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与右的对话

发表时间:2019/5/8   来源:《基础教育课程》2019年6月11期   作者:董晓彤
[导读] NDT——荷兰舞蹈剧场的《左右》是由Alexander Ekman编导,I团进行表演的以“平衡、对称”为主题的舞蹈作品。全剧是由七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舞蹈片段组成,将“左右”这一主题集中呈现。
        董晓彤(天津体育学院  天津  301617)
        中图分类号:G62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ISSN1672-6715 (2019)06-001-01
        NDT——荷兰舞蹈剧场的《左右》是由Alexander Ekman编导,I团进行表演的以“平衡、对称”为主题的舞蹈作品。全剧是由七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舞蹈片段组成,将“左右”这一主题集中呈现。
        一、人物形象的对比
        《左右》的群舞和独舞可以说是“丑”与“美”的两极,与一般作品不同,该作品的主要表现重心放在群舞部分上,独舞演员则以一种抽象的方式由舞台的后方似慢动作般缓慢绕走到前方。红色的长裙和缓慢高雅的走姿与群舞演员灰色长裤和外套、夸张滑稽的动作形成鲜明对比。独舞的动作和节奏完全不受音乐和群舞演员的影响,似乎他们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如果说群舞的舞姿和服装不同于传统舞蹈般优美动人,是丑陋的,那么独舞始终不变的节奏和姿态则是美的象征,这种强烈的对比必定有编导想要强调的深层内涵。群舞的表演中有大量的夸张、变形后的芭蕾语汇,相对于传统芭蕾来说,它着实不够优美,这不由得让人想起荷兰舞蹈剧场的创始人依利?基里安曾说过,“以古典芭蕾舞者的身体条件,现代舞者的思维观念和身心开放将当代芭蕾融会贯通。”以当代芭蕾为起点的荷兰舞蹈剧场,即使现在早已不局限于创作当代芭蕾作品,也一直延续着最初的创作精神。没有什么比两组对比鲜明的人物形象更能直接的维持整部作品的平衡了。试想一下,如果只有一群“疯狂的”群舞或者只有一个或多个“理智”到极点的角色,那么再精彩的动作,再高超的技巧,也难免不会让人感到作品的冗长和乏味。编导想要在作品中强调的当代舞蹈就是要突破传统,追求创新,除了在动作、调度上设计的有别出心裁以外,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更能直接表现他的思想——对称和平衡。
        二、音乐的对比
        《左右》的音乐有两种前后截然不同的风格。在第一段舞蹈片段中,是悠扬、平静的复古式旋律,音量很小,营造出了一种无伴奏的效果,舞者的脚步声和气息声都能清晰的听到。第二段舞蹈中,音乐变成了有些幽默的类似芭蕾舞曲的钢琴曲,中间也穿插了旁白。这两种不同的音乐风格形成鲜明的比较构成了表现舞蹈的节奏和主题。第一段中为了突出演员静态的造型和动态的爆发力,以及队形的变化、动作的连接,选用了这种几乎听不见的音乐。

现代舞的作品中有许多也是无音乐伴奏的,那么为何《左右》不采取无伴奏的形式而选择了这种微弱的旋律呢?假如仅仅是舞蹈表演,没有音乐的情感渲染,无论舞蹈的技巧是何等的高超,相信带给观众的感受仅仅是视觉上的,没有丝毫的感染力,不能引起观众情感上的共鸣。音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舞蹈表演的灵魂所在,因此,编导并没有像先前的作品一样,直接去掉音乐,用纯舞蹈的形式展现,因为只有把作品当做一个整体,让前后的音乐形成鲜明的对比,才能完整的表达编导的思想。
        三、动作的对称
        《左右》的很多动作和队形都是左右对称的,以第一段舞蹈为例,一开场就可看见演员是以向左或向右的站立姿态,他们身体僵硬、头向前抻、目光呆滞,仿佛没有灵魂的空壳。就这么站了将近1分多钟,突然在呼吸声中有了些许变化,是不规则的造型变化,接着又恢复了刚开始的站姿,整个第一段舞蹈就是这样重复了几次对称——不对称——对称的变化。直到第一段的结尾,全部演员程一横排,整齐地向左右摆动双手向前迈着大步走来。这种由后向前最能体现出强劲的力量来,因为此时演员的身体及所有力度都可进行直截了当的表达,与先前的,向左、向右的来回穿插完成的队形调度的变化形成强烈的对比和互补,形成了机构上的平衡。编导遵循“对称”的审美规律,在看似杂乱的动作中有对称的规律。对称能产生整齐、稳定的形式美,但严格的对称也容易造成呆板。巧妙运用于对称中求不对称的艺术手法,满足了人们有变化的心理需求。有秩序而无变化,结果是单调而令人厌倦;有变化而无秩序,结果则是杂乱无章,把握两者的关系选取一个适当的量度,则是塑造和协调一个完整而又变化有序的内部空间的重要因素。
        四、节奏的变化、对比
        演员对节奏的把握相当精准,节奏的变化是通过演员的呼吸声、脚步声、叫喊声、响指来给以一定的指挥的。节奏大起大落,有明显的忽快忽慢的变化,快节奏的动作过后,必然是静止般的慢动作,具有明显的轻重、缓急的对比。《左右》就以这样一种刚与柔、快与慢的节奏穿插变化来维持舞蹈的平衡。在作品《左右》中,有静止就必然会紧跟大幅度的、具有爆发力的运动,这样强烈的对比强化了舞蹈的“戏剧性”冲突,同时,这种处理不仅使整个舞蹈动作处在平衡的状态中,也使舞者的身体节奏维持着自然的平衡。
        五、结语
        舞蹈本就是人的天性,是我们宣泄情绪的最好的方式,现代的舞蹈作品,有太多为了炫技而充斥了大量的高难度技术,一再地违背人体的规律去做高难度技巧。正如美国现代舞奠基人韩芙莉所说说:“舞蹈艺术必须从理性上认清自然规律,才能完成实践的成熟与发展。一切运动均是“平衡—失衡—平衡”的流程,而这一普遍的平衡法则正是舞蹈赖以发展的契机,它可以是舞蹈反映的内容,也可以创造出各式各样的形式。《左右》虽没有太多令人惊叹的技巧,却是通过服装、音乐、动作和队形的对称来追寻人们原始的审美倾向,给人以乱中有序的视觉感受。对称之美源于自然,我们的人体就是最完美的艺术作品,编导通过人体来表现对称的哲学,也是美的天性使然,更是对于自然的崇尚,这也是现代舞一贯的宗旨。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