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评估在社区压力性损伤中的临床应用

发表时间:2019/5/7   来源:《药物与人》2019年1月   作者:徐春
[导读] 探析疼痛评估在社区压力性损伤中的临床应用效果。

上海市浦东新区泥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彭镇综合病房 徐春

        【摘 要】目的:探析疼痛评估在社区压力性损伤中的临床应用效果。方法:选取2016年5月至2018年5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收治的86例压力性损伤患者,所有患者均给予疼痛评估,分析疼痛评分与压力性损伤程度的关系及疼痛评估的临床应用价值。结果:轻度危险、中度危险、高度危险不同组别疼痛评分相比差异显著(P<0.05),即患者疼痛评分与压力性损伤严重程度存在正相关性。结论:压力性损伤患者病情严重程度与疼痛评分存在正相关性,医生可根据疼痛评估结果指导后续医疗,以控制损伤进展,促进病情好转,值得推广应用。
        【关键词】社区;压力性损伤;疼痛评估
        [中图分类号]R4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439-3768-(2019)-01-YS

        2016年4月13日美国国家压疮咨询委员会(NPUAP)将“压力性溃疡”更改为“压力性损伤”,指皮肤或皮下软组织因长期压迫导致局部损伤,该损伤多与医源性设备存在相关性且多发于骨突处,临床可表现为完整或开放性溃疡,患者多因疼痛感诱发负面情绪,影响生活质量[1]。据相关文献报道,每年约有6万人死于压疮合并征,以压力(垂直压力、摩擦力、剪力)、营养状态、皮肤抵抗力下降为主要病因,多数患者因压力性损伤诱发精神疾病,导致免疫系统紊乱、血压上升、脑出血及消化系统疾病,为改善皮肤不良状态,医生借助疼痛评估判断患者健康状态及压力性损伤程度及进展,以期为后续医疗提供数据支持[2-3]。疼痛指患者因疾病或损伤带来的伤害性感觉,它不仅是一种复杂的心理状态,同时也是临床常见症状。压力性损伤以疼痛为典型症状,笔者于临床发现多数患者疼痛评分与损伤程度存在关联,科学运用视觉模拟评分法分析疼痛与压力性损伤的关系,可为临床医疗指明方向。本文旨在分析疼痛评估在社区压力性损伤中的应用价值。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选取2016年5月至2018年5月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诊的86例压力性损伤患者,本研究经社区医护人员共同审核通过,所有参选对象均签署《病人知情同意书》,根据创面周围有无炎症反应及全身反应确诊,排除依从性差及中途退出者。以Braden压疮评分表[4](感知1-4分、潮湿程度1-4分、活动能力1-4分、移动能力1-4分、营养摄取能力1-4分、摩擦力和剪切力1-3分)为判定依据将参选患者分为轻度危险组“15-16分”(n=27)男14例,女13例;年龄51-83岁,平均(76.5±3.4)岁。中度危险组“13-14分”(n=28)男15例,女13例;年龄50-84岁,平均(76.4±3.5)岁。高危险组“≤12分”(n=31)男17例,女14例;年龄48-85岁,平均(76.8±3.6)岁。三组患者临床资料相比无显著性差异(P>0.05)。
        1.2 研究方法
        所有患者均给予疼痛评估,运用视觉模式评分法[5](visual analogue scale,VAS)基于患者疼痛程度用0-10分表示,轻度疼痛平均值为(2.57±1.04)分;中度疼痛平均值(5.18±1.41)分;重度疼痛平均值(8.41±1.35)分。所有疼痛评估工作均由同一医疗团队两名工作人员协同完成,全面统筹疼痛评估管理工作,检查结果均一式两份,以保证研究的科学性及严谨性。
        1.3 观察指标
        以视觉模式评分法为评定标准,取一纸张并画10cm横线,0端表示无痛,10端表示剧烈疼痛,比较三组患者疼痛评分,分析疼痛评分与压力性损伤的关系。
        1.4 统计学处理
        使用SPSS19.0处理数据,并用F、 检验,P<0.05表示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轻度危险、中度危险、高度危险组患者疼痛评分相比差异显著(P<0.05)。

见下表:
        比较三组患者疼痛评分( ,分)
组别 例数 疼痛评分
轻度危险组 27 3.2±1.0
中度危险组 28 5.4±1.5
高度危险组 31 8.3±1.6
F 96.569
P 0.000
        3 讨论
        美国国家压疮咨询小组更新压力性损伤概念,指位于骨隆突处、医疗或其他器械下皮肤或软组织局部损伤,多由强烈或长期压力或压力联合剪切力所致,其中软组织损伤受制于微环境、患者自身营养状态、合并症,根据疾病分期可将其划分为Ⅰ期、Ⅱ期、Ⅲ期、Ⅳ期,其中Ⅰ期压力性损伤局部皮肤完好,指压可见不变白红斑,医生可根据局部皮肤温度、硬度改变判断病变;Ⅱ期则见部分皮层缺失、真皮暴露、浆液性水疱,创面呈粉红色或红色,病变多与潮湿相关性皮肤损伤、创伤性伤口(皮肤撕裂、擦伤、烧烫伤)、医用粘胶相关皮肤损伤有关;Ⅲ期可见全皮层缺失,但筋膜、肌肉、韧带、软骨未外露,Ⅳ期见全程皮肤及组织缺失,若Ⅲ、Ⅳ期患者因腐肉或焦痂掩盖病变组织缺失深度,可将其归为不可分期压力性损伤,以肥胖、危重、姑息治疗、脊髓损伤及营养不良者为高危人群,需要及时评估压力性损伤危险因素,给予对症治疗,同时应普及预防压力性损伤的知识及医疗措施,以帮助患者改善病症,重获健康状态。国外流行病学资料显示,长期住院病人压力性损伤发病率为3.4%,重症监护病人发病率为36-50%,国内流行病学资料显示,国民患病率达5.6-50%,长期住院患者发病率达5.7%,急诊病人发病率达20%,其中80岁以上老年患者患病率最高,医生多根据患者病情给予针对治疗(药物治疗、物理疗法、中药外用疗法、外科手术),以改善局部身体组织长期受压及血液循环受阻问题,重建局部组织功能,进而改善患者身体状态。实践证实,轻度危险、中度危险、高度危险组患者疼痛评分组间数据对比差异显著(P<0.05),即医生运用视觉模拟评分法评估患者疼痛程度,发现疼痛评分与压力性损伤严重程度存在正相关性,医生可根据患者疼痛评分预测病情进展,进而为临床医疗指明方向,以促进病情好转,减轻医患负担。许胡梅[6]运用Braden评分量表评估压力性损伤危险因素及病变程度,医生给予对症治疗及护理干预,可减轻患者病痛,提高生活质量,同时开展预防工作可降低压力性损伤发生风险,加大宣教力度,能帮助民众更好地规避及摆脱疾病困扰,重获健康身心。李云莉, 杨樱娟, 宗允[7]等学者于研究中指出疼痛评估用于压力性损伤临床医疗中,可指导医护人员开展医疗工作,促使护理干预更加人性化,运用基础护理服务和专业技术服务满足患者基本生活需求,借助敏锐的观察力及良好的沟通能力满足患者就诊需求,进而整体提升护理服务水平,平衡身心需求。此外,多数学者于研究中指出疼痛评估用于压力性损伤病患临床医疗中,根据压力性损伤病情进展与疼痛的关系,科学评估患者病情进而给予针对性医疗,充分考虑患者病情、诱发因素及危险因素,积极治疗基础疾病,重视健康教育及心理疏导,以减轻患者疼痛感,适时予以疼痛干预,可减轻病痛,改善生活质量[8-10]。临床研究发现,Ⅲ、Ⅳ期压力性损伤患者约有87.5%在更换敷料时以疼痛为主诉,84.4%的患者在休息时仍有疼痛感,其中约50%的患者在更换敷料或静息状态存在疼痛问题,18%的患者疼痛难耐,即疼痛不仅会诱发负面情绪,降低睡眠质量及免疫力,影响食欲,同时会削弱活动积极性、行走及整体生活质量,严重疼痛者可诱发恶性事件,因此需要及时予以专业看护及针对性治疗,从而获取最佳治疗效果。总之,疼痛评估用于社区压力性损伤中可指导临床医疗,值得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Zukotynski K, Curtis C, Grant F D, et al. Imaging assessment of pars interarticularis injury in young athletes with back pain: current concepts and imaging methods[J]. Argospine News & Journal, 2011, 23(1):15-18.
        [2]彭顺蓉, 蒋进. 高龄患者全身多处压疮伴持续高热的个案护理[J]. 解放军护理杂志, 2016, 33(4):71-72.
        [3]曹爱丽, 崔文芳. 浅谈术中手术患儿存在的压疮危险因素及防范措施[J]. 新疆医学, 2016, 46(11):1466-1467.
        [4]蒋宏莉, 白晋锋, 杨玉英. 体位训练预防Braden评分高度风险危重症患者压疮的效果[J]. 中西医结合护理(中英文), 2018, 4(3):100-101.
        [5]朱继忠, 刘志新. 磺胺嘧啶银软膏联合龙血竭胶囊治疗压疮疗效观察[J]. 现代药物与临床, 2018, 33(5):1216-1219.
        [6]许胡梅. Braden评分量表在神经内科患者压力性损伤预防及护理中的应用[J]. 中外医学研究, 2017, 15(22):117-118.
        [7]李云莉, 杨樱娟, 宗允. 疼痛评估在压力性损伤中的临床应用[J]. 基层医学论坛, 2017, 21(12):1563-1564.
        Elliott J, Pedler A, Kenardy J, et al. The Temporal Development of Fatty Infiltrates in the Neck Muscles Following Whiplash Injury: An Association with Pain and Posttraumatic Stress[J]. PLOS ONE, 2011, 6.
        Willis, Franziska, Kuniss, et al. The role of nociceptive input and tissue injury on stress regulation in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J]. Pain, 2017, 158(3):479.
        [10]李云莉, 宗允. 中文版晚期老年痴呆症疼痛评估量表在34例认知障碍并压力性损伤患者中的应用[J]. 上海医药, 2017, 38(21):59-60.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