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的礼教

发表时间:2019/5/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8月26期   作者:黄欣杰
[导读] 《大红灯笼高高挂》是第六代导演杰出代表--张艺谋,享誉全球的一部作品。影片讲述了一个封建家庭中数位女性争权夺势,最后悲剧收场的故事,从而揭示了封建礼教对人性的压迫与摧残的深刻本质,影片看来情节紧凑,叙事流畅,构局合理,尤其是对颂莲,三太太,老爷三位角色的形象刻画更是入木三分,令人拍案叫绝。
(太原科技大学,030024)

 
         浅谈《大红灯笼高高挂》
         《大红灯笼高高挂》是第六代导演杰出代表--张艺谋,享誉全球的一部作品。影片讲述了一个封建家庭中数位女性争权夺势,最后悲剧收场的故事,从而揭示了封建礼教对人性的压迫与摧残的深刻本质,影片看来情节紧凑,叙事流畅,构局合理,尤其是对颂莲,三太太,老爷三位角色的形象刻画更是入木三分,令人拍案叫绝。
         河上萍——颂莲
         影片中的颂莲是新时代女性的代表,不仅上过学,甚至在西洋留过学。因家道中落嫁入深宅,这样一来,颂莲脑中先进的西方思想必定会与落后的封建思想产生冲突,推动整条故事线的发展。然而势单力薄的颂莲注定无法与顽固保守的封建礼教相抗衡。如同河流中的浮萍般转瞬即逝,令人咂舌,片中的颂莲总是身着一袭红衣,这红来的这红来的炽热,来的火热,也暗示着颂莲意志坚强顽强抵抗的斗争精神。然而这一抹象征着生命与希望的红终究难逃封建文化的摧残,当血红的灯笼被肃穆的灯罩封住,颂莲的境遇急转直下,尤其是在目睹三姐的死后,导演将镜头对准颂莲的脸庞,上面满是惊悚,内心已然崩溃,此刻,一段突兀的喜乐陡然响起一种充满逸殃感,惊悚气息的特写镜头,立刻被渲染出来,封建礼教彻底击垮了颂莲正如她自己在片中说:“我不知道人在这儿到底算什么,是猫?是狗?还是老鼠?”颂莲失去了自己的精神意志,她成为了一个疯子,连一条疯狗都不如的封建礼教牺牲品。片尾,颂莲不断徘徊在院中,就如同一个四处碰壁的浮萍。镜头慢慢拉成远景高大的围墙与矮小的颂莲又形成了鲜明对比,人物的无力,悲惨,故事的悲剧凸显了主题。


         笼中雀——三太太
         三太太相貌佳,会唱戏,敢爱敢恨,俨然一只高傲的金丝雀,然而将这一只雀抓入封建礼教的笼子中,她为自己吟唱的每一句都成为自己的葬歌。颂莲进门时,三太太迟迟未出现,而是通过老爷,二太太等人从侧面描写勾勒出了三太太的形象。“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导演通过这独特的创作技法,将三太太直率又有点泼辣的性格显现出来,既丰富了人物形象又舒缓了叙事节奏,,不同于二太太的老奸巨猾,也异于颂莲的顽固较真,三太太只是想平平安安地活着,可是她与高医生的私情一经揭穿,她甚至失去了生存的权利,当三太太被壮丁抓走时皑皑的大雪已然昭示着人物的死亡,封建礼教终于在此撕开了它伪善的面具,将一条鲜活的生命囫囵吞下,此时全府上下的静默更为电影营造出一种戏剧化的效果,这许许多多的看客又是封建制度的自觉维护者与监督者,正如韩寒所言:“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很容易,但是做一件大坏事却是各个部门共同努力的结果。”三太太的消亡实则是整个大院,整个社会,乃至整个时代酿出的悲剧,三太太就如同一面双面镜,我们既能看见一个生命灿烂的绽放,对于美好爱情的勇敢追求,也能看见那个时代下封建礼教的残酷无情,人们的麻木不仁。
         老大哥——老爷
         片中老爷的形象实则是封建礼教的具体化,残暴,暴虐甚至变态。宫部美雪在《模仿犯》中写道:“通过对一个人家居装饰的观察,足以推断出那个人的品行。”本片亦是如此,院子中处处是对称且狭隘的,压抑,郁闷的气氛从画面中倾泻而出,如此不自然的对称,不仅带来了畸形的美感,也暗示了老爷的封建刻板,对人的控制欲之强令人颤栗。同时,点灯,封灯,吹灯,灭灯的仪式,看似严谨,实则冠冕堂皇,这些“伪造型”“伪仪式”,恰当地暗示出老爷阴暗,卑琐,病态的心理。纵观全片,老爷的“洋教”形象始终在镜头中得以呈现,大瀑布一再迷糊老爷的身影,导演如此为之,看在虚化老爷,实化整个封建文化的影响,隐喻中午封建文化的无处不在,如同《1984》中的老大哥般让人时刻警惕。无论是颂莲,三太太或是老爷,张芝谋对于3位人物的形象刻画功底令人折服,封建礼教对于人的迫害,传统文化的劣根性也暴露无遗,《大红灯笼高高挂》作为一部享誉全球的影片的确名副其实。

作者简介:黄欣杰,就读于太原科技大学,院系:艺术学院,专业:工艺美术。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