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步不换形—从二胡在中国传统音乐的继承与发展说起

发表时间:2019/8/29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10月40期   作者:彭力捷
[导读] 移步不换形,最早是由梅兰芳先生在长期舞台实验的基础上对当时的京剧改革提出来的,意思是说,要在充分保留京剧文化底蕴的前提下,适当改变表演的形式。“移步”即改革。由梅兰芳先生的改革,转而想到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民族乐器——二胡,以及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传统音乐。传统音乐是历经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变更,在改朝换代下经历了各种转变慢慢发展起来的,是中华民族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湖南师范大学)
摘要:移步不换形,最早是由梅兰芳先生在长期舞台实验的基础上对当时的京剧改革提出来的,意思是说,要在充分保留京剧文化底蕴的前提下,适当改变表演的形式。“移步”即改革。由梅兰芳先生的改革,转而想到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民族乐器——二胡,以及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传统音乐。传统音乐是历经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变更,在改朝换代下经历了各种转变慢慢发展起来的,是中华民族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关键词:传统;创新

 
           在梅兰芳那个年代,戏曲改革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尤其对于京剧而言,其本身就带着古朴、凝重,同时又海纳百川,在上世纪迎来了他的鼎盛,全民参与,万人空巷。改革谈何容易?可梅兰芳仍坚定的改革了戏曲,意义却是非凡的。有了这次改革,京剧脱胎换骨,往前得以迈进一大步。所有的传统文化均一样,之所以能够历经千年而流传至今以及未来不衰退,是因为其在传播中不断发展变化的结果。正所谓传统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连接着过去,现在和未来。黄翔鹏先生认为:“移步不换形”事实上也是对数千年中国传统音乐发展规律的总结,“传统音乐根据自己口传心授的规律,不以乐谱的形式而凝固,即不排除即兴性,流动发展的可能,以难以察觉的方式缓慢变化着,是它活力所在,这就是‘移步不换形’的真谛”。
          一、传统
          从传统音乐的角度上看,二胡是传统音乐乐器的典型代表,它最早发源于我国古代北部地区的一个少数民族,那时叫“奚琴”,胡琴在唐代开始流传,到了明清时代已传遍大江南北,到了近代,才更名为二胡。半个多世纪以来,二胡演奏水平已进入旺盛时期。
          在上个世纪的初期,是二胡发展的初步时期,没有人对这项乐器进行发现和探讨,用琴也只是百姓自娱自乐丰富生活,因此没有什么脍炙人口的乐曲流传下来,而最早对二胡演奏方法进行大刀阔斧的改良的是刘天华先生,作为民乐一代宗师,他对二胡二根线的音准进行了调整,又增加了二胡的把位,大大提高了演奏的表现力。
          从刘天华时代的二胡演奏以及表现力的角度看,笔者想到了两点,其一是中西结合,早在民国初期,那正是国乐发展的垂危之际,恰好刘天华中西兼擅利益并长而且又能会通其间,于是不顾旧知识分子的反对,在民族音乐的基本创作规律之上,巧妙的借鉴了西洋技法。如乐曲《光明行》,在中国民族音乐传统习惯用的循环变奏的基础上,采用了西洋复三部曲式的特点,使得乐曲结构严整,还借鉴了小提琴大段落颤弓的技巧,更丰富的突出了乐曲生气勃勃勇往直前的进取精神;其二是音乐民间化,早初国乐在民间得不到重用,发展前途堪虑,刘天华因此采用了不少民间音乐的旋律融入自己的音乐当中。当然,这一举措,使得二胡音乐更为大众广泛传播。如今,二胡在民乐中的分量,是要感谢当年刘天华知道最是传统的是不可泯灭的,艺术最是永恒,改革亦是果断。


          个人理解,“移步”是一种手段,不“移步”,当时二胡的乐曲演奏就会慢慢陷入凝固僵化,会失去活力,走向没落,而通过了“移步”,二胡的演奏手法和音乐形式才可以更加灵活多变,更具有可塑性。然而,二胡各方面的传播都是来自于以前丰富纷繁的社会生活以及业余拉琴人的拉琴实践,因此在做到“移步”的同时还需做到“不换形”,这样才能保留二胡在传统音乐方面继承的精髓,以及其艺术特征。任何改革都需要顺应社会发展,我们必须要在遵循其本身的发展规律上,巧妙的移步,绝不能为了改革而改革。
          二、现代
          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还有一位把中国二胡音乐经过时尚的“移步”推向全世界的音乐家——高韶青。他通过二胡在本身结构上的限制而致使演奏技巧跟不上国外音乐的发展这一点,创造了韶琴。这把琴在世上的出现,似乎是给了民乐更多叫板国外西洋交响乐团的机会。他在加拿大总督就职典礼演奏的《战马奔腾》时,尽管西洋弦乐铿锵有力的伴奏着,围绕着中间那匹英勇无敌的战马,二胡和管弦乐团形成了你追我赶的画面。那幅画面传达给观众的不同于平常舞台上音乐家们所表达出来的英雄保卫国家的感情,我想还多了几分狂野和几分自信。高韶青带着改革后的韶琴和精心改编的外国乐曲出现在众多二胡音乐人前,每一次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许多如我一般初出茅庐的二胡专业学生自然赞其高度却也叹其难度,因为在传统乐器上要演奏西洋化就要突破许多技巧上的不可能。然而这种高技巧,都是要建立在稳定扎实的基本功之上的。正所谓“没有好继承,何来优发展”。
          三、结语
          无论什么改革,刚开始必定会受到不公正的评判,然而时间是最好的裁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自二胡走上正道发展以来至今,新作品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且在未来也不会停歇,但是,无论是传统经典的名曲,还是加入了新元素的新乐曲,只要是遵循了“不换型”的作品,都是具有持久生命力的。全国两会上杨承志女士的一席话:“不要把简单的、割裂性的嫁接视为创新,也不要把标新立异当做创新。再怎么着改变创新,也不能脱离它的本体”。作为当代二胡专业的学生来说,悠长的传统音乐需要我们去发展更需要我们去传承,先人几世圣明,而我们理所应当要把握好其精髓再来谈其发展,唯有这样,传统音乐才会更有生机和活力。毕竟要知道,现在的我们走的才是步履维艰的路途,凡事都需多想想“移步不换形”这五个字。
参考文献
[1]杨光熊.胡琴艺术发展中的回顾和反思(上)[J].乐器,2019(06):36-38.
[2]林恺凡.高韶青的二胡创作与“韶琴”探究[D].西安音乐学院,2019.
[3]吕传彬.现代二胡演奏学派的奠基人——刘天华[J].云南档案,2018(10):39-42.

作者简介:彭力捷(1996-),女,湖南省湘潭市人,硕士,湖南师范大学,音乐与舞蹈学。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