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发展的思考

发表时间:2019/8/29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10月40期   作者:杨野1 吴晓蕾2 董昆3 付康时1
[导读] 以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在武器装备方面的发展需求为依据,对兵器科学以及技术学科的发展历程进行整理,同时对学科特点进行分析,从把握作战需求、设计体系结构等方面对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的发展进行思考,希望能够推进我国的武器装备发展。
(1.海军工程大学兵器工程学院,湖北 武汉430000;2.海军工程大学电子工程学院,湖北 武汉430000;
3.海军工程大学舰船与海洋学院,湖北 武汉430000)
摘要:以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在武器装备方面的发展需求为依据,对兵器科学以及技术学科的发展历程进行整理,同时对学科特点进行分析,从把握作战需求、设计体系结构等方面对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的发展进行思考,希望能够推进我国的武器装备发展。
关键词:兵器科学技术;学科;发展

 
             兵器科学与技术属于综合性工程技术学科,这一学科具有较为悠久的历史,但是同时又能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对于军事思想、装备技术、战略技术以及军队标志体制等均能够产生重要的影响,并且其在科学技术发展的过程当中,也占据着重要对的地位。当代我国军事需求处于不断增长的状态之中,兵器科学与技术这一学科同时面临着机遇和挑战。
             一、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的特点
             (一)学科涉及面广
             该学科之中,二级专业数量为5个,且各二级专业中分别能够被细化成为多个学科专业,例如水中兵器,“鱼雷技术”为其中的二级学科,对这一学科进行细化,其能够被分为鱼雷导航及控制技术、鱼雷动力推进技术、减阻与降噪技术、鱼雷总体设计技术等多个学科。根据相关统计显示,二级学科通常能够被细化成为10个左右学科专业,由此可见,该学科所涉及的知识面较广。
             (二)系统运用性强
             该学科之中,各二级专业中分别能够被细化成为多个学科专业,例如二级学科兵器发射理论与技术,可以细化成为发射动力学与振动控制、检测技术、发射环境和发射效应及其控制技术等,在对其进行应用的过程中可以了解到,在事实上,其属于多个学科专业的系统性应用,例如身管兵器技术中所包含的自行火炮,即包含了身管兵器技术以及装甲兵器技术两个重要的专业,其中主要包括兵器材料与制造技术、防护技术、动力技术、传动技术以及兵器信息技术等多个学科。从实际上来看,自行火炮具有信息、火力、防护以及动力等多方面的特性,能够对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内的诸多知识及技术进行有效的系统性运用。
             (三)学科交叉性强
             在对兵器装备进行设计、生产以及运用的整个过程当中,不仅包含各个方面的军事专业技术,还包括电子、光学、数学、力学、计算机、通信、动力传动以及仪器仪表等军民通用的知识和技术,可见各个二级学科之间、二级学科细化学科专业之间以及军民通用专业之间均具有密切的关联性。例如远程制导火箭,对其进行学习和应用,即需要对弹道学、力学、数学、通信、导航、动力、信息等多个学科的知识以及技术进行相互交叉和融合。
             二、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的发展思路
             当前我国已经基本全面进入信息化社会,高新技术的应用越来越广泛,新的军事技术革命的出现已经成为必然。在未来的战争之中,新的战争形态以及新质武器必然能够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由此,有必要对兵器科学与技术这一学科的发展进行提前谋划和进行科学的布局。


             (一)以军事需求为基础带动学科发展
             在我国武器装备发展的过程当中,“需求牵引,创新驱动”是其中公认的重要发展规律。从实际上来看,兵器科学与技术这一门学科存在的主要目的,就是为武器装备的研制打下坚实的基础,所以该学科的发展必须以军事需求为基础。随着当代生产力不断发展,人类对于武器装备水平的需求处于不断提高的状态之中,而对科学技术进行合理应用,则能够不断满足人类对于武器装备的需求。并且,武器的技术本质同样能够对战争的形态起到近乎决定性的影响作用,也就强化了人类对于更高几倍武器装备的需求。所以,兵器科学与技术这一门学科的发展,应将当代军事需求作为重要基础,同时对战争形态的发展趋势进行严格把握,以促使学科技术能够满足武器装备需求,以此为理论基础,我国当代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内,武器装备以及兵器科学技术的结合主要能够在三个方面得以体现:(1)简单武器研发:以弹道为主线;(2)武器系统研发:以系统科学和信息技术为主导;(3)武器体系研发:以网络化、智能化、以及无人化为技术特征。
             (二)对学科专业体系结构进行科学设计
             自上世纪90年代正式对该学科名称进行确立以后,兵器科学与技术这一学科的发展历程尚不足30年。但是在最近几个“五年计划”当中,我国新型武器的研制得到了良好发展,为兵器科学与技术的学科发展打下了重要基础。但是从事实上来看,战争形态不断发展,对于武器装备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在未来高度信息化的背景下,基本的作战形态必然为“网络体系一体化联合作战”,并且随着新质武器的不断出现,“混合战”、“超限战”等新型的作战形态也将具有越来越高的出现几率。以上多种作战形态均具有体系化的特征,所以,该学科在进行发展的过程中,必须对顶层设计进行严格把握,对整体进行充分考虑后方可对发展路径进行制定,并以武器装备的发展状态为依据,开设具有总体性、特殊性以及系统性的学科专业,以保障学科能够得到健康、科学的发展。
             (三)坚持创新驱动和技术引领
             在当代军事需求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有必要在武器装备的研发方面投入更多的资金以及创新技术,以促使武器装备的整体技术水平得到有效提升,保障我国军事水平能够完全适应战争形态的发展,与此同时,学科能够随着军事需求的提升而不断提升自身技术发展水平;另外,该学科应该能够具有一定的先进性和超前性,对光电子技术、微电子技术、生物技术、计算机技术、空间技术、超算技术等多方面的先进技术进行科学合理的应用,以推进我国军事力量的增强。
             结束语:
             兵器科学与技术这一学科存在的主要目的为推进武器装备的研制和发展,所以在学科发展工程中必须将为苹果军事需求作为主要目的,坚持实施创新驱动/系统总揽,并注意进行交叉融合,重视对武器的运用,以促使学科以及我国军事能够得到更加良好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杨天龙,李继祥,邓泽铭,等.基于兵器科学与技术学科发展的思考[J].中国战略新兴产业,2018,000 (07X):P.29-29.
[2]徐正元.基于兵器科学技术的最新进展与时代特征分析[J].数码世界,2019,(5):5.
[3]2009-2010年《兵器科学技术学科发展报告》提纲讨论会在京召开[J].兵工学报,2010,31(6):764.
[4]赵月菡.科学发展观视阈下的兵器工业科技人力资源整合问题研究[D].吉林:长春理工大学,2011.

作者简介:杨野(1997.01-),男,陕西省渭南市人,海军工程大学兵器工程学院2016级兵器科学与技术专业在读本科生,研究方向为兵器科学与技术;
吴晓蕾(1998.01-),女,山东省龙口市人,海军工程大学电子工程学院2017级信息安全专业(舰艇译电)在读本科生,研究方向为信息安全(舰艇译电);
董昆(1995.10-),男,江苏省徐州市人,海军工程大学舰船与海洋学院2017级部队组训与管理专业在读本科生,研究方向为部队组训与管理;
付康时(1998.07-),男,吉林省长春市市人,海军工程大学兵器工程学院2016级火力指挥与控制工程专业在读本科生,研究方向为兵器科学与技术。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