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真人秀《奇遇人生》的叙事策略研究

发表时间:2019/5/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8月26期   作者:刘庆
[导读] 叙事策略的构建和运用是一档节目的基础。《奇遇人生》以其成功的叙事策略在诸多综艺节目中脱颖而出,以其思想性、娱乐性和艺术性构建起广泛的心理认同,赢得观众认可。本文从叙事的风格特征、叙事的表现手法和叙事的镜头语言三大方面对纪实真人秀节目《奇遇人生》进行分析
(山东师范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山东 济南 250014)
摘要:叙事策略的构建和运用是一档节目的基础。《奇遇人生》以其成功的叙事策略在诸多综艺节目中脱颖而出,以其思想性、娱乐性和艺术性构建起广泛的心理认同,赢得观众认可。本文从叙事的风格特征、叙事的表现手法和叙事的镜头语言三大方面对纪实真人秀节目《奇遇人生》进行分析,探索其成功的叙事策略,进而为国内综艺节目的发展提供些许参考。
关键词:奇遇人生;叙事策略;真实;情感

 
         一、叙事的风格特征
         (一)真实化
         相对于传统真人秀节目过度注重“秀”的成分,强调节目内容的娱乐性,《奇遇人生》则更注重“真”的成分,强调节目内容的思想性。节目首次采用“纪录片+综艺真人秀”的形式,以真实电影的拍摄方式记录旅程点滴,力求展现嘉宾最真实的生活状态,实现了“真”与“秀”的平衡。比如在节目的第一期中,嘉宾小s在寻找丢失的小象过程中意外看到“非洲象惨遭猎杀”的景象,小S看到这样的画面难掩内心的震颤失控大哭,而镜头也将她这种真实反应记录下来。这种真实性带来的独特的“体悟感”让观众在观看节目时不自觉的对照自己的人生经历,深刻体会到嘉宾小s内心的痛苦,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使观众对保护野生动物有了更多的反思。
         (二)平实化
         不管是歌手、演员亦或是主持人,在节目中都被还原为最平凡的普通人。他们卸下“光环”,像普通人一样默默讲述他们的故事,回忆他们独特又真实的人生,营造了一种平等的对话与交流模式,形成了平实化的叙事风格。比如在《奇遇人生》第9集,赵立新和白举纲都不约而同的提到“快乐从何而来”的问题,涉及到关于“我们如何自处”“如何满足自己的内心”的思考,从而用这些人们共有的困惑与观众建立平等的交流关系,引发观众精神世界的情感共鸣。导演赵琦认为“人生没有白活的”,不管是明星还是普通人,都是一座丰富的待挖掘的宝藏。在他看来,镜头下的任何一个人都有他的可贵之处,有他表现之下值得人思考的东西。
         (三)温情化
         在《奇遇人生》节目中,嘉宾卸下包袱,抛开繁杂日常,抵达一直向往却未曾实现的“诗与远方”,通过温暖的故事表达自我的探索和思考,使节目在整体上呈现出温情化的叙事风格,让观众在看节目时感受到深厚的人性内涵和独特的人文气质。在第四集毛不易走进养老院跟随音乐治疗师一起探望临终老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便能体会到音乐治疗师和歌手毛不易内心对病弱老人的关怀。节目所传递的这种温情跟人们普遍认可的的价值观相契合,这让节目更容易触动观众心灵,同时也能使节目本身更具情怀和情感魅力。
         二、叙事的表现手法
         (一)悬念的设置
         在叙事学理论中,悬念是叙事结构的重要一环,同时也是节目中常用的一种表现手法。巧妙的运用悬念亦能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增强故事的生动性,激发观众的观看兴趣。如在第三期节目中,窦骁和阿雅带着满心期待来到印尼想要登顶查亚峰,但过程中却发生各种意外,首先是阴雨天气使团队被困在山下,其次是高海拔环境带给嘉宾强烈的高原反应,这些逐次出现的“意外”便自然形成了“他们能否成功登顶”的悬念。这些悬念一方面会迫使观众将自己置于现场环境中,使观众产生与节目中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之感,从而最大限度的吸引观众,另一方面也能使节目摆脱平淡叙事,增强故事的生动性。
         (二)冲突的生成
         一是人与环境的冲突。在《奇遇人生》中,明星会离开自己所熟悉的生活环境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这就形成了人与环境的冲突。二是人与人的冲突。

在节目中涉及到了包括主持人、嘉宾、同行人以及现场导演、摄像人员在内的诸多人物,他们覆盖了各个年龄层次、有不同的价值观念和性格特征,也由此产生了不同人物之间的冲突。三是个人与自我的冲突。黑格尔认为,“冲突是人物性格在某种具体情境中所遭受到的两种普遍力量的分裂和对立。”[1]也就是说特定情境会促成人物内心的分裂和对立,使人物情绪在某个时间点爆发出来,进入一种心理上的两难之境,形成个人与自我的冲突。比如,主持人阿雅在攀登查亚峰过程中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她一方面想挑战一下自己坚持登峰,一方面又考虑到自己的安全而想要放弃。她内心的这种冲突让她失控大哭,而观众也能通过镜头体会到她内心的矛盾与纠结。
         (三)细节的处理
         细节是揭示人物思想和性格的有力手段,通过细节化表达进行叙事,能够加强情感的感染力,打动观众。特别是在将人物作为表现主体的综艺节目中,细节具有更加重要的作用。《奇遇人生》节目的导演便很注意细节的处理。比如宋佳在节目中回忆起自己与父母的往事时,控制不住流下眼泪。这个时候摄像师用特写将人物脸部表情的细微变化捕捉下来,让观众感受到宋佳心理的微妙变化,极具感染力,同时这个细节也反应了宋佳坚强外表下内心的柔弱和细腻,丰富了人物性格。
         三、叙事的视听语言
         (一)空镜头
         虽然空镜头在讲故事方面没有普通镜头那般直接,但空镜头在叙事中却有重要作用。一是空镜头能起到展现自然环境、交代故事背景的作用。比如节目中出现的神秘而令人震撼的冰岛、晚霞下迷人的非洲荒野等这些画面不仅增加了节目整体美感,还能让我们了解到异域风情,丰富了节目的文化内涵。二是空镜头能体现导演对于某种情绪的暗示或是人物情感的表达,进而传达出一定的言外之意、画外之情,给人以特殊的哲学体验。比如在探访老人院的第四期节目中,有一个长达半分钟的关于树的空镜头,“干枯的树干”便是对这些生命慢慢凋零的老人的一种映射,“枝丫吐出新芽”便指音乐治疗者的出现让老人的生活有了乐趣和色彩,让他们的生命有了新的生机和希望,从而利用空镜头映射了这期节目临终关怀的主题。
         (二)特写镜头
         在综艺节目中景别的选择同样也体现着导演的这种思考,特别是特写镜头让观众产生一种生活中不常有的特殊的视觉感受,能将导演最想突出表现的部分最大限度的传达给观众。在《奇遇人生》节目中便有很多关于人物的脸部表情、手部动作以及眼睛的特写镜头,我们可以从对春夏的脸部特写中感受到她追到龙卷风时内心的激动和喜悦,观众也可以透过她充满光芒的眼睛感受她的纯真、慌张与渴望,增强观众对春夏内心世界的理解。
         (三)音乐语言
         音乐是叙事系统中一重要元素,同时也是一种重要的叙事工具,音乐在节目中的作用不容小觑。一是音乐可以作为人物心理声音,表现人物细腻的内心。二是音乐能够起到烘托气氛、引导观众的情绪的作用。三是音乐能补充画面所不能传达的意境与韵味,深化节目主题。比如在第二期结尾,当春夏说完“我们真的太着急了,我们多么想要一个结果,但我们追求的目的根本就不纯粹,我们根本没有享受这个事情”这句话时,画面中出现闪电下变幻莫测的云层的延时空镜,同时音乐声音增强,旋律拉长,使节目意境得到升华,也让人们思考春夏在追龙卷风过程中提出的关于“过程与结果”的困惑,映射“用探索世界的方式探索自己”的节目主旨。
         《奇遇人生》用成功的叙事策略讲好故事,以“纪录片+综艺真人秀”的新形式和具有人文内涵的节目内容吸引观众,达到了思想性、娱乐性和艺术性的高度统一,在“真人秀”领域树立起新标杆,为国产综艺节目的发展提供了新范本。在综艺节目日益繁杂的今天,真人秀节目要想获得良好的收视和口碑,必须巧用叙事策略,不断丰富节目内容、创新表现形式,找到“真”与“秀”的平衡,在满足大众娱乐消遣的同时满足观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才能获得长足发展。
参考文献
[1]朱光潜.西方美学史(下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

作者简介:刘庆(1996-),女,山东省德州市人,在读硕士研究生,山东师范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研究方向:广播电视艺术学。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