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不开的黄金枷——浅析《金锁记》中曹七巧人生悲剧的成因

发表时间:2019/6/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9月30期   作者:汪杭
[导读] 张爱玲的《金锁记》描写了旧中国一个遗老之家——姜公馆中二奶奶曹七巧这个被不幸的婚姻和金钱毁灭的女人,最后毁灭他人的悲剧故事。曹七巧作为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人物之一,其命运的悲剧一度是众多评论家的焦点。本文主要从她的出身、婚姻以及她变态的情欲和物欲等方面来分析她人生悲剧的原因。
(重庆师范大学,重庆 北碚 400700)
摘要:张爱玲的《金锁记》描写了旧中国一个遗老之家——姜公馆中二奶奶曹七巧这个被不幸的婚姻和金钱毁灭的女人,最后毁灭他人的悲剧故事。曹七巧作为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人物之一,其命运的悲剧一度是众多评论家的焦点。本文主要从她的出身、婚姻以及她变态的情欲和物欲等方面来分析她人生悲剧的原因。
关键词:曹七巧;悲剧;封建制度;命运

 
             引言:
            《金锁记》是张爱玲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中篇小说,讲述了一位本是乡下麻油店老板的女儿——曹七巧嫁给了一个没落贵族并身患软骨病的姜家二少爷,这桩身份地位不对等的婚姻最终导致她人性扭曲最后被金钱毁灭,也毁灭了他人的悲剧故事。透过文学作品来看曹七巧人生悲剧的成因,这是复杂并且引人深思的。
            一、旧社会封建制度下的牺牲品(根源)
            《金锁记》中的女性角色,大多是困居在封建伦理思想枷锁中的传统女性,这样的社会现实使她们看似生活在金漆的屋子里,而古板的等级制度和传统的男尊女卑思想给这间“富丽”的屋子上了一把沉重的“金锁”。
            曹七巧出生社会底层,社会底层的人往往都有攀权富贵的向往,曹七巧的兄嫂也是如此。曹七巧自幼父母双亡,由兄嫂看护长大,而曹七巧的兄嫂贪图钱财,一句“长兄若父”就无情的被兄嫂卖进姜公馆嫁给残疾无用的姜二少爷。曹七巧的命运由不得自己做主,她的婚姻就成了兄嫂发财的途径。在这个连亲情都可以买卖的小家庭里,曹七巧的心开始出现裂缝,她不再信任亲情。
            在“存天理,灭人性”的封建宗法社会中,曹七巧作为女性是不可能掌握自己命运的。家成了造就她悲剧命运的罪魁祸首,将她一步一步推向毁灭的深渊。这一切都是曹七巧不能选择的命运——出生在封建社会下的底层,这样的出生环境已经为日后悲剧的命运埋下一颗种子。
            二、畸形的婚姻
            因兄嫂的贪图钱财,曹七巧嫁给了身患软骨病的姜家二少爷,她眼中的丈夫是堆躺在床上无生命的肉体,泛着死气,如她所说:“还能拿他当个人看?”她没有选择的余地。一个正常的人与一个残废的结合本身就注定是一场悲剧,曹七巧与姜二爷的婚姻是导致曹七巧悲剧人生的又一成因。这看似无限风光实则畸形的婚姻并没有让七巧感受到因婚姻带来的快乐,反而让他陷入了无尽的深渊,她不能享受正常夫妻的生活,也不能感受到普通人婚姻带来的满足感。
            三、姜公馆压抑的环境
            七巧这样一个身份低下的乡下女子要想在封建等级制度森严的姜家安身立命,像其他嫁入姜家的女子一样取得合理的地位,无异于痴人说梦。生在麻油店的七巧自由活泼、喜欢八卦、言辞粗俗、人性健康,嫁入姜家后,丫头小双私下一句“她也配!”道出了七巧在姜家的地位……仆人都看不起,她就像生活在暗无天日的铁笼里一样:压抑、昏暗、无趣、与妯娌间的勾心斗角便充斥着她的生活。冰冷的姜公馆充斥的满是腐败、人情冷漠的气息,七巧在姜公馆受尽白眼和无视……这桩畸形的婚姻让七巧陷入了姜家这一个无尽的深渊,这一切都是她人性扭曲的催化剂。


            四、变态的情欲和物欲
            残废的丈夫无法给七巧正常的性生活,作为一个正常女人,身处封建礼教牢笼中的七巧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情欲。这样长期的压抑使得曹七巧的心理开始扭曲变形,她无处宣泄她的愤怒、委屈、不满和悲哀。而曹七巧作为一个正值青春,感情丰富的正常女人,也希望得到爱情的滋润,于是她把目光放在放荡不羁的姜季泽身上,但姜季泽早抱定了宗旨不惹自己家里人,对曹七巧则是敬而远之。七巧还未成形的爱就被击碎了。
            年轻的七巧守着空闺整整十年,丈夫走了,婆婆去了。她用十年青春换来的一部分财产,分家后姜季泽来曹七巧家里表白他的心,但七巧识破他谋财的阴谋,守住了她卖掉一生换来的钱。这些年七巧对姜季泽的爱,让七巧痛苦不堪,遭受欲火焚身的罪,泯灭了激情,耗尽了青春。最后发现竟是欺骗的真相,于是七巧关上了她爱人的窗,把金钱作为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她亲手为自己戴上了一副黄金枷。一步一步走向黑暗的深渊!
            五、黄金枷下的变态扭曲心理
            在物欲与情欲的交战中,物欲获胜。金钱成了曹七巧惟一的精神寄托,在她眼里只有钱才是最真实的存在。她用金钱为自己打造了一把黄金的枷锁,三十年来她戴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好几个人,没死的人也送了半条命。她的一双儿女也成为她变态理念下的牺牲品。
            长安最美好的年华被母亲的黄金枷劈杀,裹脚、退学、吸食鸦片使得她成为了曹七巧变态人性的复制品,长安身体与心理深深地受到伤害。长安好不容易遇到了与自己情投意合的童世舫,却在曹七巧的的干涉和破坏下,葬送了自己的婚姻与幸福,使长安“走进没有光的所在”。
            长白则是七巧变态心理下的另一牺牲品。他屈服于畸形的母系权威之下对母亲言听计从,在曹七巧的扭曲心理作祟下,长白陪同母亲整夜吸食鸦片,向母亲袒露和妻子的闺房之事,致使自己成为了背离伦理道德的傀儡以满足母亲变态的心理需求。曹七巧用精神折磨芝寿,让芝寿生不如死,最后将芝寿一步步逼上死路。而被扶正了的娟儿姑娘作了芝寿的替身,继续在曹七巧的变态心理下煎熬的活着,一年以后,娟儿也吞鸦片自杀了。芝寿和娟儿的相继离世,让长白变成了空心人,在七巧的影响下,长白渐渐抽上了鸦片,没了追求的希望,与变态的七巧一起过着半人半鬼的生活。曹七巧的种种变态做法,使长白不敢再娶了,只是在妓院里走走。长安更是早就断了结婚的念头。
            六、结语
            “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有完——完不了。”
            曹七巧在旧社会中的自我沉沦和放纵已注定她逃不了悲剧的命运,她是封建礼教对人性的禁锢下的一个殉葬品,葬送了自己也葬送了别人的一生,她带着一副永远解不开的黄金枷,这是解不开的结。她的悲剧是当时社会的悲剧,也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参考文献
[1]傅雷.论张爱玲的小说[J].上海:万象,1944.
[2]张爱玲.倾城之恋.金锁记.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2年6月.
[3]傅雷文集(文学卷)——论述张爱玲的小说[M].安徽: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
[4]凌宇.颜雄.罗成琰.中国现代文学史[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
[5]范建英.曹七巧的悲剧人生[J].延边教育学院学报.2005年第19卷第1期
[6]李仕华.张爱玲《金锁记》中曹七巧变态心理原因分析[J].华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三期
[7]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M].高觉敷,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