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上市公司投资的非理性现象成因与对策 赵雅萍

发表时间:2019/6/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9月30期   作者:赵雅萍
[导读] 自2009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颁布以来,为包括投资在内的旅游经济活动营造了宽松的政策环境。2010年,《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进一步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旅游业。此后,原国家旅游局、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旅游业加快发展的若干意见》进一步加大了金融对旅游经济的支持力度。
(北京社科院)

 
          一、旅游投资增长持续领跑旅游消费总量
          1.政策促进是旅游上市公司投资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
          自2009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颁布以来,为包括投资在内的旅游经济活动营造了宽松的政策环境。2010年,《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进一步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旅游业。此后,原国家旅游局、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旅游业加快发展的若干意见》进一步加大了金融对旅游经济的支持力度。自2010年开始的新一轮房地产调控政策抑制了房地产,特别是民用商品房过快上涨势头的同时,部分资金开始以“旅游房地产”的名义进入旅游领域。自国发[2009]41号文件出台以来,各地积极制定促进旅游投资的政策文件,对旅游企业在开发用地、税费减免等方面给予政策优惠,如附件省出台《金融支持福建省旅游业发展的意见》,湖南省出台《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旅游项目建设培育旅游市场主体的意见》,有较多地方还积极探索针对“农家乐”、“渔家乐”等小微旅游企业的小额贷款,使得旅游投资的政策环境前所未有地宽松。
          2.旅游投资主体更为多元化,旅游产业链进一步延伸
          随着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民间资本和境外资本越来越广泛地参与旅游业各领域,而旅游上市公司作为旅游企业的领跑者,成为这一轮旅游投资的重要主体,为旅游业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和动力。携程、去哪儿等一批民营旅游企业在短短数年就成长为我国在线旅游业的龙头企业,跻身于全国旅游集团前20强的排名,七天、汉庭、格林豪泰等经济型酒店集团,万达、世纪金源、联想、开元、海航等旅游综合体品牌的投资方也主要是民间资本和境外风险投资。国有资本依然在旅游投资,特别是大型和高端项目投资中发展局重要位势。除了传统的国旅、港中旅、中青旅、华侨城等大型旅游上市公司外,包括中化、中粮、中石油等特大型中央国有企业也开始成为越来越显化的市场主体。地方政府更是热衷于通过行政手段整合资源,以打造大型旅游集团。全国31个省市区和相当一批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均已建立了自己的旅游集团,成为地方旅游业投融资的重要平台。旅游投资还推动产业链的延伸,传统的单一要素投资逐步让位于多要素的综合投资,旅游综合体即是产业链延伸的典型。首旅集团、海航旅业等大型旅游集团的投资领域已经覆盖并已经超出“吃住行游购娱”等传统的旅游要素,从纵向和横向两个角度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
          3.旅游投资增幅明显高于消费总量,项目大型化趋势日渐显化
          从项目结构上看,大型和特大型旅游项目越来越多,如万达集团在长白山、西双版纳、大连金石等地打造国际一流水准的旅游度假区,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世贸集团投资500亿元在大连建设世茂嘉年华项目。地方政府也热衷于吸引大型旅游投资,如福建漳州市与首都旅游集团签署合作协议,计划投资26亿元合作开发土楼资源;三亚市计划投资50亿元打造“国际免税城”;江苏盱眙县联合南京金陵饭店集团投资60亿打造“金陵天泉湖商务中心区”。从区域投资规模来看,旅游投资额动辄数百亿甚至上千亿元。大型旅游投资仍将成为区域未来较长一段时间的热点。
          4.商业模式的创新推动旅游投融资方式的转变
          经济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推动旅游业商业模式不断创新,进而推动旅游投融资模式的变化。传统的以商业银行信贷为主的融资模式已经发生变化,旅游企业的融资手段也更为多元化,金融资本、产业资本、风险投资、私募基金以及其他金融衍生产品创新为旅游投资带来了更多的可能。由于银行信贷难以满足旅游新业态快速扩张的需要,旅游电子商务企业、经济型酒店等旅游新业态往往热衷于采取“先风险投资,后海外上市”的融资模式。传统以资产经营为主的投资模式也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旅游企业依托股权投资、战略合作、品牌运营、管理输出等资本运营方式实现对外扩张,部分企业还创新投融资方式,如上海锦江之星与法国卢浮酒店集团合作,15家锦江之星将以品牌联盟的方式在法国巴黎等6个城市亮相。
          二、旅游投资的非理性行为形成了局部和结构的经济过热迹象
          1.非理性投资导致旅游经济出现了失衡风险
          地方对旅游投资普遍存在急功近利的思想,旅游投资速度超前,投资项目高端化、大型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已经存在明显的局部过热迹象。而适合国民大众和普通旅游者的消费需求,如经济型和廉价的旅游住宿、旅游景区、旅游交通、大众娱乐、连锁餐饮却长期得不到有效的投资。以高尔夫、高星级酒店、高档旅游综合体等“三高”为代表的大型旅游项目投资在推动旅游经济快速增长的同事,投资结构不匹配问题日益突出:一是旅游接待体系高中低搭配的金字塔型常态结构建立不起来,比如五星级酒店建设与中低端酒店建设在很多地方都是不匹配的;大型景区与小、微型经典建设也有这个问题。二是旅游产业要素的完善程度不相适应,比如与景区、酒店、游艇等硬件建设相比,与之相配套的公共服务体系、品质保障体系就明显滞后。三是投资和旅游市场基本面不匹配,以住宿和餐饮为代表的旅游投资增速高于旅游市场增速的一倍以上。

以上现象如果不能够及时引起决策和管理部门的关注,旅游经济的内部平衡和中长期可持续发展将可能受到直接影响。
          2.非理性投资将干扰旅游经济中长期可持续发展
          非理性投资将使得投资者关注重点不在于产品本身,而在于在较短时间内获得较高的回报。以日本的房地产业为例,1983-1991年,日本的房地产业出现非理性投资,大量投资、贷款流向房地产行业,形成房地产泡沫。房地产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骤然减速,经济长期停滞,大量企业倒闭,导致日本长达15年的经济萧条。尽管我国旅游投资保持较快的增速,但事实上,投资的回报率一直较低。据北京零点市场调查分析公司发布的《新型娱乐设施市场潜力调查报告》显示,国内主题公园70%处于亏损状态、20%持平、真正盈利的只有10%左右。事实上,房地产泡沫推动了旅游投资的泡沫,大型旅游投资项目往往是依赖于土地升值所带来的效应在短期内获得投资回报。与此相对应的是旅游项目本身的经营管理却没有得到足够关注,投资不是以满足游客的现实需求为导向,而是把资产本身的增值后出售作为盈利模式的基础。如同宏观经济体系过于追求虚拟经济而虚置实体经济,同样不利于旅游业的中长期发展。
          3.非理性的旅游投资有市场发育不成熟的客观原因,也有政府有效引导不足的主观原因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还在进一步完善之中,我国旅游经济也正处于大众化发展的初级阶段,旅游领域的投资主体和运营主体从宏观视角看,都还不成熟。民间资本、国际资本进入部分领域如资源景区的开发、公共服务的建设仍存在障碍,融资成本高、融资渠道少仍是中小旅游企业面临的普遍性问题。以雄厚资金为后盾的大型国有企业处于种种非商业因素,特别是为了低成本获得土地,而与渴望投资特别是能够带来政绩表现的大项目投资的耦合,一进步推高了投资增量。面对上述局面,中央和省级旅游行政主管部门缺乏有效的宏观调控手段,比如旅游投资统计体系不健全,决策部门难以对旅游投资作出科学、合理的决策判断。包括投资在以内的旅游经济监测与预警机制建设还刚刚起步,尚不具备有效引导旅游投资流向与流量的理论基础和行政手段。事实上,源于入境旅游市场促进与行业监管的各级旅游行政主管部门习惯于围观管制的行政权力强化,而对如何运用市场化的手段来调控旅游经济运行,既缺乏知识与人才储备,也缺乏转变工作方式的内在动力。
          三、引导旅游领域中的理性投资需要政府作为
          1.尽快建立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两级的旅游经济预警和宏观调控体系
          建立包括投资在内的旅游经济监测与预警机制,合理规划和设置旅游投资统计与监测网络。借鉴入境旅游、假日旅游重点城市统计直报制度,建立重点城市、重点企业、重点投资机构的定点监测机制,对与旅游业相关的宏观经济政策、投融资情况、市场状况进行重点采集和分析。加强旅游投资的对外信息发布,完善投资风险警示制度,密切防范旅游投资风险。为此,文化旅游部要健全旅游投资统计体系,完善《旅游统计管理办法》,加强与统计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分工与合作,推动建立科学、规范的旅游投资统计体系。根据区域发展布局,在“十三五”期间要加强对各地区旅游投资的分类指导,避免盲目性投资和重复性投资。
          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逐步建立科学的旅游经济宏观调控体系,探索包括财政政策、金融政策、签证、航权和免税政策的协调利用,以及旅游行政主管部门主导的市场、产业与投资信息发布与产业指导工具与手段。尽快建立国家重大项目在简化审批程序、加大金融扶持力度、鼓励和扶持进入国际市场和培育旅游复合型人才等诸多方面给予政策支持。
          2.进一步推动旅游领域的市场化改革进程
          推动国有旅游企业从一般竞争性领域适当退出,把国有资本投资重点放在旅游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进而拓宽外资、民营资本发展的市场空间。及时清理不利于民间投资、外资投资发展的法规政策,进一步消除制约民间投资、外伤投资的制度性障碍,如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放松外资进入主题公园和资源型景区的投资限制。支持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旅游产品和服务进入政府采购目录。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国有旅游企业的改制重组,对于可以实行市场化运作的旅游公共服务领域,支持民间资本、外资进入,有效激发市场投资活力,构建以市场化导向为主的旅游市场运行主体。
          3.大力扶持以满足大众需求为导向的中小微型旅游企业
          积极扶持中小型旅游装备制造企业、乡村旅游经营户等满足大众需求的中小和微型旅游企业。鼓励地方建立中小微型旅游企业库,对入库的中小微型旅游企业在项目资金、融资担保、培训辅导、税费减免等方面实行重点组合式扶持。落实《关于金融支持旅游业加快发展的若干意见》中针对中小微型旅游企业的金融支持政策,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不断推出适应中小微型旅游企业需求的金融服务。建立健全地方国有旅游融资平台和国有旅游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为中小微型旅游企业融资和担保提供积极的支持。探索开展创业投资业务,积极搭建成长型中小微型旅游企业与创业投资机构、风险投资机构对接的平台,引导国内外投资基金和社会资本参与旅游中小微型企业的发展。加强对中小微型企业的智力支持,根据发展的不同阶段对中小微型企业进行有针对性、连续性的培训辅导,引导企业加强经营管理,提升核心竞争力。充分利用地方旅游营销平台,拓展中小微型旅游企业产品和服务的销售渠道。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