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利益协调机制与内生式发展模式惠阳周田围屋保护开发研究

发表时间:2019/6/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9月30期   作者:曾镇坚
[导读] 围龙屋又称客家围屋,其建筑历史悠久,是传统客家民居之一,是客家文化的重要象征,但在全球化与现代化的进程中,客俗文化不断受到挑战,围龙屋作为客俗文化的物质载体更是面临着断裂与传承的危及。
(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广东 广州 510642)
摘要:围龙屋又称客家围屋,其建筑历史悠久,是传统客家民居之一,是客家文化的重要象征,但在全球化与现代化的进程中,客俗文化不断受到挑战,围龙屋作为客俗文化的物质载体更是面临着断裂与传承的危及。基于此,本文在实地调研的基础上,运用多元利益主体理论探讨围屋保护开发道路。以围屋为亮点,发展乡村旅游业,是本文解决问题的主要思路。当更多人认识围屋,走进围屋,才能更好地保护围屋,发展围屋,成就围屋。
关键词:客家围屋;遗产保护;乡村振兴

 
         一、问题提出
         惠州惠阳周田村的围龙屋内涵十分丰富,从建筑风格到民风民俗处处展示了客家的人文历史,是客家文化的重要象征。以围屋为载体的旅游开发与保护,对当地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随着广东现代化进程的发展,惠阳客家围屋这类传统村落正面临着现代化的强烈冲击;围屋传统的居住条件与现代的生活需求不匹配;村落传统建筑风貌和环境质量每况愈下。
         围屋不仅具有高度的审美价值,更蕴含着文化归宿感。对客家围屋现状以及保护的研究,有利于围屋文化价值的传承,也有助于我们深刻了解现代化背景下农村政治经济文化现状,围屋是乡村治理模式的体现以及缩影,反映了乡村治理模式可能存在的问题,对探寻农村地区有效治理模式有着重要意义。
         鉴于此,本文的研究重点主要是对当前惠阳秋长周田村的围屋群的保护与开发现状进行深入的问卷分析。如何通过原真性旅游开发赋予围龙屋新的价值,联动开发围屋周围旅游环境,协调围屋利益主体关系,使得围龙屋再次符合当地发展需求,形成内生需求:合理开发保护围屋,助力周田乡村振兴,这是我们需要研究的。
         二、现状分析
         本文通过实地走访和访谈总结得出当前惠阳围屋保护开发的四大方面问题:
         (1)围屋文化内涵有待挖掘
         周田村围屋景区存在反映的围屋文化存在着不够完整、以及文化精神内涵不足的问题。另外,通过实地了解和人物采访中,得知周田村围屋背后的故事现在几乎只有老一辈的村民仍知道,对于围屋故事无人继承的担忧是确实存在的。
         (2)围屋保护情况差,开发潜力大
         周田村各栋围屋中发现大多围屋内部保护得不足,维护力度不足,存在着残旧的现象。周田围屋不仅是周田人们的重要文化遗产也是全国珍贵的文化遗产之一,所以这些遗产资源保护不足的问题需要每个人重视。而对于周田围屋文化遗产资源的保护,根据遗产资源保护论分析得知,周田围屋遗产资源的保护不仅要在外观、设施的保护上下功夫,也要结合新时代的保护方式升华围屋的内在价值,使围屋资源保护开发得更好。
         (3)村民参与围屋开发力度不足
         周田围屋群景区较缺乏民风民俗活动,很多游客是没有什么机会体验到民风民俗活动。而景区内民风民俗活动的举办或是展示,很大一部分是离不开村民的支持和参与力度的,在围屋保护与开发中,存在着各个利益主体,但是各个主体利益的分配根据走访得知在现在的周田村围屋景区保护开发上是并不协调的,而村民作为机制中其中的一个重要主体,并没有在围屋保护开发的利益分配机制中得到他们合理的利益。所以要想达到利益分配的协调,必须形成与遗产地农村居民息息相关的利益协调机制,这样农村居民才会去考虑参与和支持与围屋景区保护开发有关的行为。


         (4)游客总体评价低
         另外,在问卷分析中发现游客感受评价的相关指标游客参与性、感知与期望、总体评价都较低。结合交谈得知,在周田围屋景区参观的游客在景区内参与度较低,这与民风民俗活动的缺乏、景区讲解宣传的缺少有关。同时游客也有反映参观围屋后的感受与参观前通过各种宣传途径了解景区的感受相差较多,因而这是感知与期望差距较大的重要影响因素。
         三、对策建议
         要实现周田村围屋保护与开发,形成特色的“乡村旅游”,则必须针对周田村目前存在的问题进行纠正。
         (1)多元主体的合作
         基层党组织和村委会在农村发展和管理中处于突出地位,在保护与开发围屋的过程中,对上应该接受人民政府的指导,对下应当充分反映村民的利益和诉求,调节村民间对于围屋权属、利用等方面的矛盾。
         在围屋的开发和保护过程中,村民是其中最重要的参与者,最直接的受益者和责任者。但是大部分村民难以对围屋提出行之有效的建议。因此村民需要接受相应的围屋保护教育,建立保护意识。而在“双创”的背景下,可以鼓励一些拥有一定的专业技术并拥有一定的见识和经验的村民将创业项目带到围屋来,以围屋为载体开展一系列创新创业活动。
         (2)内生资源的利用
         乡村旅游是旅游精准扶贫的核心,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村民是围屋旅游开发的主体,政府应鼓励外迁的村民参与旅游业建设,继承和发扬客家独特的文化内涵。其次村民应致力于在现代化和乡村特色中保持一种平衡,既不让城市的发展迷失了朴实的乡村文化,村民要自主自立,维护好乡村特色文化。
         (3)遗产建筑的开发
          围屋是重构当今社会和未来社会的可开发和利用的资源,充分利用围屋传统文化,不仅可以给地居民带来收益,更可以传承优秀独特的文化资源。乡村旅游将形成观光与农业、休闲与农村、度假与农业等多种关系和多个交点,从而构成了乡村旅游的不同发展模式与业务类型。因此,相关主体要保护和利用好围屋——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为周田村的经济注入活力。
         围屋是周田村乡村振兴的关键,围屋的合理保护开发应成为周田村的重点解决的难题。
         四、结论
         7.2结论
         通过考察周田围屋的保护开发现状,探究围屋保护开发问题,可以得出围屋作为一种内生型物质文化遗产,受各方的影响较大。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推进,工业化和城市化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客家围屋这类传统村落和乡土民居建筑正面临着现代化的强烈冲击,原有自然环境和社会生态系统也面临着严峻的危机。如果围屋要进行活化发展,应该探索当地乡村的政治、经济、文化之间的博弈和当地多元主体之间的利益博弈,从而为有效保护开发围屋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参考文献
[1]杨星星.清代归善县客家围屋研究[D].广州:华南理工大学,2011
[2]何白鸥,齐善兵.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中加强乡村文化建设的建议[J].领导科学,2018(12).
[3]廖军华.乡村振兴视域的传统村落保护与开发[J].改革,2018(4).
[4]刘慧萍.农耕文化传承与农民权利保障的互动及协同——以乡村振兴战略为背景[J].理论与改革,2018(03):81-91.
[5]胡佳凌.上海工业遗产原真性的游客感知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0.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