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芹斋文物流转的道德处境

发表时间:2019/7/1   来源:《新材料.新装饰》2018年11月上   作者:桑佳琳
[导读] 卢芹斋,初名“焕文”,中国文物流转史上有名的古董巨商。他出手转卖的文物不计其数,即使处在政府动荡不安的环境里,具有商人眼光的他总能嗅到文物流转的门道。价值连城的文物是时间的结晶,而卢芹斋恰恰演绎的就是中国文物的海外市场流转过程。
(聊城大学 252000)
摘要:卢芹斋,初名“焕文”,中国文物流转史上有名的古董巨商。他出手转卖的文物不计其数,即使处在政府动荡不安的环境里,具有商人眼光的他总能嗅到文物流转的门道。价值连城的文物是时间的结晶,而卢芹斋恰恰演绎的就是中国文物的海外市场流转过程。近年来,关于“文物归还”的争议冲击着西方各大博物馆和私人收藏者,一方面令文物现拥有者忧心忡忡;一方面令这些争议性文物的原属国在迅速增长的政治、经济实力的支撑下重拾文化自信。再一方面,中国传统文物拍卖在不断刷新世界纪录的同时,也令国人对文物价值作出重新判断。
关键词:卢芹斋;古董;道德处境

 
            一、卢芹斋其人及家庭
            卢芹斋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古董行业有名的风云人物,他生于浙江湖州,少年的他在“四象”之一的张家“东号”做工,成为张静江家厨房做饭的小伙计之一,二十二岁时跟着张静江去到法国巴黎从商求学。到了巴黎之后,从古玩店做起了学徒,刻苦学习古董知识,凭借着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英文和法文,很快就成了古玩店的掌铺。一九零八年,他在巴黎泰布街三十四号开办了名为“来远”的古玩店,开设了自己店铺。二十世纪初期,清政府垮台,北洋政府执政产生了混乱,王公贵族和八旗子弟们为保命生计将流传下来的古物或是从故宫中偷盗出来的古玩进行售卖。于是具有商人商业头脑的卢芹斋看准了时机,一九一二至一九一五年期间,卢芹斋每次都会乘火车经过西伯利亚回到中国进货,而每次从中国回到法国,都会有提前得到消息的收藏家前来一睹为快,把自己钟意的古董抢购下来。
            还没有开办“来远”古玩店之前,卢芹斋就与马德兰广场的一家帽子店女主人奥尔加认识了,随着时间变长,二人相知相熟并陷入了爱情的泥沼。奥尔加比卢芹斋大四岁,有个女儿叫玛丽·罗斯。热恋中的二人难分难舍,可是热情奔放的奥尔加却陷入了苦恼,她一方面不想放弃赠与她帽子店的情夫,一方面又不想与具有神秘感的东方男子卢芹斋分开。于是,两全之策下,奥尔加将自己时值十五岁的女儿玛丽·罗斯嫁给了卢芹斋。十五岁的罗斯于一九一零年与卢芹斋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婚后,罗斯就成为了一名全职太太,并为卢芹斋生下了四个女儿。虽说卢芹斋一直生活在国外,喝着咖啡,穿着西服,看着赛马,一直享受着法国这个浪漫又舒适的环境。但是骨子里旧思想的他却对外宣称并无子嗣,他一直遗憾于有四个女儿,却没有一个儿子。不仅如此,卢芹斋没有教过四个女儿说一句中文,也没有跟她们讲过卢家老家,所以,直到卢芹斋去世,四个女儿也没有和卢家亲属联系过。


            二、卢芹斋的道德处境
            卢芹斋曾向欧美博物馆捐赠艺术品,被西方收藏家和博物馆称颂有加,但他在国内却被冠以“文物奸商”、“卖国贼”。对于自己贩卖文物的行为,卢芹斋在一九五零年出版的最后一册藏品图录的卷首,说了这样的话:“我的一些同胞认为我对文物的流失负有责任,而这些文物不少已经现在被认定是国宝。我希望指责我的人能明白一点,我出口的文物都是从市场上通过与别人竞标买来的;尤其令我欣慰的是,我运到海外的文物如今都得到了妥善的保护;⋯⋯如今中国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念及兹事就足以令我感到悲哀:恐怕再过几代人,就连写毛笔字这一中国传统文化都会成为历史了。”他是现代西方中国文物收藏史上最关键的人物之一,对我们了解西方中国文物收藏的建立、扩展与转型,以及这些收藏与西方的中国艺术史、文明史研究的互动,进而至于西方对中国文化的认知等,都大有补益。但是对卢的道德处境,我们将何以为心?在台湾收藏家曹兴诚先生为此书所写的序中,有一章专门谈了“卢芹斋先生的功与过”。揣测曹先生的口吻,人们所称的“过”,即他所造成的文物外流,似也未尝不是“功”;比如文物售给西方,便使之免了“文革”的秦火。这样的想法,必不止曹先生一人有,也不仅用于卢芹斋,人们谈起斯坦因、伯希和劫走敦煌的遗珍时,亦常以此说为解。但假如撇开功利,在道德层面,则卢芹斋卖出其经手的大部分文物,是当时的法律悬为厉禁的。以卢芹斋之不能预见新政权的决绝,也必不能预见“文革”的发生;所以他卖出文物时,他清楚这是犯罪的行为,而非保护文物的长图大略。至于功利,或者说,卢芹斋不卖走它们,是否就必遭战争的如荼。因此,为卢芹斋的任何辩护,在道德上都是可疑的,功利上都是不足信的。
            总结:
           卢芹斋具有天才般的文物鉴定能力,他让欧美收藏者学会欣赏中国墓葬文物——墓葬雕刻、青铜器、陪葬古玉、陶俑、佛像等。他经手的很多古董由死变活,由冷变热。卢芹斋在古董行的地位可谓是呼风唤雨、一言九鼎。而对其转卖文物的事实,尤其以“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与“拳毛騧”为代表,卢芹斋确实导致了中国文物不可估量的流失及损失。另一种意义上讲,卢芹斋是让西方认识中国古董的启蒙者他以精湛的文物专业知识和天才的商业眼光逐渐征服了欧美收藏者。在二十世纪的初期,社会动荡,政府更换,战争叠出,对已出口的文物也是变相的保护。在文物的流转上,卢芹斋促进了这一市场的发展,在主流道德层面,确实做的不尽人意,导致了大量文物的损坏丢失。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