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用药合理性的调查及分析

发表时间:2019/5/15   来源:《中国医学人文》2019年2月2期   作者:霍灿 乔琴 王茹燕
[导读] 调查并分析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用药合理性。
  霍灿  乔琴  王茹燕
  (新津县人民医院;四川成都 611430)
  【摘要】目的:调查并分析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用药合理性。方法:对我院接受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治疗后发生不良反应的113例患者进行研究,回顾性分析患者临床资料,分析并调查其用药合理性。结果:溶媒中氯化钠注射液最多(86例),占比76.11%。左氧氟沙星单药治疗占比最高(38.05%),其次为联合β-内酰胺类药物、联合β-内酰胺酶抑制剂治疗。7例患者关节腔内注射给药,剂量0.1~0.2g/d,1次/d,均给药1d。106例患者静脉滴注给药,其中1例剂量0.2g/d,1次/d,给药7d;98例剂量0.3~0.5g/d,1次/d,平均给药时间(11.35±1.28)d;7例剂量0.4~0.6g/d,2次/d,平均给药时间(4.96±1.03)d。用于肠道感染17例,呼吸道感染47例,泌尿系统感染8例,病毒性感染1例,其他40例。其中34例经细菌培养、药敏试验后给药,占比30.09%。结论: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在多个方面均存在用药不合理的情况。因此,临床中应采取科学、合理的措施,严格遵照我国卫生部相关标准,保证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的合理应用,消除安全隐患。
  【关键词】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用药合理性;调查;
  【中图分类号】R2    【文献标号】A    【文章编号】2095-9753(2019)02-0124-02
  
  
  左氧氟沙星属于氟喹诺酮类药物,是氧氟沙星的左旋异构体,药理活性约为氧氟沙星的2倍左右,目前在临床中主要用于预防革兰氏阳性菌与阴性菌的感染,其作用机制是通过影响细菌DNA旋转酶的活性,抑制DNA合成与复制,最终达到抗菌的效果[1,2]。左氧氟沙星属于光谱抗菌药物,抗菌作用强,且与其他抗生素类药物无明显耐药性,用药前无需皮试,患者接受能力较强,在基层医院得到了广泛应用[3,4]。但随着临床实践的增加,发现左氧氟沙星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肝肾功能损伤、静脉炎、胃肠道反应等毒副作用,受到了广泛的重视[5]。因此,本次研究对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的用药合理性进行了调查分析,具体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基本资料
  对我院2017年12月至2018年12月接受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治疗后发生不良反应的113例患者进行研究,其中男性61例,女性52例,年龄25~75岁,平均年龄(45.83±7.56)岁。
  1.2方法
  由临床医师收集患者的相关资料,内容包括年龄、性别、溶媒、给药途径、用药剂量、联合用药情况等。
  2.结果
  2.1溶媒使用情况
  溶媒中氯化钠注射液最多(86例),占比76.11%。如下表1所示:
  
  2.2联合用药情况
  左氧氟沙星单药治疗占比最高(38.05%),其次为联合β-内酰胺类药物、联合β-内酰胺酶抑制剂治疗。如下表2所示:
  
  2.3给药途径及剂量
  7例患者关节腔内注射给药,剂量0.1~0.2g/d,1次/d,均给药1d。106例患者静脉滴注给药,其中1例剂量0.2g/d,1次/d,给药7d;98例剂量0.3~0.5g/d,1次/d,平均给药时间(11.35±1.28)d;7例剂量0.4~0.6g/d,2次/d,平均给药时间(4.96±1.03)d。
  2.4药物治疗情况
  用于肠道感染17例,呼吸道感染47例,泌尿系统感染8例,病毒性感染1例,其他40例。其中34例经细菌培养、药敏试验后给药,占比30.09%。
  3.讨论
  左氧氟沙星属于氟喹诺酮类抗菌药,主要是通过对细菌DNA旋转酶活性的抑制,影响细菌DNA复制,从而达到抗菌、灭菌的作用[6,7]。该药物具有抗菌谱广、生物活性强等优势,在临床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由于药物应用不合理情况的出现,可能产生细菌耐药性,影响临床疗效。对此,我国卫生部也针对氟喹诺酮类药物的临床应用发布了相应的通知。
  对于左氧氟沙星溶媒的使用,应在使用前给予5%葡萄糖注射液或0.9%氯化钠注射液100ml稀释静脉滴注,而果糖注射液与左氧氟沙星注射液之间有配伍禁忌,木糖醇注射液应在6h内用完。本次研究中5例使用果糖注射液,7例木糖醇注射液超出使用时间,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另一方面,果糖注射液和木糖醇注射液的成本较高,还加剧了患者的经济负担,用药不合理。
  从给药途径及剂量来看,药品说明书中指出,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应采用静脉滴注的方式,0.4g/d,分2次静脉滴注,部分严重感染或病原菌敏感性较差的患者,可适当增加至0.6g/d。本次研究中1例经关节腔注射给药,属于给药途径不当。左氧氟沙星的杀菌效果与药物浓度密切相关,若机体中药物浓度低于有效血药浓度,不仅达到抗菌、灭菌的功能,还可能产生细菌耐药性。医学界目前对左氧氟沙星的给药频率尚未形成统一观点,有研究认为根据左氧氟沙星的特点及药代动力学特性,可采用1次/d的给药方式。有研究通过1次/d的高剂量左氧氟沙星治疗方案,结果发现细菌耐性较少,且不良反应无明显变化[8]。临床中在采用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治疗时,对于一般患者,应遵照药品说明书进行操作,避免发生给药途径错误或剂量不当的情况。
  从药物治疗情况来看,我国卫生部规定应在明确患者临床症状及适应症的情况下,合理选择药物。氟喹诺酮类药物主要用于肠道感染、呼吸道感染、泌尿系统感染的治疗,其他的感染性疾病治疗需要根据药敏试验及地区细菌耐药性监测结果合理判断[9,10]。对于需行外科手术的患者,应严格控制氟喹诺酮药物的预防用药。对于已发生较严重不良反应的氟喹诺酮药物应慎用,并严密监测用药后情况。本次研究中,对1例癫痫患者实施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治疗,属于药物选择不当;1例病毒性感染预防用药;1例关节腔注射给药为预防性用药,无明显临床症状,属于盲目用药。同时,仅有30.09%的患者进行了细菌培养及药敏试验,数量相对较少,与卫生部规定不符。
  从联合用药情况来看,常见的联合治疗药物包括β-内酰胺类药物、β-内酰胺酶抑制剂等。根据抗菌药物作用机制的区别,临床中可适当采用联合用药治疗的方式,但本次研究中发现存在药物档次过高、比例过高、无联合用药记录等情况。还有部分临床医师在选择药物时,忽视了对病原菌耐药性的考虑,仅凭经验选择β-内酰胺酶抑制剂,不符合临床用药标准。
  针对以上几方面问题,为了保证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的合理应用,本次研究建议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11,12]:第一,加强临床防范意识。重视对药品安全性的管理与监督,规范采购及进货渠道,定期对药品的质量进行检查,选择质量、信誉良好的生产厂家。在对药物进行保管时,应严格遵照相关规定,合理控制储存室中的温度、湿度、光线等因素,避免储存不当影响药物质量。使用前检查药物的生产日期及保质期,严禁使用过期药品;第二,规范临床应用。护理人员在调配药物过程中,应严格遵照说明剂量进行调配,严禁擅自增加或减少药物剂量、改变溶媒速度等,在单药治疗中,严禁与其他药物混合使用。给予患者药物后,应至少观察30min,确认无不良反应后方可让患者出院,一旦出现不良反应征兆,应立即通知临床医师进行治疗;第三,严格把握药物适应征。左氧氟沙星注射液一般用于治疗细菌引发的中度、重度感染,例如呼吸系统感染、泌尿系统感染、生殖系统感染等。在药物剂量选择上,标准为成人0.4g/d,分2次静脉滴注。实际临床中可适当采用0.5g/d,1次静脉滴注的方式。对于严重感染的患者,可适当增加药物剂量,采用0.6g/d,2次静脉滴注的给药方案。另一方面,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对骨骼生长发育有一定的影响,因此在非必要情况下,应避免给予未成年患者。此外,用药前还需要询问患者的过敏史,分析患者是否对氟喹诺酮类药物过敏。
  综上所述,左氧氟沙星注射液在多个方面均存在用药不合理的情况,例如溶媒使用、给药途径、药物治疗、联合用药等,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因此,临床中应加强对相关培训,提高医师对抗菌类药物的了解,加强对抗菌类药物使用的监督管理,严格遵照我国卫生部相关标准,建立完善的合理用药制度,从而保证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的合理应用,消除安全隐患。
  参考文献
  [1] 生卫红. 左氧氟沙星的不良反应及临床合理用药[J]. 中国疗养医学, 2012, 21(5):25-25.
  [2] 高处寒. 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的临床药物利用和左氧氟沙星尿排泄转运体多态性的实验研究[D]. 2016.
  [3] □ 鲍学武, 陈金亮. 2008—2010年我院门诊患者氟喹诺酮类药应用分析[J]. 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 2012, 12(7):590-593.
  [4] Tiejian G , Qingchun Z . Analysis of clinical utilization of levofloxacin in 120 inpatients in our hospital.[J]. Practical Pharmacy & Clinical Remedies, 2010.271-273
  [5] 周海燕. 住院患者氟喹诺酮类药物临床应用分析[J]. 中国实用医药, 2015(20):190-191.
  [6] Sakamoto T . NIR spectroscopic investigation of two fluoroquinolones, levofloxacin and ofloxacin, and their tablets for qualitative identification of commercial products on the market.[J]. Die Pharmazie, 2008, 63(9):628.
  [7] 陈继军. 59例左氧氟沙星不良反应分析及临床合理用药[J]. 中国当代医药, 2013, 20(1):157-158.
  [8] Chen Z Z , Feng F , Yang W J , et al. [Investigation of interaction between levofloxacin and bovine serum albumin by fluorescence analysis based on liquid drop].[J]. Spectroscopy & Spectral Analysis, 2008, 28(7):1612.
  [9] 姚荣林.左氧氟沙星注射液1213张处方的合理性[J].医疗装备,2016,29(23):129.
  [10] Bhardwaj V , Bhardwaj T , Sharma K , et al. Drug–surfactant interaction: thermo-acoustic investigation of sodium dodecyl sulfate and antimicrobial drug (levofloxacin) for potential pharmaceutical application[J]. RSC Advances, 2014, 4(47):24935.
  [11] 徐江红, 张增珠, 张静, et al. 我院住院患者氟喹诺酮类药物临床应用与药学干预[J]. 南昌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2(10):81-85.
  [12]朱慧.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用药合理性的调查及分析[J].中国处方药,2018,16(10):23-24.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