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底至7月初富蕴机场一次暴雨过程分析

发表时间:2019/4/22   来源:《中国西部科技》2019年第4期   作者:李新春
[导读] 本文利用常规观测资料、数值预报产品资料、台站观测资料等对2017年6月底至7月初出现在富蕴机场的暴雨天气过程进行分析。结果表明:200hPa高空处的富蕴机场位于西南急流区内,且有明显的高空辐散抽吸作用;30日08时,700hPa和850hPa处均有明显气旋,使得低空辐合上升运动加强,为暴雨天气的出现提供了良好的高低空配置;暴雨天气出现的过程中,此时富蕴机场K指数逐渐下降,对流有效位能增加,存在对流

  新疆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富蕴机场
  1、天气实况和机场保障服务
  2017年6月30日-7月2日,阿勒泰地区出现了近8年以来,范围最广,频次最多,强度最强的短时强降水,其中富蕴机场也出现了暴雨天气,6月30日05:50开始出现连续性小雨,13:00~14:00小雨逐渐停止,17:15又开始出现小雨,这种天气一直持续到24时,30日当天的降水量达到了17.6mm,2017年6月富蕴机场共有6次降水天气出现,降水量共计33.6mm,仅30日当天的降水量将近是全月降水量的52%;7月1日08:15~08:40日富蕴机场出现小雨,当天降水量达到了6.6mm,2017年7月富蕴机场共有4次降水天气,降水量共计9.6mm,将近是全月降水量的68.8%。  
  如图1所示为富蕴机场2016~2018年逐年6月降水量和日最大降水量分布图,从图中可以看出,近3年富蕴机场6月份的降水量分别为15.5、33.6、7.0mm,其中2016年日最大降水量出现在6月24日,达到了15.5mm;2017年日最大降水量出现在6月30日,达到了17.6mm;2018年日最大降水量出现在6月4日,达到了1.6mm。由此不难看出,出现在2017年6月底富蕴机场的这次暴雨天气具有降水强度大,且出现频率低,对富蕴机场造成了影响。


图1 2016~2018年逐年6月降水量和日最大降水量分布图

  在暴雨天气出现的过程中,机场各部门全力配合,安全保障航班顺利进、出港。在降雨天保障航班的过程中,为旅客乘机提供雨伞,当日航班保障过程中,由于降雨量不断加大,对航班正常运行带来不利影响。为保障航班运行安全,机场空管、气象、保障、机坪运行等部门协调配合,在航班落地前和起飞前,为飞行机组人员提供准确的天气情况和跑道、停机坪等地面运行信息,为航班顺利起降,提供了有力的信息支持。
  2、环流形势
  2017年6月28日20时,在100hPa高空处南亚高压呈现出带状分布,其中东部地区有明显的高压中心存在,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南部地区;29-30日,南亚高压逐渐分裂成两个中心,其中位于青藏高原地区的中心较为强盛,而西部地区的中心则相对较弱;7月1日20时,南亚高压有明显的双体型特征,且东部中心强度和影响范围均高于西部。6月29日20时,500hPa欧亚中高纬度地区呈现出"两槽一脊"的环流形势,其中贝加尔湖和欧洲中部均被强盛的高压脊控制,脊顶不断向70°N以北地区延伸,其中长波槽分布在西西伯利亚到中亚地区,而槽底南伸到30°N以南地区,此时长波槽前的强盛西南气流中分布阿勒泰地区。30日08时,位于贝加尔湖的高压脊稳定少动,不利于低槽向东转移,阻碍了富蕴机场中亚低槽的北收,因上游地区低槽冷空气的不断补充,富蕴机场受低槽的影响较为明显,在加上冷暖空气的交汇,使得富蕴境内出现了明显的降水和强对流天气。6月30日-7月1日,里海、黑海到欧洲北部的高压脊强度不断下降,且有明显的东移趋势,促进了低槽向东移动,为富蕴机场暴雨天气的出现提供了有利条件。
  30日08时850hPa低空处,偏东风一直控制整个富蕴机场,再加上塔城地区西风的作用,富蕴机场上空有辐合切变线形成,触发了强对流天气,使得富蕴机场出现了短时强降雨,后期因切变线的转移,促进了暴雨天气的出现。
  3、物理量场诊断分析
  3.1热力条件
  富蕴机场暴雨天气过程出现时的冷平流呈现出东西走向,30日08时,在暴雨天气还没有出现之前,中低层的弱暖平流和高层暖平流共同影响富蕴机场,而高层100hPa主要表现为暖平流;14时,暴雨出现前1h内,800~1000hPa低空处的冷平流逐渐移动到富蕴机场,而高层300~100hPa处的暖平流在东移过程中的强度逐渐减弱,温度锋区几乎没有太大变化;20时,中低层处的冷空气东移,冷平流几乎控制整个中低层,低层主要以冷平流为主。结合K指数,30日08时,富蕴机场的K指数达到了35℃左右,对流有效位能表示不太好,具有对流不稳定条件。14时,暴雨天气出现时,富蕴机场的k指数继续维持,此时的K指数降低到32℃,富蕴机场的对流有效位能增加,存在对流不稳定能量,为暴雨天气的发生发展提供了不稳定条件。
  3.2水汽条件
  6月30日08时和14时700hPa中低空处,有一条明显的水汽输送带出现在巴尔喀什湖到阿勒泰西部地区,且从14时开始水汽通量大值区逐渐增加,此时也是最强降水时段,水汽通量大值区位置与暴雨区之间具有较好的一致性。结合相对湿度,30日08时高层的高湿区逐渐向我国中部地区延伸,而中低层的高湿区影响范围不断向西部拓宽,此时的相对湿度超过了80%。14时,高湿区几乎控制整个富蕴县,整层的相对湿度几乎均高于80%,说明暴雨天气出现时的水汽条件较为充足。
  3.3动力条件
  在暴雨天气出现的过程中,富蕴机场的垂直速度大都是负值区,有利于上升运动的发展维持;29日20时~30日02时,有垂直速度大值中心存在。700hPa以下主要为辐合区,特别是在降水较强时段的辐合中心数值在-10~-20×10-6·s-1之间。在300~150hPa高度处以辐散区为主,这种高层辐散,低层辐合的配置形式,对于上升运动的形成十分有利,进一步促进了暴雨天气的发生发展。                
  参考文献:
  [1]彭莎,齐永胜,桂园园,等.2017年6月24-25日鹰潭大暴雨天气过程分析[J].江西科技,2018,36(2):275-280.
  [2]王红燕.武宁县连续暴雨过程分析--以2017年6月23-24日为例[J].农业与技术,2017,37(18).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