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志怪文学中的狐形象综述

发表时间:2019/8/29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10月40期   作者:易帆
[导读] 同中国一样,日本的志怪文学中甚至于在其文化中,狐都是一个非常具有标志性的文化意象,频繁地出现在日本的神话、物语、诗歌等作品中,而狐的形象也非常的复杂多变,随时代变化而不断被赋予新的形象特点,本文旨在探讨不同时代的志怪文学作品中狐的形象的变化及其特点。
(西南大学外国语学院,重庆 北碚 400700)
摘要:同中国一样,日本的志怪文学中甚至于在其文化中,狐都是一个非常具有标志性的文化意象,频繁地出现在日本的神话、物语、诗歌等作品中,而狐的形象也非常的复杂多变,随时代变化而不断被赋予新的形象特点,本文旨在探讨不同时代的志怪文学作品中狐的形象的变化及其特点。
关键词:志怪文学;狐文化;妖怪文化

 
          日本的狐文化受中国的影响颇深,在两国各自的狐文化诞生之初,狐都是作为一种亦正亦邪具有神奇力量的兽的形象,而随着时代推移不断地人形化和人性化,甚至女性化。要研究日本的狐文化不得不参照对比中国的狐文化。本文将结合中国文化中的狐形象变迁,简要探讨日本不同时代的志怪文学作品中狐形象的变化及其特点。
          1.中日两国不同时代下的志怪文学中的狐形象
          1.1.中国志怪文学中的狐形象
          春秋战国时期的《山海经》中出现了九尾狐的形象,在当时是一种带有神秘力量的神兽姿态;先秦,狐有了可幻化成女性的能力,到了汉代,天命思想的影响下狐更是被视作祥瑞的神物,称作“狐瑞”,甚至曾于龙、凤、麒麟合称四大祥瑞,但此时的狐形象开始出现两极化,狐开始出现被妖化的趋向,魏晋南北朝时代狐从神坛跌落,形象也从瑞兽转变为妖,《搜神记》中出现了有诱惑力的叫“阿紫”的美丽女子形象,据说是一只千年狐狸幻化而成的。
          唐宋时期,狐开始固定用于比喻女性,“狐媚”等词语开始产生;明清小说中的狐形象则更加复杂,如《封神演义》中妲己是一个祸乱苍生、极具魅惑性的女性形象;《聊斋志异》中的出现了善良的女狐形象(婴宁),这一时期的语境下,狐妖通常指的女性,且大多具有美丽、有诱惑力的特点。
          1.2.日本志怪文学中的狐形象
          最初,农耕文化下的日本人把狐视作稲荷大神的使者,这个神保护着他们的农耕、丰收、家事等,与当时的人最亲密,此刻的狐同中国早先的狐文化类似,《日本书纪》中所记载的狐也具备祥瑞之物的形象特点,此外书中还较早地记载了人类和狐的关系,讲述了狐狸变为人并和人结婚生子的故事。平安时代后,随着中国文化大量传入日本,这一时期日本的狐形象与中国的狐形象有诸多相似性,《日本灵异记》中出现了白狐形象,大量文学作品如《信太妻》等,也出现了狐幻化成美丽女子等情节,而比较出名的名叫“玉藻前”的女性狐妖甚至在后世作品中与中国的妲己产生了联系。
          到了江户时代,狐与稻荷神的关系更加密切,甚至随着时间推移,狐与稻荷神渐渐重合,许多人直接将狐视为稻荷神本身信仰着,如今日本现存的众多稻荷神社里均设立有狐像。


          2.日本志怪文学中狐形象的变化趋向分析
          中国的志怪文学作品中,有研究者将其中的狐形象大致分为三种,有富有学识的“胡博士”式,有诱惑性的“阿紫”式,善良的“任氏”式,其中“阿紫”式是更广泛存在的,同类型的还有妲己。中国狐形象的变迁简单来说,从最初的祥瑞之物逐渐妖魔化、邪恶化、淫化。狐所化作的人,有了人的智慧与行为,但不用守到人类社会的规则约束,特别是女狐形象的诞生,侧面反映当时人们对自由的诉求,甚至带有一丝女性觉醒的味道。
          日本狐形象同中国一样,都在时代演变中出现过雌狐化、人形化、女性化、人格化的过程。在古代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中,日本虽然引进了狐形象的“善”与“恶”这两面,但狐作为稻荷神的形象逐渐地在加强,反而如同中国“阿紫”式的狐形象除了玉藻前等之外并不常见。在此处日本狐形象的宗教化更加的明显。
          有趣的是,日本在某一个时代阶段,狐即有圣、善的正面形象特征又有邪、魅等负面形象特征。如善性的“葛叶”与恶质的“玉藻前”。这一时代的狐形象特点总结起来为:一,大多是女性化的形象;二,善的一方所具备的都是较柔弱的或者较刻板的古代女性的形象,而恶的一方大多具备淫邪、魅惑、引诱男性、扰乱社会的特点。究其根本,还是古代日本男权社会下,男性以俯视的角度对女性的审视,有学者认为通过研究日本各时代狐形象的特点甚至可以窥探当时的女性的形象。
          另外一点,狐的人性化,其实在某一层面上弱化了人与兽的界限,展现了人类对自然与其他生物的另一个观察视角。伴随着狐的女性化,产生了大量女狐与人类男性结合的爱情故事,还有女狐孕育人子的桥段。这类故事往往有着比较悲剧性的结尾,恋人分开、母子分离,充满了凄哀的美感,也是日本物哀美学的一种别样展现。
          3.结语
          通过上述的中日狐形象的分析,可以窥探不同社会形态下文化与文学的互相影响的异同。日本不同时代的狐形象的变化也反映了相应时代的社会民俗,狐的女性化及女性化后的人格特点也可以帮助我们研究当时的社会、女性的地位及日本人的女性观。当今狐形象也广泛出现在日本的文学、动漫等作品,在文化大交融的时代背景下,价值观、世界观更加丰富与多样,或许在文明的碰撞中,在对过去文化的汲取中,或许会有更多更新形式的狐形象产生。
注释:
1.「室町物語『玉藻前』の展開」[J].川島朋子,『国語国文』73巻8号,2004年8月。
参考文献
[1]中国狐文化の受容から見る日本人の女性観[J],潘蕾,お茶の水女子大学比較日本学教育研究センター研究年報 (11),166-173,2015-03
[2]民話の狐と人間,刘克华,愛知工業大学研究報告 A (40A),75-78,2005-03
[3]古代文学中狐意象及其文化意蕴--以《聊斋志异》为例[J],程悦,山西大学
[4]中国古代文学中狐意象的演变[J],李妺,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Journal of Jiamusi Vocational Institute,2018(03).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