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电影《白蛇:缘起》叙事结构解读与思考

发表时间:2019/9/27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10月43期   作者:刘雨 孔德刚
[导读] 《白蛇:缘起》凭借东方风韵的画面呈现,现代化的叙事结构,获得了极高的口碑,将国产动画电影提升到一个新高度。文章以国产动画电影《白蛇:缘起》为研究对象,从叙事学视角探讨国产动画电影如何冲破叙事局限性的问题。
(曲阜师范大学,山东 日照 276800)
摘要:《白蛇:缘起》凭借东方风韵的画面呈现,现代化的叙事结构,获得了极高的口碑,将国产动画电影提升到一个新高度。文章以国产动画电影《白蛇:缘起》为研究对象,从叙事学视角探讨国产动画电影如何冲破叙事局限性的问题。
关键词:叙事结构;线性叙事;非线性叙事;动画电影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和政治地位的不断提升,国产动画电影类型日渐多元化,叙事策略颇具特色,为中国动画电影带来蓬勃生机。本文以电影《白蛇:缘起》为例,探讨全球背景下中国动画电影如何冲破叙事局限性的问题,进一步促进国产动画电影的可持续发展。
             一、国产动画电影的叙事结构概述
             动画电影作品的基本面貌是由叙事结构确立的。李显杰在《电影叙事学:理论和实例》一书中提到,叙事结构的首要层面是指一部具体影片的结构关系和表达形式。[1]一般意义上,国产动画电影的叙事结构划分为线性叙事结构和非线性叙事结构两类。叙事结构作为影片的主干,对情节、事件、动作的逻辑关系处理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三者的逻辑关系又可分为事理逻辑和心理逻辑两种,即事件因果关联的逻辑和角色、导演的主观心理逻辑。
             (一)线性:动画电影的经典事理逻辑结构
             线性结构是中国动画电影最经典的叙事结构,以单一的时间顺序原则组织情节,通过“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四阶段展现故事走向。在事件的排列上注重因果逻辑关系,强调叙事链条的完整性。“所谓完整,指事有头、有身、有尾。[2]线性叙事结构又分为单线、双线和多线等,按照故事发展的时间顺序又分为顺叙、倒叙、插叙、预叙、补叙几种。
             (二)非线性:动画电影的心理逻辑结构
             非线性叙事结构不再按时间顺序呈现故事情节,而是倒置、重复或跳跃时间,突出人物的心理状态。蒙太奇得到充分发展后,非线性叙事结构的应用逐渐增多,这不仅体现了创作者对影片思考,也体现了创作者尊重观影者自主权的意图。
             二、影片《白蛇:缘起》的叙事结构呈现
             (一)整体线性结构呈现
             取材于传统民间神话,以我国古代文人柳宗元的散文《捕蛇者说》为基础的国产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用经典的线性叙事结构架起整个故事时空。在情节的组织上依照顺时时间向度,将白蛇和许仙前世的爱情故事遵照开端、发展、高潮和结局四部分呈现给观者,且故事的脉络清峻规整,自主人公小白记忆遭到破坏,到记忆寻回,归于统一。(如图1所示)
 
             图1:《白蛇:缘起》叙事结构
             影片始于小白遭遇修仙的困境,再由小青归还小白珠钗,交代出故事线索——珠钗和白许二人的爱情。继而,说书人叙述故事背景:晚唐末年,皇上沉迷于求仙,妖道国师为获得皇上的宠信,逼迫百姓捕蛇进贡,实则为练功升仙。由此,故事情节逐步展开:小白奉蛇母之命刺杀国师,任务失败坠入悬崖失去记忆,后被许宣所救,并带小白找寻记忆。随着小白与许宣感情不断升温,故事出现转折——小白寻回记忆,二人地宫缠绵。情节发展至国师和蛇母追捕小白,故事便进入高潮阶段:许宣为救小白不惜变成妖,在魂飞魄散时,小白拼尽全部气力用珠钗保住了许宣一缕魂魄,才有了五百年后断桥相会这一结局画面。故事框架清晰明了,情节发展顺畅,情感真挚动人,从而有效提升了叙事张力。
             (二)多元叙事结构解读
             随着人们观影品味提升,简单的叙述故事显然不再能满足观众的观影愿望,如何用新奇的叙述方式来传达影片的主要思想,成为当代动画导演的着眼点。
             《白蛇:缘起》在线性叙事结构的整体框架下选用倒叙手法,把影片中最关键的情节片段前置,再依情节发展的顺序叙述,由此造成悬念,引发观者好奇心。影片还适当加入小白由眼前事物引发对往事的回忆,这种插叙手法的运用,极大地丰富了线性叙事结构的表现性内涵。多种叙事手法的运用,丰富了故事情节,同时使得该片的叙事结构并非平铺直叙、毫无新意可言。除叙事手法的多元化外,叙事线索的设计也富于变化。《白蛇:缘起》采用双线结构叙述故事内容,即两条线索一同开展叙事。影片借由珠钗悬疑叙事线和白许二人的爱情叙事线铺设故事情节,人与妖,捕蛇与蛇,光明与黑暗的较量由此呈现。其中珠钗作为开启小白尘封的法宝,又是影片收尾的标志,直接助力了影片结构的完整性和叙事的流畅性,当之无愧为影片的主要叙事线索。悬疑叙事线又与爱情叙事线相辅相成,使得观者可以通过珠钗引发的回忆,感受小白与许宣的感情纠葛。
             三、基于动画电影《白蛇:缘起》叙事结构的思考
             (一)受众群体的精准性定位
             当前,我国动画电影的受众定位仍为儿童,鲜有“合家欢”和“成人向”作品的踪迹。《白蛇:缘起》的出现标志着成人向商业动画电影探索的一大突破,满足了成人消费群体的心理期待,获得了良好的市场收益。我国的动画电影若能依照受众群有的放矢地去把儿童向动画作品做纯粹;把成人向动画作品做优秀;把全龄向动画作品做极致,既利于拓宽我国动画电影的类型风格,也可增大我国动画作品的收成。
             (二)故事内容的创新性探索
             黑格尔说,“形式的缺陷总是起于内容的缺陷,不真实的内容不可能产生真实的艺术形象”。仅仅华美却流于空洞的形式,或许可以暂时博观众一笑,却没有真正的审美价值,需从内容出发选择适合的方式来创作。《白蛇:缘起》从传统民间传说里找寻文化原型,构建新型故事,塑造出符合中华民族美学气韵的人物角色,展现出国产动画电影内容开发能力和讲好故事的潜力。中国动画电影的创作者要坚持“内容为王、创意制胜”的理念,正视东方文化其所具有的独特艺术魅力,勇于开掘叙事主题,拓宽我国动画电影的叙事领域,打造优质的国产动画作品。
             (三)叙事结构的多元化尝试
             动画电影的艺术美,不只是美在其内容,更在其形式。《白蛇:缘起》尝试多元化的叙事结构,在讲求突破叙事结构的局限性时,并未一味地追求形式上的标新立异,而将传统的线性叙事结构完全摒弃和摧毁。在遵循线性时间向度的前提下,适时采用多变的叙事手法,对表现手段和影片时空加以正确运用,发挥出传统线性叙事结构的感染力,使美在个性与共性的统一中表现出来。
             四、结语
             《白蛇:缘起》动画电影口碑票房双创收的成功,向我们展现了东方内核的接纳度和传统IP的可塑性。随着我国动画理论水平的不断提高、制作技术不断进步、原创内容和自主品牌不断开发,国产动画电影的整体水平得到提高。我们有理由相信,国产动画电影将会稳步向前,将动画产业打造成国家支柱产业,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
参考文献
[1]李显杰.电影叙事学——理论和实例[M].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0:331.
[2]亚里士多德.诗学[M].陈中梅,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3]夏燕.论电影艺术美:内容美与形式美的辩证关系[J].时代文学,2008,(14).
[4]游飞.电影叙事结构:线性与逻辑[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10(02):75-81.
[5]孔德刚.打造影视作品的快节奏[J].今传媒,2011,19(07):77-79.

作者简介:刘雨(1996-),女,曲阜师范大学教育学硕士,研究方向:影视动画与新媒体文化;
孔德刚,工作单位:曲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