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宾莎的哲学与DESIGN

发表时间:2019/8/8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9月37期   作者:郭萌1 吉岡洋2
[导读] 对于设计,究竟该做何思考?本文中吉岡洋教授藉由斯宾诺莎的《伦理学》,思考Design的圆满。循寻斯宾诺莎的世界观中,Design有着怎样的意义?

1.西安文理学院,陕西省 西安市 7100652.京都大学,日本 京都)

摘要:对于设计,究竟该做何思考?本文中吉岡洋教授藉由斯宾诺莎的《伦理学》,思考Design的圆满。循寻斯宾诺莎的世界观中,Design有着怎样的意义?

关键词:斯宾诺莎;《伦理学》;DESIGN;设计

 


1.对于设计,究竟该做何思考?

我们平时很自然地用“好”“坏”来评价设计,然而这里所说的“好”与“坏”,到底是指什么?大概首先可以理解为设计是否契合了设计的“目的”吧。也就是说用品或者建筑物要成为“良好”的设计,必须忠实地围绕所诉求的用途及目的来设计。背离目的,不好使用,都不会是好的设计,这被视为一般的常识,意味着设计从一开始就被设定为实现目的的“手段”。

当然,不用说设计还拥有,美的一面。

所谓“良好”的设计,并不只是说满足了实现目的的此番要求,将设计意图明了地呈现出来,能够清晰地解释说明就好。更是因为打破既成概念的魄力,被先入观束缚的奔放感,才情与锐气,等等这些侧面才获得更高的评价。这样看起来,设计也许会被视为一项自由的工作,可再仔细看看想想,即使在美的意义之中,设计也是表现设计提供者良好的知性与趣味,同时获得使用者赞许,实现了这一目的的一个“手段”而已。这样符合实际的考虑实用与美的意义,“手段”做为设计的意义是明确的。

那么,设计究竟该做何思考,这样根本性的疑问就不会产生。

对于这种意义(手段)之中的设计问题,我可以理解其实际的重要性,但不大有兴趣,也没有什么要说的。究竟何为设计?从这点出发,在这里,这篇文章所想写的,是对不同于此种意义的设计所做的思考。

只是对我来说,这是否是值得思考的设计的概念,又该如何叙述说明,说实话,还真有点束手无策。

2.藉由斯宾诺莎的《伦理学》,思考Design的圆满

在《伦理学》第四部“论人的奴役或情感的力量” 序言中,斯宾诺莎对事物的“圆满”或者“不圆满”到底是指什么做了探讨。从《伦理学》的标题“Ethica”(伦理学)来看,会被认为是一本关于人生(生活方式、生活准则)的书,但真从头开始阅读的话,恐怕不少人很快会被围绕着“神”“实体”等等诸多形而上的概念而持续进行的古典几何学般的论证内容弄得厌烦,索然无味。不过这第四部中,以人究竟如何从情感的支配获得可能的的自由为主题,可以说是最“伦理学”的部分。而且序言中关于“圆满”的讨论,我认为,相当重要。

比一般事物更“圆满”,如果用此刻我们的文章语境来置换,既可以说成是“优良设计”。现实中我们在说一件设计为“好”之时,实际上就是在说“圆满”或“圆满完成”的情况并不少见。那么,将那里的斯宾诺莎的论议,以我的方式来概括的话,如下所述。

某人,建造一座能够舒适居住的住宅,了解(理解)其目的的人们,可以对其进行“圆满”亦或“不圆满”的判断,这种判断的基准是由于人们对于“家”的共同的一般观念。对伴随着意图进行建造的人为事物进行这样的判断,应该是理所当然,然而人们,对无法明确意图的自然事物也进行“圆满”或者“不圆满”的判断。但在于斯宾诺莎,自然(对于斯宾诺莎来说是与“神”相同的)并不持有目的,因此,自然事物之中没有符合被建造的目的以及形态所要达成目标的一般观念。尽管我们对于自然的言及,宛若它持有目的一般,换言之我们口中的“神”,宛若与人类一样制造着完美的事物。这是将自然界与人工物想当然置换的思维结果。

此为谬误。自然的动作没有目的,所以对任何自然物冠之以“圆满”,亦或是“不圆满”的说辞在根本上站不住脚。也就是说,原理上自然之中不存在所谓“优良的设计”。但我们不是常常对自然做出的惊异的设计,发出惊叹吗?生物令人震惊的身体形态,生物活动建造出的种种样式,更有久远的物理科学运动在陆地和宇宙所雕刻出的让人惊叹的形。不过照斯宾诺莎的意思,这些只不过是我们对自然拟人化的呈现,这些圆满的设计与自然本身并无关糸,只不过是产生于我们意识之中的东西罢了。

再稍微接近斯宾诺莎看看。与大多西方近代哲学完然不同,斯宾诺莎的哲学之中,理性、精神与自然并无对立。所以人类与人类所建造出的社会、国家、文明,在某种意义上只是自然的一部分。社会、国家、文明如果感觉还是有某种客观的“目的”存在,那只不过是在人类的认识范围内的存在。人,也许相信自己是理性的按照某种目标所指在行动,那是因为人,对于驱动自己的真正原因-- 情感的力量,一无所知而已。

3.斯宾诺莎的世界观中,Design有着怎样的意义?

斯宾诺莎的思想,就不认同理性、精神在自然之中具有独立的特权位置这一点,可以说是极为彻底的唯物主义。那么在不赋与意图目的特殊地位的唯物主义的思考中,设计是否原本就不可能有意义?我不这么想。相反,正是在这样的思考之中,设计才更具有了重要的意义。

的确,将某种特定的意图及目的做为前提,其中设计,会因做为仕奉“手段”而失去意义。然而,如果放弃手段→目的这样的预设关系,设计会因此而获得新的意义,我,这样考虑。既对于设计不做为实现即存目的的手段的理解。换言之,即不是做为思考的结果,其自身就是一种思考的设计,可以说是“压缩的思考”的设计概念。理解这样的设计概念,换一种说法的话,支撑思考的狭义的言语,语言不太会被认为是什么特别的。或者进一步说言语的思考与设计都可以被认为是一串儿连续的过程。“设计即是语言”,这样的说法以往也许也被做为比喻提出过,但是我将它不仅是做为比喻,而是做为现实来理解。设计即是语言的含义,也就是说语言活动也具有设计的一面。

这样想,能改变什么?对这样的质询,很难做岀回答。只能改变对整个世界的看法。可以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也可以说能够改变一切。哲学的思考究竟有什么用呢?根据这个问题来说的话,哲学中有诸多期待是错误的。不是诸多,而是全部。

 

注:本文由作者本人及电子杂志《ÉKRITS》授权翻译。

原文链接:http://ekrits.jp/2015/07/1669/

参考文献

[1]《斯宾诺莎书文集 第4卷 伦理学》斯宾诺莎2014-7-01 商务印书馆

[2]ÉKRITS丛书·1--设计的思想及其回转》吉岡洋等 2017-11-1.

 

作者简介:译者:郭萌,西安文理学院,讲师,设计学专业;

著者:吉岡洋,京都大学,教授,美学研究室。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