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舞蹈剧场中的“符号”—《左右》荷兰舞蹈剧场

发表时间:2019/5/8   来源:《基础教育课程》2019年6月11期   作者:杨楚晨
[导读] 20 世纪20 代70 到年代之间,新一代舞蹈大师们对舞蹈所关注的问题在不断变化,由此使得新的舞蹈形式和舞蹈技术层出不穷。
        杨楚晨(天津体育学院  天津  301617)
        中图分类号:G62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ISSN1672-6715 (2019)06-043-01
        一、“舞蹈剧场”的由来与界定
        20 世纪20 代70 到年代之间,新一代舞蹈大师们对舞蹈所关注的问题在不断变化,由此使得新的舞蹈形式和舞蹈技术层出不穷。20 年代,思考“我们应该如何跳舞”,于是诞生了格雷姆技巧、林蒙技巧、尼古拉斯技巧; 五六十年代,再次驻足返回去寻找“什么是舞蹈”,出现多种舞蹈形式状态—“纯舞蹈”、“生活舞蹈”、“概念舞蹈”、“发生艺术”、“行为艺术”等被认为是“非舞蹈”; 70 年代,由皮娜?鲍什发问“为什么要跳舞”,产生了“舞蹈剧场”。舞蹈剧场一词最早是由皮娜?鲍什的恩师库特?尤斯在20 世纪 20 年代开始使用的,旨在缔造一种古典芭蕾与新舞蹈的联系,并且能够完美表达剧情的舞蹈。不过,真正使“舞蹈剧场”这一概念变得丰富多彩与有意味的还是皮娜?鲍什。
普遍来讲,舞蹈剧场摒弃了古典芭蕾意义上的美学,它展现给观众的东西不一定要是“美”的(甚至是丑的);它很少去讲述一个连贯的故事,而是使用近乎蒙太奇的手法将一些碎片化的场景拼贴在一起,以表达一个完整的主题。
        二、“剧场符号学”在舞蹈剧场中的发展
        “剧场符号学”是一门研究“意义”是如何藉由舞台空间生发出来的学科。符号学产生于 20 世纪,因索绪尔语言学的洞见,符号学很快和其他文化表现领域交互应用。“剧场符号学”运用索绪尔语言学中所提到的“能指”( Signifier) 、“所指”( Signified)
        和“指涉物”( Referent) 等概念,并对大量语言学相关概念进行翻译和改编,用来描述和解释剧场。一般认为,剧场中符号所具有的“可变的品质,证明了剧场符号的流动性与多功能性。流动性意味着舞台上的符号并没有被原所属世界所捆绑。剧场的多功能性说明一个事情,即特定的符号可以在演出中实际改变其功能。

”剧场符号与生俱来的这两种特性致使“是否有可能用结构的方式体系化剧场符号,以应付包罗万象的范畴”的发问。最早试图将剧场符号体系化的是波兰学者科赞,之后他的模型被其他的学者所采用,但基本没有太大变化。根据科赞的说法,剧场符号若不是演员相关,就是空间相关。
        三、“符号”在《左右》中的运用
        从作品的开端,并无一人直面对观众,演员身体或左或右侧身地站立在舞台上,上身微微前屈典型地现代舞风格。舞团所有的舞蹈演员都经过专业的古典舞训练,拥有过硬的芭蕾功底,但是他们却放弃了演绎浪漫唯美的古典芭蕾,丝毫不拘泥于传统,而是勇于探索全新的舞蹈形式和技术,以充满现代意识的身体语言展示深刻的思想内涵,积极的向全世界展示着其前卫新颖的舞蹈理念及充满探索性、实验性的作品。服装与一般舞蹈表演作品不同,《左右》的服装西服样式,演员统一穿着白色休闲鞋。中间七个舞段,有群舞、双人舞、组舞、每个片段看似没有关联,其实一直是在表达左与右的关系,它们既是对立的同时也是统一的。有几组的双人舞的动作、方向、行进路线完全一致;也有几组双人舞是相反的,其中最为明显的是同时两组人在跳,一组面对观众在舞台的前区,一组却背对观众在舞台的后区;通过干净、利落的群舞动作来表达统一性。更深层的意义,像是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左与右”,事事具有两面性,或好或坏,或对或错,我们都应当乐于接受,就像演员们时不时的鼓掌。
        《左右》的表演常常是碎片式的、,以极其自由的表达手段给予观众真正切近的感受,在作品中,看不到有关与古典芭蕾任何具有技巧性的动作,熟练的运用现代舞动作和大量生活动作,却能让观众直面感受到演员的爆发力、肌肉控制力。同时在作品中运用默剧的表现形式、只需要通过肢体就可以明了的表达清楚意思。同时演员可以发出一些声效来辅助表演,演员便是通过默剧到最后的进一步释放动作。笔者认为,《左右》的舞台设计是荷兰舞蹈剧场有别于其他舞蹈剧场的一个绝妙之处,并形成独具荷兰舞蹈剧场别具一格的风格特点。将舞蹈动作、生活动作、默剧表演以及画外音等形式与音乐有机融合在一起,特别是在中间的碎片式表演轻快的音乐将将放松感、愉悦感带给观众。和我们平时习惯的舞台不同,演员会根据不同的舞台装置变化、动作质感及内心世界的情感迸发而表演。如同,舞蹈灯光的设计与我们常见的舞台灯光就不一样,灯光是随着作品的需要,或上或下。每当灯光向上,舞者冲到舞台前区就会有沉重的呼吸声,随之嘎然而止。这种强烈地对比,更加引起观众的共鸣。
        四、结语
        随着舞蹈剧场中“问题意识”的不断转换,高度抽象的现代叙事剧场需要借助一定的分析方法,对剧场中的“意义”部分进行分析解释。剧场符号的“体系化”以及剧场空间中多种视听符号的“交互”作用充当了这种媒介,通过对剧场空间中文本意义和社会意义的解构和传达,通过对变动和交互中的剧场符号的分析,使作品意义的生成过程变得有迹可循,也使舞蹈剧场的阐释更为丰富立体。特别是在某些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中,作品旨在传达的社会话题反思,透过身体和多种符号的交互建构,实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感召力。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