰藉作用,“她需要有个歇息的空间来熬受痛苦,有个安静的地方来舔她的伤口,塔拉仿佛有一只轻柔而冷静的手在悄悄抚摩她的心似的。”塔拉是思嘉情感追求的归宿。
           四、结语
           在小说《飘》中,以塔拉庄园为主线,作者详细描述了塔拉庄园对于思嘉爱情和幸福生活追求的至关重要性,塔拉庄园对于思嘉心灵家园的象征意义不言而喻。象征手法在该小说中起着揭示人物内心、塑造人物性格的重要作用,通过解读塔拉庄园在小说中的象征意义,读者可以切实感受该小说的艺术魅力。
参考文献
[1]玛格丽特·米切尔.飘[M].戴侃,李野光,庄绛传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
[2]安妮·爱德华兹.塔拉之路:—《飘》的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传[M].思宏译,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
[3]许卫红.《飘》的叙事艺术[J].青年文学家,2014(10).

作者简介:许卫红(1981-),女,河南开封人,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国际教育学院,讲师。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