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V病毒检测的这些误区你知道吗

发表时间:2019/8/16   来源:《中国保健营养》2019年第3期   作者:黄祥英
[导读] 人乳头瘤(HPV)病毒的感染可直接影响多种肿瘤发生,对感染人员的病毒检测与诊疗以及预防均具有极大意义,但目前对于HPV病毒的检测未找到合适有效、可在大范围内进行推广应用的检测措施[1],较常用到的的HPV检测手段为PCR等。
(成都西囡妇科医院  四川成都  610023)
【中图分类号】R7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7484(2019)03-0053-02

人乳头瘤(HPV)病毒的感染可直接影响多种肿瘤发生,对感染人员的病毒检测与诊疗以及预防均具有极大意义,但目前对于HPV病毒的检测未找到合适有效、可在大范围内进行推广应用的检测措施[1],较常用到的的HPV检测手段为PCR等。
1 什么是HPV病毒
人类乳头瘤病毒,又称为HPV病毒,其具有独特性以及嗜皮性,是一种DNA病毒。其感染途径多样化,例如与患者密切接触、间接接触或性传播以及母婴传播等。HPV的感染期较长,在人体细胞内,HPV病毒可潜伏存在若干年,等待机体免疫机制出现漏洞,HPV病毒的活跃程度增加,根据有关资料表明,感染HPV病毒可导致少部分癌症的发生,且目前有研究已经证实,HPV病毒即宫颈癌的确切病因,若人体未感染HPV病毒,即未患有宫颈癌[2-4]
2 HPV病毒检测的意义
患者若查出未被HPV病毒感染则可基本确定未患上宫颈癌,但不能证明感染HPV病毒就发生宫颈癌。HPV病毒有两种分型,高危型和低危型,临床上表示高危型HPV病毒可致宫颈癌,而低危型HPV病毒常见于生殖道良性病变中,即使高危型HPV病毒感染也可根据严重程度划分强弱,宫颈癌患者通常发生在持续性高危型HPV病毒感染患者。故不论男女患者,若有性病历史,都应该养成定期检测HPV病毒的良好习惯,尤其是HPV病毒分型,患者需做好治疗准备,早发现早治疗,从侧面来看极大程度上减小了患有宫颈癌的风险,达到了预防疾病发生的效果[5-6]。据研究,宫颈癌的确切病因已经定性为HPV病毒感染,宫颈癌则成了唯一可以进行防治的癌症,随着医疗技术水平的提高,检测HPV病毒的技术手段越来越多,这从一定意义上推进了对HPV病毒的防治工作,在临床上具有重要意义。我们需要做好对HPV病毒感染的相关健康宣教,降低社会HPV感染发生率,减少患者人数,对社会以及群众作辅助推动作用力。
3 HPV病毒感染形式
HPV病毒的感染机制通常表现为通过受损的上皮细胞进入到人体基底层细胞,多数HPV病毒可被机体自身免疫组织自行清除,但仍有部分无法被清除或由于宿主免疫力下降,高危型HPV病毒以DNA病毒形式存在于人体细胞中,反反复复发展恶化至宫颈癌病变。HPV病毒在人体中的潜伏形式主要可分为两种:(1)对于低危型HPV病毒感染,HPV病毒游离于机体细胞染色体外;(2)对于高危型HPV病毒感染,HPV病毒与机体染色体相整合。
4 HPV病毒检测常见误区
4.1 检测低危型HPV具有临床价值
低危型HPV通常指的是感染后导致宫颈癌概率较低的各种HPV亚型,如HPV-6、11、13等),因感染该类病毒后患宫颈癌的风险非常低,故对其进行检测临床价值没有很大的意义。
4.2检测HPV的目的在于查找病毒
部分女性会感染HPV病毒,但多数均能通过机体免疫机制自行清除,并不会导致宫颈病变,因此检测HPV病毒并不仅仅是为了查找病毒,而是用于筛查宫颈病变[8]
4.3 HPV检测结果显示定量检测值高即病变严重
临床上,HPV病毒检测方法众多,尚未统一确定定量检测方法,无法根据某一检测结果判断患者病变程度,其检测结果只能检测患者是否感染HPV病毒。

4.4不同HPV检测技术结果应该以统一结果为准
从现有检测技术及方式来看,各种检测方法由于其HPV基因片段、亚型以及方法均不相同,故检测结果也不相同[9]
4.5只有HPV阳性患者才会患有宫颈癌
HPV病毒检测方法准确度不能达到理想程度,其存在一定的假阳性以及假阴性,对于检测结果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且宫颈癌也存在一些特殊类型,这些特殊宫颈癌发病原因可与HPV病毒感染无关[10]
4.6 HPV检测适用于所有女性
<25岁的女性不适用于HPV病毒检测,因为此年龄段HPV病毒感染后通常删除在两年可通过自身免疫机制清除,且宫颈癌患者多为40岁以上女性,持续高危型HPV感染发展至宫颈癌也需较长时间[11-12]
5 小结
宫颈癌病变发生或患宫颈癌的重要病因即高危型HPV病毒持续感染,对高危型HPV病毒作检测有助于降低误诊率,起到防止病变继续发展,预防宫颈癌的效果[13],但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检测HPV病毒的检测方法众多,由于各种检测方法均存在差异,故结果可能出现一些误差。
参考文献
[1]黎晖.14种高危型HPV病毒检测联合液基细胞学检查在 宫颈癌筛查中的应用[J].中外医疗,2019,38(6):7-9.
[2]魏双萍,范飞,陈洁, 等.三色混合荧光HPV假病毒中和检测系统的建立及评价[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52(10):1039-1044.
[3]李永杰,王琛.MicroRNA联合TCT、HC2-HPV检测高危人乳头瘤病毒对早期宫颈癌的诊断价值[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8,28(9):45-49.
[4]虞敏.HPV病毒检测联合液基细胞学和鳞状细胞癌抗原检测在筛查宫颈癌中的应用价值[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8,31(8):1213-1214.
[5]余雪姣,陈英,张敏波.导流杂交技术检测浙西地区女性HPV病毒感染基因谱分析[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8,28(19):2391-2394.
[6]潘智茵.HPV16/18型病毒检测与宫颈癌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医学创新,2018,15 (18):47-50.
[7]胡琴,邵玉红.人类乳头状病毒(HPV)检测对宫颈癌前病变的预测价值分析[J].中外医疗,2017,36(4):36-37.
[8]Ye-li YAO,Qi-fang TIAN,Bei CHENG, et al.宫颈脱落细胞人乳头瘤病毒(HPV)E6/E7 mRNA检测在HPV阳性女性筛查中的应用[J].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B辑:生物医学和生物技术),2017,18(3):256-262.
[9]王红蕾.人乳头瘤病毒(HPV)检查和宫颈液基薄层细胞学检测(TCT)联合阴道镜在筛查宫颈癌前病变中的应用价值[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8,11(2):143-144.
[10]谭振华,廖子慧,陈雄毅, 等.肇庆地区育龄妇女人乳头瘤病毒(HPV)基因分型检测在宫颈癌筛查中的应用与分析[J].医学检验与临床,2016,27(9):33-35.
[11]欧红玲,马盈盈,李晓宁, 等.某部队女性HPV感染情况及流行病学分析[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2019,40(8):917-919.
[12]刘敏.保妇康栓治疗宫颈炎合并HPV感染的临床分析[J].中外医学研究,2019, 17(10):59-60.
[13]张勤.宫颈癌合并生殖道感染HPV DNA检测及感染分析[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9,11(10):107-109.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