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受众心理角度谈悬疑片创作元素

发表时间:2019/6/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9月30期   作者:张嘉欢
[导读] 悬疑片最早起源于美国,在众多类型电影中占有一席之地,其因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引人入胜的悬念设置,惊悚刺激的视觉风格,广受大众的喜爱。无论是情节的编排,悬念的设置还是主题意蕴的选择,悬疑片均符合人们普遍的心理期待,正是因为悬疑片对人们心理的准确把握,使其拥有越来越多的受众群体,本文将从悬疑片的多种创作元素进行分析。
(山东师范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山东 济南 250358)
摘要:悬疑片最早起源于美国,在众多类型电影中占有一席之地,其因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引人入胜的悬念设置,惊悚刺激的视觉风格,广受大众的喜爱。无论是情节的编排,悬念的设置还是主题意蕴的选择,悬疑片均符合人们普遍的心理期待,正是因为悬疑片对人们心理的准确把握,使其拥有越来越多的受众群体,本文将从悬疑片的多种创作元素进行分析。
关键词:悬疑片;艺术特征;受众心理

 
           悬疑片在众多类型电影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从早期美国好莱坞悬疑片《后窗》《惊魂记》到近几年的《嫌疑人x的献身》《看不见的客人》等,越来越多的优秀悬疑片挤进电影市场,它们凭借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出人意料的故事架构以及惊悚刺激的视觉影像,不断的满足着日益追新求异的电影受众,成为电影市场上的票房黑马。悬疑片在多种元素上迎合观众的心理需求,形成了固定化的创作模式。
           一、犯罪、暴力、偷窥:情节编排迎合观众原始欲望
           从希区柯克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融入到悬疑片中的时候,观众便对于这类影片有着欲罢不能的渴求,从某种程度说,悬疑片的成功正是得益于人们原始欲望的表达。
           在情节编排上,悬疑片无一例外的将犯罪、暴力、情爱、偷窥搬上荧屏,极大地满足了人们的猎奇心与好奇欲。在《七宗罪》中,导演对犯罪进行了极大程度的渲染,杀人犯多伊是个变态杀人狂,影片赋予了杀人犯上帝身份,进行宗教审判,惩戒“暴食、贪婪、懒惰、淫欲、骄傲、嫉妒和愤怒”这七项原罪,对人类实施救赎。《七宗罪》对多伊犯罪的展现更是淋漓尽致,高智商犯罪、血腥、暴力等元素成功的挑拨着观众的视觉神经。希区柯克的著名影片《后窗》,明目张胆的将“偷窥”作为架构整部影片的重要视点,观众可以坐在荧幕前堂而皇之的跟随影片男主人公杰弗瑞窥视邻居们的生活,人们不仅可以在影片中看到男主杰弗瑞的“私”,同时可以通过杰弗瑞的眼睛去了解别人的“私”,尽管,《后窗》这部电影的主旨是通过“偷窥”讲述一个凶杀的故事,但这并不是意味着“窥”变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手段,相反的,“偷窥”这一细节的设定正是《后窗》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直至今天,当人们看到电影中无处不在的偷窥视角的时候,依然会寒毛卓竖。希区柯克说:“电影是一门偷窥的艺术,从院子的另一边,您看到了每一种人的行为,这是人世间各种行为的小小样本”,人性的一面便是偷窥欲,当悬疑片冠冕堂皇的将人们所普遍好奇的性、暴力、窥视欲等元素融入影片的时候,公众自然趋之若鹜。
           二、叙事策略强调观众参与
           相较于其他类型影片,悬疑片极其注重观众的参与,自始至终把观众摆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上,在环环相扣的叙事安排上加入吊人胃口的悬念,同时出乎意料的结局设置、真实与虚幻的谜题自始至终刺激着观众的感官神经。一个复杂的叙事作品,必然有其在逻辑上的深层结构,当以逻辑学视角对这一结构进行研究时,叙事逻辑的概念也就应运而生。
           悬念的营造是悬疑片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吸引和引导观众参与影片审美活动的最核心内容。一方面,它可以调动观众的求知欲,引导观众主动融入到影片的叙事氛围;另一方面,它实现了创作者、影片人物、观众三者之间的隔空对话,促使思想的交锋。因此,在叙事安排上,悬疑片将观众视角放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

著名的影片如希区柯克的《电话谋杀案》,影片赋予了观众全知视点,开场便让观众知道罪犯杀人的事件,同时把故事主人公玛格设定为未知视点,因此,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会一直保持着对主人公命运的好奇,这种悬念的设置激起了观众的参与度,思考度,使观众获得紧张刺激的情感体验。
           “‘悬念’是一种结构游戏,可以说用来使结构承担风险并且也给结构带来光彩。因为悬念构成真正的理智的‘激动’”。因此,在设置主题悬念的同时,要把情节点的密度和关键结构设置好。这就要求影片既要有悬念,又要在叙事逻辑上保持连贯,同时,还要追求另外一种神秘。诺兰的 《记忆碎片》通过倒叙的方式讲述一个患有短暂失忆症的男人寻找杀害妻子的罪犯的事件。尽管故事本身并不是很复杂,但是由于倒叙与正叙交相辉映,使整部影片扑朔迷离,保持着神秘感。《穆赫兰道》中充斥着复杂和错乱的时空,混淆了精神世界与现实生活,在真实时空与虚幻时空的交叉叙事下,观众逐渐融入情节叙事中,获得紧张感与兴奋感。同时,反转叙事、多视角叙事等叙事手段被雨来越频繁的运用到悬疑片中,近几年,我国比较成功的影片《全民目击》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影片打破了观众先入为主的观影习惯,通过不断地建立与打破推论来不断的剥开真相,出人意料的结局令观众品味无穷。
           三、惊悚刺激的视觉影像与契合大众的价值观表达
           在艺术风格上,悬疑片普遍显现出晦暗、阴沉、压抑等特点,恰到好处的刺激观众神经的音乐,快速的剪辑,阴郁的画面等艺术特征,给与了观众无与伦比的审美体验,这种惊悚化的设计恰巧符合大多数人的心理需求。
           爱德华·安德拉德和约耳书·科恩的《消费者研究》上著名的“负面情绪体验”理论指出,“人们普遍喜欢观看紧张刺激的影片,因为观影时人们同时享受着快乐和不快乐两种情绪。尽管确实有着“被吓得要死”的感觉,但同时,看恐怖电影最快乐的时刻,也就是最恐惧的时刻。”希区柯克的著名影片《惊魂记》中的“浴室杀人”镜头,凶手杀人时快速剪辑的镜头加上恐怖惊悚的音乐,令人汗毛直立,同时直呼过瘾。《狙击电话亭》将故事设置在封闭的电话亭中,镜头不同角度展现主人公斯图的慌张神态,让观众害怕的同时还心怀期待。
           如果说惊悚刺激的视觉风格并非悬疑片独有,诚然,一直以来悬疑片、惊悚片、恐怖片的概念尽管并不十分明确,尽管这类影片有着同样令人刺激紧张的审美体验,但悬疑片依然保持着自身的独特性,即它并非纯粹追求惊悚的视觉风格,而是立足于罪与欲,正义与邪恶,人性的复杂等价值观念的表达上,因此与单纯追求恐怖效果的恐怖片相比,悬疑片更能获得大众的广泛好评。悬疑片普遍有着对“行善的成本、作恶的代价和人性的最低保障”这类大命题的思考,《七宗罪》中,杀人凶手作为上帝对人世间的罪恶进行惩罚,正义与罪恶的界限往往难以区分;《守法公民》中的谢尔顿为了寻找杀害亲人的凶手成为孤胆英雄;《蝴蝶效应》中的伊万为了改变爱人和朋友的命运,一次次穿越去改变现实生活。在众多悬疑片中,对亲情、友情、人性、善恶的思考成为了其永恒的命题。
           综上分析,悬疑片这一类型的成功并非偶然,无论是主题的把握、视觉影像风格的选择,还是叙事逻辑的铺排上,它都能轻松吊起多数人的胃口,满足人们的好奇心,求知欲。悬疑片促使人们释放压力,获得快感,同时又尽量避免了恐怖片、惊悚片纯娱乐化的诟病,在当下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它准确把握受众心理,因此,这一类型的成功不可避免。
参考文献
[1][法]特吕弗.希区柯克论电影[M].严敏,译.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8
[2]陈瑜.重新理解电影悬念[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03):42-52.

作者简介:张嘉欢(1998.12-),女,山东省德州市人,学历:本科在读,研究方向:电影。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