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商的相关研究进展

发表时间:2019/5/8   来源:《基础教育课程》2019年6月11期   作者:刘彦汝
[导读] 乐商作为一个可能影响到个人的发展的因素,对它的研究显得尤为必要。
        刘彦汝(天津体育学院  天津  301617)
        摘要:乐商作为一个可能影响到个人的发展的因素,对它的研究显得尤为必要。通过查阅相关文献,归纳整理了乐商相关研究:乐商越高的个体其未来的经济收入越高;乐商高的个体其心理健康水平和生理健康水平较高;乐商高的个体其获得的社会支持较多。乐商的测量大多数使用《归因风格问卷》,但其对乐商的内涵测量不全面,且本土化的测量工具不够完善;乐商变化的生理、心理机制尚不明确仍需进一步研究。
        关键词:乐商;主观幸福感;生活满意度
        中图分类号:G62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ISSN1672-6715 (2019)06-225-02
        引言
        趋乐避苦是人类的本能,快乐是我们终其一生的追求。而现实生活中总会看到有些人经常能保持快乐,也有些人却总会闷闷不乐,究竟是什么影响了人们的快乐的感受呢?这是不是个人层面上积极特质的差异呢?有研究者关注并提出了“乐商”(或乐观智力)这一概念,认为乐观可能是一种能力[1],对人们快乐、主观幸福感等很多方面有很大影响。但关于乐商的研究还较少,本文试图梳理已有研究,为未来探明乐商的生理和心理机制做铺垫。
        一、乐商的界定
        乐商(Optimistic Intelligence Quotient,OQ)或乐观智力(Optimistic Intelligence)是指人乐观的能力, 它既包括一个人乐观水平的高低,也包括个体从所经历的消极事件中获取积极成分(或力量)的能力,以及影响或感染他人的能力。
        乐商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快乐的阈限水平,即个人的乐观、快乐程度,而这方面的个体差异主要来自于个体内部神经生物学结构的不同;二是个体促使他人变积极的能力,即乐观感染力,这也是乐商的重要成分,体现了乐商在人际关系中的重要作用;三是最大化体会积极事件愉悦体验的品味能力;四是从负性事件中挖掘积极力量的乐观理解力[2]。
        二、乐商的测量
        目前测量乐商的工具较少,主要使用的是Seligman 及其同事开发的《归因风格问卷》(Attributional Style Questionnaire,ASQ)。ASQ 的核心就是测量个体对积极和消极事件归因的三个维度:内在的与外在的、稳定的与不稳定的、普遍的与特定的。但该问卷对“影响他人变乐观的能力”方面的内涵尚缺乏有效测量。
        任俊编制的《大学生乐商问卷》有四个因素结构:快乐指数、积极事件的快乐体验力、消极事件的快乐体验力以及快乐感染力。信效度检验显示该问卷具有较好的信、效度[3]。任俊、叶爽和朱琼嫦编制的《中小学生乐商问卷》包括四个因素结构:快乐阈限值,品味能力,乐观感染力,乐观理解力。信效度检验显示该问卷具有一定的有效性和可靠性[4]。
        三、乐商的相关研究
        “乐商”近几年才被研究者提出,但作为乐商主要成分的“乐观”早已引起了国内外研究者的关注。相关研究表明乐商水平高者通常活泼开朗、积极外向,拥有较多的朋友等,乐商与个体的经济效益、学业成绩、婚姻幸福、健康状况等联系密切。


        1. 乐商与经济水平
        Denier 等人于2002年对大学生进行19年的追踪调查发现,大学时的乐观水平与个19年后的个人收入呈正相关[5]。Graham 等人[6]和Binder[7]等人分别对俄罗斯居民和英国家庭成员的纵向追踪研究,发现乐商水平与其多年后的收入水平呈正相关。
        2. 乐商与健康水平
        高乐商有助于生理健康水平。Amen等人对美国老人进行追踪研究,发现老人的免疫系统活动情况与乐商水平显著正相关[8]。Segerstrom和 Swphton对大一学生进行调查发现对未来乐观预期水平越高其细胞免疫水平也越高。
        高乐商有助于心理健康水平。麦祖利斯等人通过元分析研究人的解释风格和抑郁水平发现,乐商水平与心理健康水平存在正相关关系。研究还发现高乐商的个体,爱情更幸福,婚姻更美满,生活也更幸福。国内相关研究也呈现出一致结果。教师的乐商、品味能力和主观幸福感之间正相关性显著,品味在乐商和主观幸福感之间起中介作用,乐商对个体的主观幸福感水平起预测作用[9];王保健和贾祥林的研究发现心理韧性在乐商和主观幸福感[10]、生活满意度[11]的影响中起中介作用。
        3. 乐商与社会支持
        乐商高的个体具备一种典型的外在表现形式“杜乡微笑”( Duchennesmile) 。高乐商的人会具有更多的杜式微笑,而微笑本身可能就是一种协调人际关系或寻求社会支持的有效方式。Stillman 等人研究中发现,同样的内容当一个人和其他人在一起时,他会微笑得更多,而当仅有他一个人时,则微笑得相对较少 (Stillman,Baumeister, & DeWall, 2007)。脑科学的研究发现,杜乡微笑可激活某些跟快乐有关的大脑皮层,如果有意识的移动杜乡微笑所用到的两组肌肉( 嘴角附近的颧大肌与眼睛周围的眼轮匝肌) ,即使笑容并非由衷而发,亦可带来快乐的感觉[12]。
        四、研究展望
        1. 乐商变化的神经机制和心理机制。
        乐商能影响人的未来发展命运。只有明确乐商变化的神经和心理机制,才能更有效地解释和预测与乐商相关的一些现象,甚至通过心理和生理机制的改变来提高人的乐商。但目前对于乐商变化的心理机制和神经机制尚不十分明确,因此加强该方面的探索也是今后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
        2. 乐商的测量方式不够丰富和完善。
        乐商的有效测量是研究乐商的基础,而目前关于乐商的测量主要使用的是《归因风格问卷》(ASQ)。但该问卷中并为设计乐商中“影响他人变乐观的能力”这一方面的内涵的测量。国内虽然也有研究者编制了《中小学生乐商问卷》、《大学生乐商问卷》,但对于中小学生、大学生以外的群体仍没有合适的测量工具。因此测量工具的丰富与完善将会是今后研究工作的一个重要方向。
        参考文献
        [1] 任俊,彭年强,罗劲.乐商: 一个比智商和情商更能决定命运的因素.心理科学进展,2013,21(4):571-580
        [2] 任俊,杨滢晖. 乐商:打开积极教育的钥匙[J]. 辽宁教育, 2013(7x):39-40.
        [3] 任俊,彭年强. 大学生乐商水平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 中国特殊教育, 2014(3).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