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县设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思考——以江川区为例

发表时间:2019/8/29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10月40期   作者:靳江媛
[导读] 江川撤县设区是江川主动融入玉溪全市发展大局与滇中一体化的重要战略契机。撤县设区后,江川区的社会经济将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时,也要面临着众多挑战。
(云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云南 昆明 650500)
摘要:江川撤县设区是江川主动融入玉溪全市发展大局与滇中一体化的重要战略契机。撤县设区后,江川区的社会经济将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时,也要面临着众多挑战。
关键词:撤县设区;经济社会发展;机遇与挑战

 
         1引言
         近年来,伴随着区域经济一体化带来的经济社会效益逐步显现,撤县设区(市)成了不可逆转的潮流,在云南“桥头堡”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大背景下,云南经历了文山撤县设市、腾冲撤县设市、晋宁撤县设区、江川撤县设区等行政区划改革,据不完全统计,云南有三十个县市将进行行政区划调整,这也是云南推进现代城镇化的关键环节。2015年12月3日,江川撤县设区得到了国务院正式批复。玉溪市由八县一区变为七县二区,意味着江川“区”时代的到来,江川的经济社会发展也将从此迈入一个全新的发展机遇战略时期。
         2撤县设区后江川区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机遇
         2.1独特的自身优势是江川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前提条件
         2.1.1历史渊源
         江川历史悠久,具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古滇国文化的发源地,自古素有“滇中碧玉”“高原水乡”“滇国故里”和“云烟之乡”等众多美誉。正因为几千年的历史渊源,促使江川区的渔业、烤烟等产业发达,青铜器驰名中外,悠久的历史为江川经济社会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2.1.2地理位置
         在空间区位上江川位于滇中城市群的核心位置,距离红塔区21公里,距离省会昆明市100公里,能够最大限度、最小投入满足玉溪-昆明产业转移,同时,如图所示江川地处三湖(抚仙湖、星云湖、桤麓湖)生态城市群的重心[1],三湖生态城市群是玉溪市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建设的重点区域,优越的地理区位是江川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
         2.1.3优势产业和特色产业
         江川具有公认的六大优势产业、三大特色产业,包括烤烟、磷化工、纸制品、农产品、文化旅游、建筑建材、青铜制品、蔬菜水果、水产品等。江川撤县设区后可以充分利用江川已有的资源优势、产业优势,继续发展壮大自身优势。
         2.2随着滇中城市群及一体化深入推进,江川区的战略地位获得相应提升
         玉溪市“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了要把玉溪建成 “辐射南亚、东南亚的重要基地”的战略目标,撤县设区后,江川可以依托玉溪市总体战略目标,抓住机遇,寻求在更大空间范围内实现发展,利用独特的自身优势产业与特色产业主动融入玉溪“辐射南亚东南亚的重要基地”建设进程中[2],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2.2.1交通网络方面
         目前围绕江川建设的公路有玉江高速、在建澄川高速,还将建设江川-通海、红塔区-江川、通海-华宁-弥勒高速公路,计划建设江川、红塔区、通海、华宁轻轨;此外,江川区还有江城至晋宁、昆明,大街至通海的省道,县道和乡道更是延伸到乡村基层,利用交通打破行政地域空间障碍,有利于提升江川区在滇中城市群的战略地位。
         2.2.2区位方面
         撤县设区后江川在滇中经济圈中将由边缘地区变为中心地带,江川区的经济社会发展与滇中一体化的繁荣发展息息相关。随着撤县设区带来的发展要素不断涌入,江川区区位优势也将逐步显现。由此可见,滇中一体化将为江川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更加宽广的平台。江川在发挥东承华宁西启红塔区、转接南北昆明—通海乃至红河州、辐射四周的作用上更加明显,成为沟通红塔区、通海、华宁、澄江等区县发展的桥梁和纽带,在全市发展大局中战略地位获得提高。


         2.3撤县设区在政策上为江川经济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
         区是市政府的一个行政区,相比于“县”具有不完全的规划权、审批权和管理权。一在政府政策方面,撤县设区后在政府政策上具有优势,比如财政税收、土地政策会相对宽松[3],加大财政税收支持力度、土地政策扶持、生态建设支持力度等,产业发展空间建设更加也会趋向于江川区;二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相对于其他县乡,对江川区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更加巨大;三在管理权限方面,江川区政府的自主管理权也将进一步加大,有利于各项权力的行使和建设工作的落实。比如,取消玉江高速公路收费,以及即将开通红塔区与江川的公交线路,都是为了促进江川区-红塔区同城发展。
         2.4江川区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撤县设区后经济有望保持较快发展
         以2015年江川撤县设区批复之年来说,江川区经济发展较前一年增速明显,第一、二、三产业都得到较大发展。由此可见,江川区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撤县设区后在各种政策的有利条件下,江川区经济有望保持较快发展。
         2.5接受玉溪-昆明产业转移和产业接替,为江川产业结构调整注入活力
         随着玉溪市中心城区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江川撤县设区使江川区与红塔区在行政区划上达到统一,不仅符合城镇化要求,还扩大了城市规模,而且有利于城市功能的合理布局,实现城市规模效应。在玉溪七县两区中,江川区距离中心城区红塔区最近,按照玉溪市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思路,江川已经融入了玉溪中心城市的发展,而且江川具有临近昆明的区位优势,江川设区有助于玉溪市与昆明市各种基础设施及产业的对接与协调,玉溪主城区向东部扩展城区规划和建设规模是最佳选择,江川区必将成为接受玉溪-昆明产业转移和产业接替的理想区位。在玉溪高新技术园区扩散的基础上,加之江川撤县设区后土地、劳动力、政策等支持,龙泉工业园区的建立就是未来接受昆明—玉溪产业转移的理想之地。调整产业结构、促进经济增长成为制定各项经济政策的出发点,龙泉工业园区必将成为江川工业经济发展的突破口,调整江川区三次产业结构比例,促进转变江川区经济增长方式,从而为江川撤县设区提供强有力的经济保障。
         3撤县设区后江川区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挑战
         3.1基础设施滞后是江川区经济发展的一大瓶颈
         江川区在交通、水电、能源等方面与“区”仍存在很大的差距,在很大程度上滞后于红塔区。互联网、高速公路覆盖度小、铁路建设为零,江川要想得到长远的发展,软硬件设施都必须跟上,要继续加强交通、水电、能源等方面建设,缩小因基础设施落后而产生的发展瓶颈。
         3.2辖区农业人口多,城乡发展差距大
         江川区现辖一个街道、四个镇、两个乡,2017年江川区人口为28.78万人,其中,乡村人口26.1万,农村人口比重大。由此可见,江川区所辖城乡经济发展参差不齐,存在巨大差距。江川区整体上仍然处于“县域经济”状态,以农业人口为主,城镇收入差距较大,乡村人口脱贫攻坚任务艰巨。
         3.3产业结构极不合理,一、二、三产业发展失调,经济质量不高
         江川三大产业发展失调,表现为第二产业偏小,第三产业发展后劲不足。虽然江川文化旅游资源丰富,但是以文化旅游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发展迟缓,商贸、物流等服务型发展滞后。同时,因为经济结构单一,可持续发展能力比较弱,导致经济质量和效益不高,产业结构层次偏低。
         4对江川区主动融入全市发展大局的思考
         江川区撤县设区实现经济社会发展还需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一是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二是加强城市绿化建设,搞好城市卫生建设,环境卫生要逐步达到区市标准;三是注重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的关系,也就是协调好人口与土地的关系[4];四是撤县设区后要实现江川区百姓福利与红塔区接轨,保障和改善民生。
参考文献
[1]王红艳.玉溪“三湖”生态城市群产业结构研究[J].华夏地理,2015(10).
[2]玉溪市行政区划暨江川撤县设区工作情况[EB/OL].玉溪政府工作网.

作者简介:靳江媛(1993-),女,云南玉溪人,云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区域合作与地缘经济研究。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