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全语言情境的读写分享的作文教学策略探索

发表时间:2019/6/25   来源:《中小学教育》2019年第366期   作者:卢洵华
[导读] 语言文字的习得须要营造系统、完整的氛围与环境,即全语言的情境。
浙江省义乌市宾王小学教育集团 322000;金国良 浙江省义乌市第三中学 322000
        摘 要:语言文字的习得须要营造系统、完整的氛围与环境,即全语言的情境。这种语境的营造策略,基于学生的合作、共情的心理趋同,基于文学圈阅读能力积累、迁移的各项任务设计,基于“八页书”伙伴共写语文小作坊的平台成果展示,学生沉浸其中,浸染熏陶而“语文范”、“语文味”十足,这又使得孕育学生核心素养的“温床”不请自来,不期而至。
        关键词:全语言情境 文学圈 八页书 分享 作文策略
        “全语言之父”肯·古德曼认为,当语言具有下列特质时,更容易学习:是真正的、自然的;是完整的;是有意义的、可以理解的;是有趣的;是与学习者相关的;是属于学习者个人的经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具有社会功能;对学习者而言是有目的的;学习者自己想学的;学习资源是唾手可得的;学习者有使用的自主权。学生在赋予机缘的切近有意义生活资源中完整自主学习语言效果最佳。由此,设计以下全语言情境下的两种作文教学语境策略。
        一、“文学圈”阅读——分享阅读的梦工场
        1.作文教学指向下阅读策略厘定。学生获取阅读的信息途径有三条:阅读教学、自由阅读和分享阅读。传统阅读教学精耕细作,但“少慢差费”,积弊颇多。在功利教育驱动下,学生只将教材、教辅及快餐读物作为主要的阅读材料。读书日趋平庸、肤浅。自由自主阅读是提高语文能力最有效的手段。鼓励自由阅读,激发阅读兴趣,利用榜样的力量,制造亲近书本的机会,把教室规划成一个听说读写的文学教室环境,学生在此寻找适合自己的、完整的、有意义的学习。分享阅读是阅读指导者和阅读者共同进行的有效阅读,介于传统阅读教学与自由阅读之间。“文学圈”是开放式分享阅读的教学模式,用小组角色扮演,学习任务驱动组织“文学圈”阅读。设立如下角色与任务:研讨会主席,提出阅读文本创建性问题供讨论;文艺指路人,选择有趣、刺激、感人片段并说明选择原因;绘图小天王,绘人物、场景、情节并邀请对画做评论;链接小天使,寻找阅读文本与外部世界、同话题作品联系,比较异同。学生通过在“文学圈”里的阅读,培养阅读兴趣习惯、自由表达、审美创造、交流合作与自主学习等综合能力与思维品质,获得终生自我学习的能力。


        2.作文教学取向下阅读基础创设。在阅读初始阶段,选取一些精彩的绘本或故事,让大家相互传诵;此后,学生独立阅读小组开列的阅读清单;再者,学生的挑战就是尽可能的从这些故事和绘本中搜集自己感兴趣的信息,制作一些小册子。定期举办读书茶艺沙龙,创设舒适、惬意、品茗思考的阅读氛围,并邀请家长和教师参与。品茶、朗诵、表演,激发读书兴趣与成就感。阅读在很多时候,其实是一种即时需求,为了满足这种需求,我们找书、借书。书是点,借阅的人就是线,成为一个书的网络。全语言读书环境就这样生成。
        二、“八页书”制作——伙伴共写的语文小作坊
        在理想状态,学校教育所构建的“意义世界”和学生所沉浸的“生活世界”应该是水乳交融的。而在应试体制下,学生接受的是一种“灌输式”的单向度教育和“独白式”的控制性教育,学生由此出现两种不同的写作选择:或为生存而写作,或为生命而写作。前者具实用性和功利性,后者属独白式、个性化、反思性。为使这两种写作方式融为一体,建立以八页书为载体的个体读写“自由叙事”模式。个体叙事是情感的律动、思想的闪烁、灵魂的呼吸、个性的张扬。它可以是独白式的,如日记、札记、箴言,也可以是书信、访谈等。叙事是一条文化表意途径。
        广义的课程,指的是学生在学校获得的全部经验。这正是“八页书”应运而生的理论基础,“八页书”学习写作,是基于班级六人小组合作学习模式,小组成员依托于一张八开纸张,经折叠而成64开大小,融插图、填色、写字、作文于一体,包括封面封底共有正反八面并可方便翻阅的活页本,在规定时间创作完成,八人学习伙伴相互借阅对方创作成果,共同对话交流的一种学习方式。已开发形成多个系列:探秘手册、共同伙伴、书信二三事、我最喜欢的阅读季等。“八页书”是基于促进成长的个体叙事的“勤于学、敏于事、善于思、得于法”这四个要素展开活动的。全员参与的“八页书”,实施程序如下:1.分组编写。在老师搭建学习游戏规则平台下,确定“八页书”的期刊主题,学习内容,完成时间,成员独立承担主编、美工、撰稿、荐稿、抄写。2.分期展示。两周一次,由组长牵头,将成果刊展在教室四周展示专栏。3.考核评价。考核组量化计分与家委会投票相结合,成员积分激励表彰。4.版面内容。以原创随笔、书信、札记为主,也可推荐知识趣味性内容。
        “八页书”,给了学生一个很好的平台;“八页书”,也给了学生一个阅读的动力。因为编写的需要,也因为特定读书机制引导,需要学生展开大量的课外阅读,哪怕他们的阅读是粗浅的,狭窄的,但毕竟已在阅读!“八页书”编辑创作过程中,学生综合能力得到充分锻炼,写稿、组稿、改稿、排版、美工,还有人际交往。这些经验都会成为他们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人的一生都是在不断寻找属于自己的终点,到最后一刻才能幡然醒悟,原来最初最真的才是人生最美的风景。”“文学圈”阅读和“八页书”的制作都是为了阅读和写作的初心。
        参考文献
        [1]美国 肯.古德曼 著 李连珠 译 巜全语言的全,全在哪儿》。
        [2]王国均 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巜文学圈的教学理念与实践》。
        [3]美国 斯蒂芬.克拉生 著 李玉梅 译 巜阅读的力量》。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