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爱情》中的延宕技巧

发表时间:2019/9/17   来源:《教育学文摘》2019年11月总第317期   作者:姜曼
[导读] 是一直用“这儿、这里”等类似词语,“作者有意写的模糊,不过读者还是能看出来作者在写熟悉的事物。
华南师范大学 广东 广州 510631
  延宕是陌生化手法的具体表现手法之一,主要是通过对情节结构的重置,来阻止某种行为实现的艺术手法。马尔克斯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好像特意采取了拖延战术,无论是从结构技巧还是文本内容上都在拖延着爱情的自由延伸。精心设计的延宕技巧更能体现这段跨越半个世纪的爱情中凸显出的生命、衰老与死亡主题。
  一、插笔的阻隔
  插笔是陌生化手法中的一种,什克洛夫斯基认为插笔的作用一般有三种:一让小说引入新材料成为可能;二制动和阻滞行为;三构成对比。《堂吉诃德》中大量的哲学话语、各类批评,让塞万提斯得以向读者展示他的价值观,达到除阅读文本获得审美体验外的其他目的。而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插笔的使用在内容上传达了马尔克斯的思想观念,展现了拉丁美洲的风俗人情,在结构上也成功地阻碍了小说情节的发展,在丰富小说写作技法的同时,增加了阅读难度,容易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产生“隔”,不同内容的插笔,是延长时间、空间、心理距离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小说中,作者虽然采取了间断的、非连续的情节设计,但却采用插笔的形式,展示了时间的交错性,将过去、现在、将来贯穿一体,延长了读者的时间感受。这部小说中也插入了对城市的描写,“在这里鲜花会生锈,盐巴会腐烂……狂风还会掀开屋顶,把小孩拋向空中。”这段描写为小说中的这座城市又增添了神秘色彩,原本在小说中就一直没有交代具体的城市名字,而是一直用“这儿、这里”等类似词语,“作者有意写的模糊,不过读者还是能看出来作者在写熟悉的事物。”也正是当作者回到他所了解的拉美本土文化上,他的描写便不自觉地会带上魔幻的因素,同时也审视了这座殖民城市的发展,除了慢慢衰老的月桂树和沼泽,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自然时间的流逝与城市时间的定格形成了反差,造成时间上的间隔与阻碍,更容易引发读者深层次的思考。小说中的插笔一方面展现了拉丁美洲特具特色的生存风格:裸露在自然界中强有能力的适应者与创造者;另一方面也阻缓了两段爱情的发展。费尔米娜与弗洛伦蒂诺受阻隔分离后的第一次见面,并没有很顺利,作者在这段描写中插入了大量的回忆性片段、生活物品的细致描写以及多次出现的“代笔人门槛”,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两人的见面时间甚至阻止了爱情的再次发生,费尔米娜的心态在这大段的描写中突然发生了转变。分离后第一次见面时间很短,作者却用了大量的回忆、闪回、插叙等延长了篇幅,同时也阻断了这段感情。插笔在小说中的多处安放缓解了读者阅读过程中的紧张,也拉长了读者的阅读思考空间。


  二、情节的突转与悖逆
  在陌生化的理论中,情节的设计往往充满荒诞、奇特、尴尬与矛盾,或是带有俄狄浦斯情节:父亲同儿子打仗、兄弟是自己姐妹的丈夫、丈夫参加自己妻子的婚礼……这样的情节带有很强的冲击力,表现着与现实相悖的一面,从而达到陌生化的效果。什克洛夫斯基认为:陌生化的题材并不是指故事本身带有很大的离奇性,而是要以有限去体验无限,以陌生与多彩打破熟悉和平庸,使石头具有石头的质地。该部小说以南美一个内战连绵,霍乱肆虐的地方为背景,讲述了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故事与相守半个世纪的婚姻。这部小说中的三角关系原本应充斥着矛盾、隐秘,但在作者的笔下却免于低俗与无聊,将人物置于光明之下。作者独具匠心的安排减少了三角关系下的冲突,弗洛伦蒂诺与乌尔比诺之间是紧张的情敌关系,但马尔克斯却不这样认为,“这对情敌”从一开始便没有构成互相威胁的关系,尽管弗洛伦蒂诺知道乌尔比诺是他强劲的对手,但乌尔比诺至死都不知道弗洛伦蒂诺作为情敌存在。“费尔米娜把弗洛伦蒂诺称作影子,而且乌尔比诺至死也不知道弗洛伦蒂诺是他婚姻的威胁,小说中不存在同性竞争。”在小说中,两位男主甚至经常在工作中接触,即使在三个人都在的场合下,乌尔比诺还高兴地对弗洛伦蒂诺脱帽致意:“我们要去远征弗兰德。”费尔米娜也向弗洛伦蒂诺点头示意。这种违背观众期待视野的描写留给了观众更多的想象空间,使观众更加关注人物的内心情感变化。《霍乱时期的爱情中》情节设计也存在悖逆与弱化,乌尔比诺与弗洛伦蒂诺的出场有先后顺序,少女时代的费尔米娜最先与弗洛伦蒂诺相识,受到强大阻力的感情结束后乌尔比诺才出现在费尔米娜的身边,一直对费尔米娜念念不忘的弗洛伦蒂诺尽管一直爱着她,但也是等到乌尔比诺死后才正式出现在费尔米娜的身边重新表明爱意,前者的退场,成就了后者完美的婚姻,后者的离世,解除了阻挠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社会契约。这样的安排明显减少了话剧与小说所需要的高潮效果,但同时也带给了读者更多的思考,适当时间的突转与悖逆,在俗套的三角恋剧情下,将生命、死亡、永恒的爱情等主题贯穿其中,情节缓慢而舒适。
  这部被《纽约时报》誉为最伟大的爱情之一的小说,充分地向读者展示了超越时间、生命、衰老的爱情的可能性。马尔克斯这部发自内心的创作,不论是在语言内容上设计上,还是在情节结构安排上都表现了爱情受阻后的样子,作者以其深厚的文字功力向读者展示了爱情最初的模样,延宕技巧的使用延长了读者对小说内容下生命、死亡、爱情、衰老与永恒主题的思考。
  参考文献
  [1]加压西.马尔克斯 门多萨 林一安 译 《番石榴飘香》[M].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67。
  [2]杨玲 霍乱时期的爱情[M].广州,南海出版公司,2003,26。
  [3]盛力 马尔克斯谈其新作《霍乱时期的爱情》[J].外国文学,1986,(11)。
  [4]杨玲 霍乱时期的爱情[M].广州,南海出版公司,2003,110。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