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官”与“愚民”的对诗

发表时间:2019/8/29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10月40期   作者:李阳光
[导读] 在北宋年间的某县有个很爱对诗的县令,如果是一个杀人的重刑犯,只要能对上他的诗,也可免死罪,不过这个县令很嫉贤妒能。
(河南省许昌市禹州市孔子学校,461670)

 
          在北宋年间的某县有个很爱对诗的县令,如果是一个杀人的重刑犯,只要能对上他的诗,也可免死罪,不过这个县令很嫉贤妒能。
         一日,有个名叫张平的重刑犯被关进了大牢,在升堂之时,张平得知只要能对上县令的诗,就可免死罪,遂说:“大人,如若草民能对上您的诗,可否免草民死罪?”县令仔细打量了张平一番,遂问:“张平,你可真能对上本县的诗?”张平回答:“禀告大人,草民略会一二。”县令听后,很高兴又遇到了一个能对上自己诗的重刑犯,遂道:“好,如若你真能对上本县三句诗,便可免你死罪。”“是,大人。”
         县令遂想了一下,说出了一句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望岳》中的一句诗:“吴楚东南‘拆’。”张平听后,遂道:“禀大人,此诗应该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望岳》中的一句诗,可您却有一个字说错了。”县令听后,疑惑道:“本县有何错字?”张平回答:“禀大人,应该是吴楚东南‘坼’。”县令听后,先是笑了笑,遂有向堂外看了看,见稍有一两个人在议论,遂道:“你只需对上本县的诗即可,又何需七拐八拐?”“是。”
         接着县令又出了一句刘禹锡的《乌衣巷》里的一句诗:“乌衣巷口夕阳‘斜(xie)’。”张平听后,觉得又错了,遂说:“禀大人,您出的这句诗应出自唐代大诗人刘禹锡的《乌衣巷》里的一句,可您有说错了一字。”县令听后,遂问:“本县又有何错字?”张平回答:“禀大人,应是乌衣巷口夕阳‘斜xia’。可您错说成了‘斜(xie)’。”县令听后,又是一笑,接着又向堂外看了看,见又有一半的百姓指指点点的议论,遂对张平说:“你只需对上本县的诗,不需七拐八拐。”“是。”张平回答:“禀大人,此句应该是后一句,其前一句便是朱雀桥边野草花。”
         县令又出了一句白居易的《琵琶行》里的一句诗:“初为‘霓(er)裳’后‘绿(lv)腰’。”张平回答:“禀大人,这次您更错了。”县令听后,遂说:“这次本县又错在何处?”“禀大人,应该是初为‘霓(ni)裳’后‘绿(lu)腰’。”此时,县令再向外看时,见百姓尽皆议论,遂敲了一下惊堂木,道:“肃静。”又笑道:“从前本县还未有过如此打错,日后定加以改正,你既已对上本县的诗,那本县就需履行承诺,先暂且委屈你在牢中住上一晚,待明日本县定派人将你送回。”“是,多谢大人。”
         待张平走后,县令就悄悄吩咐了衙役两句话,果然,第二天张平便中毒死去,而县令却谎称张平意外死亡。


         篇二
         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父亲于1970年12月4日出生于河南省郑州市禹州市范坡镇圈刘村5组。父亲在爷爷的儿女中是最小的一个,排行老六,因此爷爷也很爱他。父亲五岁起就在村里的小学试读(因为那那时父亲极调皮,学校里决定留校察看)。爷爷奶奶只因管不了他,就任由他乱来了。在父亲五岁的时候,正是“文革”时期,有时上个学也不免被人欺负,到父亲是一个有志气,有胆识的人,新来的都不知道父亲的性格,总想欺负父亲,但是他们反被父亲欺负了。在那时的河南,缺衣少粮,有时还不免闹“饥荒”“旱灾”,一连几天都不曾下一滴雨,就算是中上庄稼,收成也不是很好,甚至中上几亩地,收成还不到半亩,就更别说穿的了。夏天种地的时候,由于天热,那时的人们也不免会念道“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背朝黄土面朝天。”等的句子(他们可是没上过学的)。
         在父亲快六岁的时候,伟大领袖毛主席与世长辞,全国都在哀悼之中,家里也不例外,年少无知的父亲什么也不懂,竟也跟着哭了起来。随着“改革开放”的进步影响,家里的条件稍微好了一点,父亲受学习的影响,也不再调皮贪玩,就认真学习了。到了初中的时候父亲成绩也相当不错,到了中考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父亲突然不上了,于是为了生计,父亲去了城里打工。
         我的母亲出生于1972年5月13日。父亲母亲也出生在同一个镇子中。母亲排行老四,我姥爷也很爱她。然而母亲家里很穷,母亲只把小学上完就近城打工了。母亲在城里的一家饭店里干活,饭店老板也格外照顾母亲。有一次,父亲来到这家饭店,恰好遇到了母亲,慢慢的,父亲对母亲产生了爱意,后来两人情投意合,不久就结婚了。结婚当年姐姐便出生了,六年以后我也出生了。我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家里只有一个爷爷,爷爷对我要求极为严格,甚至朝超过了父亲(因为我是他最小的孙子,他那时觉得我很有可能光宗耀祖。)爷爷生活在旧时代,给穷怕了,他希望我能好好学习不要再过他那种生活。
         爷爷在他的生命里,对我的教育几乎倾注了他的所有心血,他还告诉我将来有出息了,不要忘了父母,他还告诉我,一切要以大局为重,父亲也是这样教育我们的。
         父母亲对我也希望极大,他们总是对我说一句话:“无论学习如何只要你努力了,就算失败也不后悔。”这几乎是父母给我的人生启迪!我也谨记这些教诲,我现在的努力,就是很单纯的希望,以后我的父母能过上好日子,我能够回报他们给予我无私的付出,谢谢您爸爸,谢谢您妈妈!
         后语:
         要想改变人生,就要有信仰,对自己认真就是对身边的亲人负责,正如文官与愚民对诗,虽然结果不好,但是其中还是有一些道理的,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丰富自己的认知,努力做到最后,感谢杂志社给与我发此文的机会,也感谢我父母,感谢我老师给予我无私的教诲跟付出,我以后定会竭尽全力,努力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谢谢您们!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