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士族联姻看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门阀政治

发表时间:2019/5/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8月26期   作者:吴伟鑫
[导读] 婚姻,在现代是一个人追求幸福的殿堂,而在中国历史上,曾几何时婚姻却作为一种政治手腕,即人们通常所说的政治婚姻。中国的政治婚姻历史由来悠久,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群雄割据
(兰州城市学院)
摘要:婚姻,在现代是一个人追求幸福的殿堂,而在中国历史上,曾几何时婚姻却作为一种政治手腕,即人们通常所说的政治婚姻。中国的政治婚姻历史由来悠久,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群雄割据、士族门阀鼎盛的时代里,政治联姻恰恰是作为士族门阀之间巩固门第与政治地位的一种重要手腕。本文从魏晋南北朝时期婚姻择偶制度下严格的士庶之别、以及各士族门阀之间的政治联姻等一系列现象,来说明这一时期士族门阀的统治。总体来看,对魏晋南北朝期间士族门阀联姻的研究,有助于揭露魏晋南北朝期间士族门阀政治。
关键词:魏晋南北朝;士族门阀;庶族;政治;联姻

 
         一、政治联姻之溯源本末
         放眼历史长河,中国的政治联婚由来悠长。关于政治婚姻,顾名思议,完全是出于政治上的目的,基本不考虑个人幸福的因素,是在单方或者双方利益驱使下结成的婚姻。这也就是说,政治联婚是小我彼此牺牲自己的幸福而满足所属团体的政治目的或经济利益等目标的一种婚姻。
         政治联婚在魏晋南北朝之前,即有先例。在春秋战国社会大动荡时代,诸侯之间因出于缔盟、笼络等目的,他们之间就常常联姻。更明显的是到了西汉,由于大汉皇朝受匈奴铁骑侵扰,其开始对匈奴和亲,于是有了王昭君和亲匈奴,以及后来的文臣公主远嫁松赞干布等一系列政治联姻,在魏晋南北朝之前,这都是政治联姻的表率。而社会普通阶层若想跻身上流阶层,婚姻或许是一个有用的跳板。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治局势更加复杂,在这种情况下,政治联姻也就是各士族门阀维系自身政治经济等利益以及维系与各方势力的一种重要手段。
         二、士庶之别,国之章也
         魏晋南北朝是一个等级明白的社会。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着等级森严的轨制,但尚无任何一个时期像魏晋南北朝这样,品级如此僵硬、如此鲜明。在这个时期,士庶之别,有如天壤之别,难以逾越。不论是在政治、经济还是社会地位上,士族门阀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与主导地位。魏晋南北朝时期士族门阀鼎盛,士族门阀牢牢地把握着国家统治权,以此来维护自身利益,排挤庶族。《通志·氏族略》载:“隋唐而上,官有薄状,家有谱系。官之选举必由薄状,家之婚姻必由于谱系。”[1]在这个群豪叱咤风云的时代,士族排斥庶族,从婚姻上即可看出一二,种种界限犹如鸿沟,难以逾越。士族豪门自视高贵,决不容许自高贵的血统中融入庶族血液,从而试图牢牢地把握着政权。
         古语有云:“士庶之别,国之章也”[2]、“士庶之别,实自天隔”[3],士族自视身份高贵,不愿与庶族通婚,若有士族与庶族通婚,即使士族就任一般由庶族人所担任的官职,都会受到排挤和嘲讽,此种现象谓之称为“婚宦矢类”。士族统治的核心是建立以血缘为基础等级制,他们的婚姻也被这种等级制操控。士族与寒门之间的通婚,在那时来看,被称为是大逆不道的丑行。婚姻都要在家世相称的家族间举行,如果有类似士庶通婚的征象,就属于“婚宦矢类”,结果相当严重。史载南朝时期官员王源把女儿嫁给富商,但大臣沈约经过调查与研究,发现了其中所谓“败坏人伦”的现象,认为士庶通婚其性质恶劣至极,必须予以重惩,于是遂将王源开除出士族队伍。仅仅是一桩婚姻,就在当时足以横招非议,不难看出,士族门阀对其士族与寒门通婚的摒弃与厌恶。
         三、士族门阀间的政治联姻
         “魏立九品,置中正,尊世胄,卑寒士…适及论婚之际,门户逐隔。”[4]士族既然依照家世和血缘确定官位,就不能不在文化和婚姻上都保持高度的排他性,社会和婚姻的阻隔使士族成为一个排他性的团体,而他们内部彼此攀亲。
         再看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士族门阀,因出于结盟、笼络等目的,诸家族之间经常进行政治联姻,以此达到维系自身统治、达到单方或双方的利益。

《世说新语·雅量》载:“郗太傅在京口,遣内生与王丞相相书求女婿,丞相语郗,信君往东厢任意选之。”[5]郗鉴选中了王导侄王義之,嫁女与焉。因为郗、王二族关系交好,所以郗氏求女婿于王氏一族,而他首先是选定琅琊王氏这一家族,然后才在王氏家族范围内选女婿。这就是说,士族门阀的婚姻先是求族,然后择人。郗、王二族以政治利益相近而交好婚姻的事,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特定的条件下涌现的。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若二族利益一旦相矛盾,其家族之间即会渐趋疏远,甚至出现嫌隙。
         四、士族门阀内部亦是等级制婚姻
         魏晋南北朝时代,士族之间也是实施严格的身份内婚制。“身份即指出身和社会地位,而身份内婚制,则指只在社会地位大致相当的家族群体内部实行通婚的一种婚姻制度,如士庶不婚就是身份内婚制的典型表现。这种婚姻制度最突出的特点即在于讲究门第相当”[6]士族婚姻,注重门第,成为鲜明的时代特色,即士族门阀高门之间亦有等级之别。史载梁武帝竟然因谢脁家族势力门单而毁弃婚约,将公主改嫁给武将张弘策之子,继而又许配给琅琊王氏中显贵的一支。据《新唐书杜兼传》记载:“民间修婚姻,不计官品。而上阀阅,我家两百年天子,顾干及崔、卢耶?”[7]这是唐文宗欲将公主下嫁士族时曾发出的感概。这也透露出,各士族门阀因其自身利益,在选择婚姻对象时,往往更加重视其背后的士族门阀的力量,即使是皇族也不例外,都想朝着强强联合的趋势发展。
         五、落日的骄阳,不败的痕迹
         回眸历史,士族门阀统治的兴起也并非一帆风顺,历史上它曾和皇权进行过“生死决斗”,士族门阀若要想意气风发的统治,首先要挫败皇权的反抗,士族门阀与皇权之间的政治斗争,那便是“青龙”与“白虎”之间的战争,在婚制上也有所体现。“士族与皇权的共治,是一种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呈现的产品。其存在是暂时的,它来自皇权政治,又逐步归于皇权统治。”曾经的士族门阀有它的鼎盛时期,在一定的时期内,它甚至可以与皇帝的纳后。皇帝纳后而咨之于当家当权士族门阀,必须经士族门阀一致推举,才始成婚姻。据《孝武定王皇后传》记载,孝武帝欲纳王蕴之女为后,纳后之事,得到了当时以桓冲与谢安为代表两大家族的支持,即史载“玉蕴地望,可与国婚”。这也在另一个层面反应出了即使在古代皇权独尊的大势下,这个时期的士族门阀统治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连皇权也不例外。
         仇鹿鸣说:“君子之泽,三世而斩。”[8]士族门阀也不能在胜利的巅峰永久地驻留,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势力像沙漏里的沙一样,在渐渐的流逝。
         在南北朝后期,门阀制度已显露出衰败,到了唐代前期,唐太宗通过修《氏族志》,就是企图重新建立一套新的门阀制度。后来武则天又通过高宗下诏修改《氏族志》为《姓氏录》,其目的同样也是试图将当朝新贵及崛起的寒门庶族的地位抬高并固定下来,逐渐削弱以关陇门阀士族为代表的权势。士族门阀统治的时代一直延续到了唐末,士族门阀终于在社会上消失,门阀轨制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自此,中国历史上“取士不问家世,婚姻不尚阀阅”[9]的时代开始了。
参考文献
[1]龚远生,李艳艳《宁都县民间现存谱碟》
[2]李延寿:《南史》卷23《王球传》,中华书局1975年,第630页
[3]沈约:《宋书》卷43《王弘传》,中华书局1974年,第1318页
[4]《中国婚姻史稿》,第56页
[5]《世说新语·雅量》
[6]金仁义《东晋南朝国婚初探》2011年第1期
[7]《新唐书·杜兼传》
[8]仇鹿鸣《魏晋之际的政治势力与家族网络》
[9]郑樵《通志》卷25《氏族略第一》.

作者简介:吴伟鑫(1998.04—),男,甘肃天水人,现就读于兰州城市学院文史学院历史学系。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