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国际传统音乐学会应用民族音乐学国际研讨会,与第二届,音乐教育和社会融入国际研讨会》会议综述

发表时间:2019/5/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8月26期   作者:吕金株
[导读] 第六届国际传统音乐学会应用民族音乐学国际研讨会与第二届音乐教育和社会融入国际研讨会,于2018年7月7日至7月10日在北京召开,该届会议由中央音乐学院主办,在中央音乐学院学术季顺利开展。
(四川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四川 成都 610101)
摘要:第六届国际传统音乐学会应用民族音乐学国际研讨会与第二届音乐教育和社会融入国际研讨会,于2018年7月7日至7月10日在北京召开,该届会议由中央音乐学院主办,在中央音乐学院学术季顺利开展。
关键词:传统音乐;研讨;社会融入;音乐教育

 
           一.会议流程及开幕
           本届会议共四天,第一天的主要日程安排,主要由五六个部分:报到,合影,开幕式,主旨发言,论文报告,音乐会。第二天的主要日程安排有三个部分:论文报告、研讨会、小组会议。第三天的日程安排主要有四个部分:论文报告,小组会议,圆桌会议,工作会议。第四天的主要日程安排是:自愿游览长城,与聆听由中央音乐学院交响乐团演奏《丝绸之路的回响,管弦乐新作品音乐会》。本届会议邀请到来自海内外共59位学者进行发言,参会、听会人员共300余名,每场研讨会都安排了著名学者进行主持与概括,本届会议为海内外学者搭建了友谊的桥梁,学习与交流的平台。
           国际传统音乐学会应用民族音乐学研究会主席,辉柏希·伯思教授表示,作为海外学者,他们非常高兴此次会议能与国际传统音乐学会新成立的音乐教育、与社会融入研究会共同举办,这两个研究会有着紧密的联系。此次会议在中国召开,不仅十分令人激动,而且是十分适宜的。在过去的15年间,中国的应用民族音乐学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因此,希伯思主席十分热切的期盼在北京,与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学者们进行研究讨论。希伯思主席表示,近几十年来应用民族音乐学取得了学科中最引人注目的发展成果,此学科提升了,学者们工作上的社会参与度,并为其增加了新的策略和思维,将音乐作为人类共同所有的一种深层次和多层次的人性外显。
           另一位海外著名学者,国际传统音乐学会、音乐教育与社会融入研究会主席:萨拉·赛拉瑞表示她非常荣幸能够在中国北京参加此次会议,自从去年夏天,音乐教育与社会融入研究会首次研讨会是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拉开帷幕,全世界的学者、教育家、音乐家等相关从业人士都很荣幸能够齐聚中国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共同参与讨论,并加深联系,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能够真正的在不同文化的人们之间建立起一条国际传统音乐学会的纽带。以赛拉瑞主席讨论的主题关切到这个研究会的存在理由,也就是音乐教育和社会融入,排斥的交错关系。学会一直期望对一些关键议题开展热烈的争论,包括文化、社会、政治和经济、价值之间的关系,以及音乐的教育教学、学习和传播。赛拉瑞主席希望他及他的小组,能够在此次论坛中,针对这些至关重要的领域和音乐教育领域,获得新的,富有想象力的方法以推动,并促进社会包容的发展。
           通过两位主席的的致辞,可以体会到广大学者对于本次研讨会的举办感到十分激动,对于能够参加本次研讨会感到十分荣幸。各学者们十分迫切的希望通过本次会议能够学习到不同国家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民族音乐及研究方法。


           下面笔者将从不同主题方面进行会议概述,本届会议一共可以分为八个主题,即:主题一,音乐医学与治疗;主题二,全球视角下的音乐教育实践;主题三,音乐与社会包容;主题四:全球视角下的音乐与社区;主题五:音乐和可持续性;主题六:音乐与文化遗产。主题七:西方的曲式曲目在音乐教育和表演实践应用
           二.主题分类概述
           主题一:音乐医学与治疗
           来自奥西耶克大学的学者安德烈亚,维卡里克的发言题目是,《你会回报我们什么——医药民族音乐学研究的应用伦理学》。发言人提到,医学民族音乐学,整体研究音乐和声音现象,在任何文化与医学意义上的健康和治疗中的作用,是包括综合性研究及其实际应用的新领域,也是应用民族音乐学分支中发展最快的领域,作为新兴学科,医学,民族音乐学得到民族音乐学家认可,更因不明确的音乐治疗批判而得到音乐治疗学家的认可,总的来说,医学民族音乐学的新兴方面就如民族音乐学和音乐治疗的学科交叉一样体现于应用研究的伦理方面,本文着重展示笔者的博士研究及,关于克罗地亚心理治疗语境下的音乐治疗研究,如机构或诊所的医学依据进。另一方面,在此基础上,通过医学研究伦理角度,重新考察民族音乐学研究兴趣的有效性进行重新审视以应用研究伦理的概念和清晰的自下而上、自发的应用性。
           来自格拉茨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学者,贝尔恩德布拉贝茨的发言题目是《音乐治疗中的应用,民族音乐学,如何在福祉语境中实现挪用殖民化?》发言人提到,音乐和其他声音在不同语境中的治愈作用,在当下许多人类社会具有普遍的重要性,但另一个显著的例外是,现代生物医学主要依靠手术卫生学,生物化学和其他以身体为中心的技术,当代西方音乐治疗的历史并不久远,从二战之后的美国开始,大量的功能和心理治疗方法得以发展,以改善患者身心的健康状况,帮助患者稳定恢复,但这些方法总是作为生物医学治疗的辅助而存在,可能是由于发展历史较短的原因及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这一假设毋庸置疑的普遍存在,许多音乐与声音治疗的技术,被音乐治疗师进行挪用,例如迷幻的鼓乐,使用具有异国风情的外国乐器,萨满是吟唱等几个典型充满异文化情调的例子,在当代中俄音乐治疗师之间都被频繁应用,笔者正在进行的研究是关于欧洲音乐治疗领域的宇宙学,只在理解音乐治疗中对如此具有民族特性的参照所进行挪用和改变,基于实际例证可以看出,迄今为止这种过程是一种单向的知识传播,所谓,分现代和非西方的社会,已经改变和发展之后应用于欧洲语境中构成,至于它们的源头族群,则很少能被识别,并永远不会存在于所期望的互相学习的过程中,本文讨论的是:民族音乐学研究和应用如何能够在全球语境的帮助,音乐治疗方法和技术的传播过程实现去殖民化。
           该主题主要是通过音乐与心理学、医学、生物学相结合,改善病人的身心健康状况。该学科在西方虽然流行的历史中并不久远,但是其流行程度与实践的时间远远超过国内相关方面的研究与实践。通过几位学者的发言,我们发现音乐或民族音乐确实能够有效的帮助人们身心健康,运用适当、适宜的民族音乐则效果更佳。

作者简介:吕金株(1993.06-),女,河南洛阳人,硕士研究生,四川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研究方向:音乐与舞蹈学。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