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疗纠纷的现状谈医学人文教育的重视与对策

发表时间:2019/9/25   来源:《中国保健营养》2019年第4期   作者:江先汉 姜翙 余冬冬 黄奕桥
[导读] 【摘 要】 以医务人员的人文精神缺乏为切入点,从患者心理需求、医务工作者沟通技巧、医务人员法律法规意识及人文、宗教需求多方面剖析现阶段紧张的医患关系及医患矛盾产生的原因;并针对医学人文教育的缺乏,从医学本科教育中医学人文课程的设置及考核方法改进、医学研究生教育及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过程的医学人文重视、医务人员执业生涯中人文医学教育的定期培训及考核角度出发,提出相应对策不断提高医务工作者的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    广东广州     510700)
 
  【摘    要】    以医务人员的人文精神缺乏为切入点,从患者心理需求、医务工作者沟通技巧、医务人员法律法规意识及人文、宗教需求多方面剖析现阶段紧张的医患关系及医患矛盾产生的原因;并针对医学人文教育的缺乏,从医学本科教育中医学人文课程的设置及考核方法改进、医学研究生教育及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过程的医学人文重视、医务人员执业生涯中人文医学教育的定期培训及考核角度出发,提出相应对策不断提高医务工作者的人文情怀、培养其人文精神,促进和谐医患社会的构建。
  【关键词】    医学人文精神;人文教育;医疗纠纷;对策
  【中图分类号】R969.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484(2019)04-0236-02
  【Abstract】Taking the lack of humanistic spirit of the medical personnel as an entry point, analyzes from psychological needs of the patients, communication skills and legal consciousness of medical personnel and the needs of humanity and religion to find out the reason why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medical personnel and patients become strained at present and the causes of conflicts between them. Focusing on the lack of medical humanity education, we come up with corresponding solutions from aspects of medical humanity care curriculum setting, improving assessment method, valuing humanity care in post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and standardized training of residents and regular training or assessment of medical humanity education throughout the career of medical personnel to build up a society with harmonious relationship between patients and medical personnel.
  【Key words】Medical humanistic spirit; Humanistic education; Medical disputes; Countermeasures
  近年来,国内医患关系恶化,医患矛盾时有激发,甚至不时出现暴力伤医事件,严重影响医疗正常秩序及医务工作者人身安全,此种比较尖锐的医患关系,甚至引起国际医务同行的关注。现阶段紧张的医患关系有着深刻的社会因素,包括医疗体制的弊端、媒体的不当宣传、社会转型时期百姓看病心态的转变,以及医院及医护人员方面的因素,其中医务人员人文精神的缺乏导致的医疗投诉及纠纷占了相当一部分比例,报道大约80%, 我们在近几年的日常纠纷处理过程,发现此类原因占50% ~ 60% 。
  医务人员人文精神的缺乏有多方面的因素,医学教育及从业后的职业教育中缺乏人文精神的培养为主要原因,本文将分析因人文缺乏导致纠纷状况,并提出相应的对策。
  人文缺乏导致纠纷的情况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1    患者及家属的心理需求在临床工作中经常被忽视
  有关这方面的不重视引起的医疗纠纷非常多,包括患者及家属两方面的心理需求。如对患者来说,经常有患者说我从来没住过院、从来没做过手术之类的,意味着他(她)没有心理准备,患者渴望得到有关他(她)们疾病方面详细的信息,希望得到医务人员心理上给予的安抚。也有的患者特别是一些单位骨干或领导,其身体上疾患并不愿意让单位的同事知道。所以如果又出现排队几小时,医生诊治过程3、5分钟就结束的情况,极易出现医疗纠纷。
  对患者家属来说同样有着不同的心理反应,与其家庭关系、社会关系及社会经济状况有关。如2007年北京朝阳医院死亡产妇的丈夫肖志军案,直接导致侵权责任法有关手术签字制度的修改。广州某医院有一位其医院退休的总护士长,80多岁因心脏病在其本院住院,手术后出现意外,患者死亡,家属多次到医院进行投诉,并通过媒体、政府进行申诉、上访,要求严肃处理经治医生及主管护士,后来了解到,在该病人住院、手术过程中,该院职工没有一个员工把此患者作为其老职工去看望或慰问,经管的医生护士甚至不知道其为本院退休的护理部主任。实际上其子女经济条件都很好,医院多次提出经济补偿或安抚,均被拒绝,只是因为患者及其家属住院过程中心理上的安抚、想被得到尊重的心理需求未得到重视。同样,在妇产科门诊,由孕产妇的丈夫,抑或由其情夫带着来做人流,有时其心理反应完全不一样。
  2    医务人员沟通的方法和技巧有待提高
  在医患沟通方面,要求医务人员对每位患者都须做到“察言观色”,不但要有扎实的医学知识,而且要在充分观察了解病情的基础上,使用适当的方法和技巧与患者做好充分的沟通。在处理投诉纠纷及与患者的接触中,都能明显感受到,如果医务人员医学基础知识不扎实,其与患者的沟通很难有很好的效果,在其与患者就病情沟通后,患者反映没跟自己讲清楚病情,反之如果是一个医学基础扎实、临床经验很丰富的医生跟他们沟通,效果完全不一样。同样,如果一个医生对患者的病情没有认真的检查,也无法进行有效的沟通。曾经有一位医生对一个肝癌破裂大出血的病人,没有进行基本的视触叩听,仅凭一张急诊心电图ST的改变,就断定(高度怀疑)为急性心梗而行心脏介入造影,造影发现没问题,再行检查发现为腹腔大出血,而行剖腹探查。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谈医患沟通?任何沟通的方法与技巧都应该是徒劳!
  在对患者疾患完全了解准备之后,可运用不同的方法和技巧与患者及家属做好充分的沟通。如不适合当着患者或家属讨论其病情;肿瘤的病人特别是晚期肿瘤的患者,不太适合告诉患者本人其患有严重的肿瘤,不少肿瘤患者是因为医务人员告知病情时的不当言语吓死的而非肿瘤本身引起死亡。在患者或家属面前尽量不要对其他医生的诊断治疗作过多负面的评价,因为这对患者疾病目前的治疗并无好处,但非常容易引起医疗纠纷。沟通方法和技巧涉及的内容很多,因人而异,最为重要的是,充分运用医学人文的知识,使用患者容易听懂的语言、用患者容易接受的方式,与患者及家属做充分沟通,为诊断治疗创造出良好的氛围和空间,达到最佳治疗效果。
  3    法律、法规意识不强
  法治社会是依法治国的时代,患者的法律意识也越来越强。有约50%的医疗纠纷最终还是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解决。但仍有部分医务工作者法律意识淡薄,主要表现在:1、在予患者诊治时未严格按照诊疗常规进行诊治,或在进行抢救、超说明书使用药品等情况时,没遵从相关规程;2、 在患者投诉或发生纠纷后,毫无准备,惊慌失措,甚至出现一些低级的本能反应,去修改病历。殊不知,有时在修改病历之前,患者已经复印了全部病历资料;3、与患者诊治过程中及病历记录时,没想到过这些是否会被患者作为证据进行投诉。实际上,在这方面的意识淡泊,不但是警惕性不够的问题,也反映出作为一名医生是否严谨、思维逻辑性是否严密的问题。

  4    哲学、人文及宗教方面涉及不多
  在当今中国社会,对大多数人来说,衣食住行等物质上的需求已基本满足,哲学、宗教艺术等精神上的需求逐渐增多。不同的宗教,其信仰者的心理需求不尽相同,摩门教的信徒即便发生休克、生命垂危也不肯输注其他人的血液,曾有报道,这类信徒,在抢救时医生帮他输血之后,救治成功,却因为违反其教规将医生告上法庭。走进国外的不少医院,虽然少有奢华的大门,但内部装修温馨、设置很人性化,大厅有钢琴、有图书室、设有咖啡厅等等,甚至有的医院,还设有祈祷室。这些人性化的设计让患者进来之后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其紧张不安的情绪。当然,国内的慈善机构、志愿者团体等对医疗机构及医院患者的关注也远不及国外那么重视。
  针对上述现状,作者认为在医学生教育及医务人员职业教育中应加强医学人文教育,构建和谐医患关系。
  4.1 医学本科教育医学人文课程的设置及考核方法的改进
  在美国等医学发达国家,医学教育是经过本科通识教育之后研究生阶段的教育,所以其医学生有较好的数理、哲学、法学、人文等学科方面的学科基础。在我国,学生多为经过紧张的高中应试教育后即进入医学本科院校。同样,我国内地医学院校医学人文类课程平均课时占总课时1.71%,而且大多数为政治理论课,临床相关的医学人文课程占所有人文课程的8.85%,而发达国家的医学院校人文类课程占总课程学时比例达到20%,而且是医学伦理、医学哲学、医学法学等医学与人文交叉性学科作为核心必修课程。在师资队伍方面,具有医学及人文双重教育背景的教师极少,大多数从事医学人文教育的老师既无医学背景,也无相应的人文科学背景,而是由承担思想政治教育的教师来完成医学人文教育的教学任务。其结果就是医学人文课程缺乏应有的学科深度,成为人人可以讲授的公共课程。
  目前医学人文学作为一个学科体系尚不够健全,学科边界模糊不清,课程如医学伦理学、医学史、医院管理学、卫生法学、医学社会学、医学人类学分别属于哲学、历史学、管理学、法学、社会学等不同的学科。实际上,有时候课程设置也是由不同的医学院校和人文课程教师们的喜好而设,所以,课程设置应该比较统一,确定好必修、选修的课程,并且选取学科发展的一些新趋势内容如德性(美德)伦理作为选修课程。
  考核方法的改进包括对人文医学的教师及学生二个方面。针对目前医学院校中从事人文医学的教师多为综合院校中从事人文社科或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学者的现状,应该建立一种考核机制鼓励他们发扬懂哲学、法学的优势,克服不懂医学的短处,定期参加医疗实践活动,如参加一些临床查房、疑难及死亡病历讨论等等,或鼓励有志于人文医学的医生参与人文医学的教学。对学生人文医学课程的考核,不但包括课程的理论考试,还就包括阅读课外人文书籍、结合临床个案讨论,以及临床实践中的人文方面的考核。
  4.2 医学研究生教育及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阶段医学人文重视
  由于目前硕士研究生教育包含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这二个阶段的医学人文教育也可以作为一个阶段来规划。实际上,现阶段国内在这个时期的医学教育中对人文医学的教育是比较缺乏的,但医务人员这个时期的人文医学培训其实非常重要。这个时期是他们从理论走向实践、全面接触临床病人的关键时期,这个教育时期如果这些年轻医生养成了用人文医学思维习惯去与患者沟通、处理临床问题,对他们的从医生涯、病人及社会的福址具有重要的影响。
  研究生及住院规培时期的人文医学教育,除上述提到的几点之外,尤应着重培养以下几点:1. 培养学生的观察能力,包括病情的观察及患者的情绪、言谈举止等,然后以相应的语言、语气进行交流沟通。2. 语言沟通能力的提升,须注意沟通谈话时语言的准确性、科学性、逻辑性,能经常使用礼貌性及鼓励性的语言,增强患者的信心。3. 注意年轻医生非肢体语言的运用,包括医务人员的眼神、表情、手势,检查时的动作轻柔等等,都将会给患者一个好的就医体验。4. 时刻注意要培养年轻医生的同情心,人文精神的培养可以增加医学生对疾患体验的理解,对病人的同情。“医乃仁术”、“医者父母心”、“悬壶济世”、“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等等无一不是对医者这一崇高职业的诠释,对患者没有同情心的医生,在他的执业生涯中,容易出现迷茫、困惑,甚至退缩,很难成为一名真正伟大的医务工作者。同时,在医学研究生毕业,或者是规培的考核中,应该加入结合临床的沟通技能的考核。
  3    医务人员执业生涯中人文医学教育的定期培训与考核
  这个阶段的教育是医生职业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欧美国家的人文医学教育贯穿整个医学职业生涯,在国内则缺乏连贯性。笔者单位每年定期进行人文医学教育的培训3~5次,结合案例、相关法律法规,年终考核,对因沟通不足、缺乏人文关怀造成的投诉进行扣罚,并取消年终评先评优资格。在这方面,各医院侧重不一,取决于医院管理者的认识,没有统一的要求或规范,建议可将人文关怀纳入医院量化指标,如门诊量、手术量、病死率、平均住院日等,促进医院及医务工作者时刻牢记以病人为中心的服务宗旨。
  医学既是一门自然科学,又是社会科学,是两者的完美结合。作为自然科学,仍有很多未知领域,需要不断探索,它是局限的,有缺陷的,它不能治愈患者的所有疾患,不能解决患者的所有问题,但医务人员的人文情怀、人文精神可以弥补这个缺陷,只要我们重视医学生及医生的人文医学教育,不断提高医务工作者的人文情怀、培养其人文精神,建立和谐医患关系的愿景离我们不会太遥远。如是,则是患者之福,亦为医生、社会之福。
  参考文献
  [1] 王礼泉. 对医院卫技人员开展医患沟通学继续教育的探讨[J]. 医学教育探索:人文社会医学版, 2011,32(6):60-61.
  [2] 殷大奎. 人文医学精神与医生职业责任[J]. 中国医学伦理学, 2009,22(2):2-6.
  [3] 张玲, 张亚斌, 石凯,等. 中外医学院校人文素质教育的对比研究[J]. 中国高等医学教育, 2011(1):3-4.
  [4] 陈默. 当前中国医学人文教育的困境与出路[J]. 医学教育研究与实践, 2017,25(3): 454-456.
  [5] 陈琦, 张大庆. 新世纪人文学科建议:现实与挑战[J]. 医学与哲学, 2017,38(4): 9-14.
  [6] 向国惠. 浅议国内人文医学学科发展的困境[J]. 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院报, 2015(8):113-114.
  [7] Staricoff R L. Arts in health: the value of evaluation[J]. J R Soc Promot Health, 2006,126(3):116-120.
  [8]王琳. 中外医学人文教育的比较及启示[J]. 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 2009,30(7):71-72.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