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芳香

发表时间:2019/8/29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10月40期   作者:陆星文
[导读] 我是很少去看望太公的,九十多岁的他对我来说熟悉又陌生,每次见面,问过近况之后,也就是尴尬的沉默了,因为没有可聊的话题,于是去看他的次数愈发少了,以至于忘了他只是一个孤单的老人。
(江苏省华罗庚中学高一(3)班,210000)

 
          我是很少去看望太公的,九十多岁的他对我来说熟悉又陌生,每次见面,问过近况之后,也就是尴尬的沉默了,因为没有可聊的话题,于是去看他的次数愈发少了,以至于忘了他只是一个孤单的老人。
          十二月底,到底是深秋了,风带着凉意气势汹汹的袭来,吹得我裸露的手丝丝生疼,路边的树上,所剩不多的树叶在枝头颤抖着,一会儿便辗转飘落,缓慢而无声地消亡。细雨随风而来,很快,我的眼前便模糊一片,而万物也好似笼罩在烟雾中一般。
          我上了楼,想着有好久没有来了,不免有些惭愧。轻轻地推开房门,太公挺拔的背影正对着我,他穿着灰色羊毛衫和西裤,灰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平平整整。或许是没有听到声响,他没有回头,只是将手背在背后笔直地站在落地窗前,拐杖被放在一旁,床上桌上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落地窗外,是一条马路,偶尔有车经过,路边的树便在风雨中孤苦无依的颤动,然后无奈地又落下几片叶子。
          屋内没有开灯,仅靠窗外灰蒙蒙的天送来一点光亮。

我走进房内,轻喊一声“太公”,他回过了头,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道道皱纹仿佛都在诉说他曾历的沧桑。太公眼角微眯,笑着应了一声,随即撑起拐杖,开了灯,打开柜子准备拿水果给我吃,我连连摆手说不用并请他坐下歇歇,他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蹒跚地走到太师椅前慢慢坐下。
          他坐的很端正,背挺的笔直,手中拿着最新一期的《新华日报》,我问他刚才在看什么,他说:“冬天快来了啊?”,答非所问,我只能顺着他的话点点头,“我在想我还能看个几个春天?”这话说得过分伤感,若是家里大人们在是断然不会让他说这样的话的。他的眼睛看向窗外,神情淡漠,我沉默了一下说:“太公您别瞎想,您会长命百岁的!”他笑了笑,宠溺地看着给我,我却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忍不住掉下来。
          又坐了一会,说了些家里的事,我起身要走,太公也没有挽留,只是问我什么时候再来,我想了一下说:“下个礼拜六吧,带好吃的给您啊!等我!”,他点头,笑容从嘴角到眼睛,再到前额蔓延开来,眼睛仿佛放出了光亮,浑浊却温润,满满的都是爱意。
          我下了楼,雨停了,天空放晴,空气清新的像清晨的深林,暖意上涌,寒流退去,泥土与树叶的清香好似春日的光景,生机四溢!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只要心中有温暖,生命便芳香!停下脚步,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二楼,太公又笔直站在窗前,如同一棵翠柏,四季常青,他向我使劲挥了挥手,我也笑了,一刹那,觉得身心无比通透!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