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高职院校“以赛促学”的理性思考

发表时间:2019/5/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8月26期   作者:柯繁 付咸瑜
[导读] 为了进一步提升民办高职院校的教学效果,让学生更好的适应企业需求,“以赛促学”提供了一个新的思维和路径。本文分析了高职院校“以赛促学”的实施现状和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四川长江职业学院,四川 成都 610000)
摘要:为了进一步提升民办高职院校的教学效果,让学生更好的适应企业需求,“以赛促学”提供了一个新的思维和路径。本文分析了高职院校“以赛促学”的实施现状和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改进和完善“以赛促学”的方案,以实现高职院校办学特色化,提高教育效率,缩短就业差距的目标。
关键词:民办高职;以赛促学;对策

 
         在“以赛促学、以赛促教”的理念引导下,高职院校职业技能大赛已成为教学活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了院校之间相互切磋、比拼专业实力的平台。众多高职院校通过组织学生参加各专业的比赛,对学生的专业素养、综合素养确有实质性提升,但目前的国赛省赛相关赛制设置的合理性还有待完善。
         一、高职院校“以赛促学”现状
         1、以赛促学热度持续上涨:“工学结合”、“强化技能”是各高职院校所提倡的人才培养方向。近年来,以技能比赛促进学生技能培养、教学改革、专业内涵建设等的办学理念受到各大高职院校追捧,各高校对技能比赛的重视程度也逐步提高。为了切实提高学生技能竞赛水平,能够顺利参与到更高一级的比赛,各高职院校都积极举办校级技能初赛选拔优秀学生,有的学校甚至开设了与技能比赛相关的选修课程,以提前培养一批有兴趣且有能力参与比赛的学生。通过举办院内赛、开设相关课程等方式全面锻炼学生的专业技能及综合素养。
         2、竞赛梯度合理:高职院校参加对应的专业比赛从大体上包括由教育主管部门举办的国家级、省级竞赛;由行业协会主办的专业赛项;由大型企业主办的针对性赛事以及由其他政府部门倡导举办的各类型竞赛。其中教育主管部门举办的竞赛在高校内的认可度最高。近年来,随着国际教育交流的增多,越来越多的高职院校基于宣传提高的目的开始组织参加世界技能大赛,由于其影响范围较大,也逐渐引起各高职院校的重视。
         3、赛项丰富:《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三年规划(2013-2015年)》(教职成函[2013号]1号)和《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实施规划(2017-2020年)》(征求意见稿中指出,“保持中、高职设赛项目数大体相当。以量大面广专业为主确定常设赛项,以兼顾专业覆盖为目标确定周期性举办的轮办赛项。”随着技能大赛日渐成熟,高职赛项数量覆盖面广而稳定,各赛项均有对应专业目录,每个专业均有对应的竞赛参加,可以说是行行有比赛,人人能参加。
         4、竞赛生态链待完善:目前,技能竞赛是推动高职院校教学改革、提升教学质量和学生综合能力培养的重要因素。如果把技能竞赛看作是一个具有生命体意义的实物,我们就赋予了技能竞赛一种生态属性,生态化的技能竞赛应该满足校方、企业、学生三方需要。就校方而言,从赛事宣讲、参赛人员选拔、竞赛配套的食宿等均已形成了闭环,已相对成熟起来。但作为人才输送的企业方并未因为竞赛而挑选到令人满意的人才,同时,优秀的获奖选手的后续发酵工作还未形成生态链。这种单纯的为了竞赛而竞赛的片面追求竞赛成绩的局面导致了有限资源的极大浪费。主要原因还是不遵循生态理念的基本规律。
         二、民办高职院校“以赛促学”过程中产生的问题
         1、办学机制不同决定了教学投入不同,公办高职院校由于有国家办学补贴,在软件采购、实训室建设的投入上明显优于民办高职院校,而民办高职院校生存基本依赖于学费,在专业建设过程中,软件采购以适用性为导向,不会也不能做到软件的完全采购。

目前各层次的竞赛基本都依托于特定的竞赛软件,软件的匹配度直接导致参赛的可行性,民办高职院校在“以赛促学”过程中对于参赛项目的选择无法做到随心所欲,具有明显的局限性。
         2、公办与民办高职院校办学定位不同,学生综合能力存在差距,影响民办高职院参赛意向。尽管教育部已经将二三本、一二专合并,理论上无级差,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公办高职院校的高考录取分数远高于民办高职院校的录取分数,以四川为例,四川财经职业学院2018年最低录取分数为文科472、理科442;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2018年最低录取分数为文科478、理科424;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2018年最低录取分数为文科472、理科426。而同年民办高职院校最低录取分数线为文190、理180。虽然录取分数不能绝对说明问题,但学习起点还确有不同。而近年热行的单招从录取比例上一样能说明公办民办高职院校在生源选拔上的差距。这个差距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学生在参赛主动性上存在差异、且竞赛最终效果即获奖数量和层次也有较大的不同。
         3、就业导向下竞赛软件的适用性存疑。前文提到目前的专业竞赛几乎都依托与对应的竞赛软件,这是信息化教学发展的结果,但目前竞赛软件本身还不能100%对应学生走向工作岗位后使用的相关软件。如会计竞赛常用的用友指定型号软件,部分企业会选择使用用友的软件做账,但并非所有毕业生都最终流向大中型企业,小微企业中更多采用购买代理记账公司的第三方服务来完善公司诉求,而根据成都市代理记账协会的数据表明,不同的代理记账公司都会根据自身企业特性开发自由的代理记账软件,尤其是民办高职院的会计专业,毕业生对口的就业岗位中,代理记账公司提供的工作岗位不在少数,而现有国赛省赛赛项中无对应软件,也就无法做到通过参赛锻炼后毕业立即上岗。
         4、行业协会比赛的吸引力不足。产教融合机制下更看重行业企业的参与,而现有部分专业竞赛都是由从企业抽离初来的教育集团来承办比赛,行业直接参与的力度与预期水平尚由差距。理论上,行业协会或者直接由企业举办的比赛具有更高的实操性,更能检验学生能力与市场实际需求间的匹配性,但又因为赛事级别的认可问题不能得到全部学校的响应,导致其吸引力远赶不上由教育主管部门举办的比赛。
         三、民办高职院校“以赛促学”的建议及对策
         1、合理选择赛项。民办高职院校在进行“以赛促学”的过程中应根据自身学校与专业的实际情况选择行业认可度更高,更接近学生实际工作环境的赛项,以确保有限的资源能用在刀刃上,一窝蜂的赶热度,求大求全的参赛反倒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2、竞赛课程深度融合。通过选定专业赛事,修订课程大纲,将课程内容与比赛项目相结合,使课程内容为竞赛服务,同时利用比赛的竞技特性反哺课程学习,强化相关知识点,最终提升课程整体学习成效。
         3、根据学生特点设计校级比赛。可根据专业情况引入企业赞助校级竞赛,将校级竞赛内容搭接行业协会竞赛或者省赛国赛,既可提前做选拔,同时又能做到竞赛的全覆盖。需强化学生对于校级比赛的认可度,可尝试通过学分置换、奖励等手段提升学生认可度和参与度。
         4、逐渐降低竞赛中的软件依赖度。对于多数专业而言,动手能力不等于在电脑软件上的操作能力,因此在赛事进行设计的过程中,可更多的考虑加入关于大学生思考能力的板块,并提升该部分的权重,逐步改变现有“竞赛即软件”的态势。
参考文献
[1]叶善椿,高职院校开展技能竞赛的意义与建议,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15年第12期.
[2]付云,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赛项研究,职业技术教育,2017年36期.
[3]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关于征求《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实施规划(2017-2020年)》意见的函[Z].教职成司函[2016]99号.
[4]蒋新萍,基于职业教育生态观的高职院校技能竞赛,教育与职业,2014年.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