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E7mRNA检测在宫颈病变筛查中的应用价值分析

发表时间:2019/4/18   来源:《医药前沿》2019年4期   作者:姚宁
[导读] E6/E7mRNA检测在宫颈病变筛查中的应用价值较高。由于本研究样本量较小,并受到样本选取限制,在今后的工作中,还需要进一步探讨证实。
(铜仁市人民医院病理科  贵州  铜仁  554300)
  【摘要】 目的:分析E6/E7mRNA检测在宫颈病变筛查中的应用价值。方法:选取本院2017年9月—2018年11月50例因宫颈疾病就诊的患者为研究对象,开展宫颈病变筛查。结果:E6/E7mRNA检测方式宫颈疾病检出率为80.0%,与病理学检查比较差异不具备统计学意义(P>0.05)。E6/E7mRNA检测方式检测宫颈疾病的敏感性、阳性预测值、阴性预测值与病理学检查比较,差异不具备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E6/E7mRNA检测方式对ASC-US分流意义较为明确,能够有效指导阴道镜的合理使用。
  【关键词】 E6/E7mRNA检测;宫颈;病变筛查;应用价值
  【中图分类号】R73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1752(2019)04-0130-01
  宫颈上皮内瘤变属于宫颈浸润癌密切相关的一组癌前病变,直接反应的是宫颈癌发病流程,从宫颈上皮内瘤病变到宫颈癌一般需要10~15年的历程[1]。这就意味早期筛查病变,及时指导治疗,强化随访管理可有效预防宫颈癌的发生。本文主要研究了E6/E7mRNA检测在宫颈病变筛查中的应用价值,详细阐述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7年9月—2018年11月因宫颈疾病就诊的患者为研究对象,在争得患者及其家属同意后,填写问卷调查资料。患者年龄为22~77岁,平均年龄为(38.1±1.8)岁。集中为性出血、阴道异常出血、下腹隐痛、白带异常。患者均为上皮内瘤变史,宫颈癌史。不包含妊娠期患者,患者取材前3天均未冲洗阴道,无阴道用药史。
  1.2 样本采集
  使用凯富普宫颈细胞收集器、RNA酶宫颈细胞保存系统保存样本,每位患者采取1份宫颈标本,在取样管内放入相应的刷头,样管内含有专门的细胞保存液,拧紧瓶盖,保温等待检测[2]。
  1.3 试验器材与试剂
  超净工作台、PCR扩增仪、核酸分子快速扎交仪(HybriMax)、离心机、移液器。E6/E7mRNA检测按照试剂盒要求开展操作,包括:细胞裂解—mRNA捕获—放大信号—底物发光反应。经过冷光仪器检测,总结其光子数。借助Diacarta贵公司计算机软件,计算转换后的判断结果。
  1.4 统计学分析
  全部数据均使用统计学软件SPSS20.0处理,计数资料为[n(%)],行χ2检验数据。设置校验水准=0.05,以P<0.05为差异显著。
  2.结果
  2.1 检出率
  E6/E7mRNA宫颈疾病检出40例,检出率为80.0%(40/50),差异不具备统计学意义(P>0.05)。
  2.2 疾病分类
  E6/E7mRNA检测方式检出慢性宫颈炎、CIN-I病症5例(10.0%),CIN-Ⅱ(Ⅲ)20例(40.0%),宫颈癌15例(30.0%)。与病理学检查比较差异不具备统计学意义(P>0.05)。
  2.3 敏感性、阳性、阴性预测值
  E6/E7mRNA检测方式宫颈疾病检测的敏感性83.33%、阳性预测值87.50%、阴性预测值30.00%,与病理学检查比较差异不具备统计学意义(P>0.05),如表所示。
  
  表  两种检测方法宫颈疾病检出情况
  
  3.讨论
  E6/E7mRNA检测方式,由于其特异性直接决定着病变排除能力,能够将多进展性的病变归入到常规宫颈病变筛查中,最大程度减少疾病程度判断误差[3]。进而避免患者在治疗阶段由过度检查、巨额治疗增加患者的痛苦与精神、经济负担[4]。通过及早发现,及时识别可消退的病变,对患者自身有较好的影响[5]。
  本文以50例因宫颈疾病就诊的患者为研究对象,经病理学检查均确诊存在宫颈病变。E6/E7mRNA检测方式宫颈病变检出率为80.0%,与病理学检查结果对比数据差异不具备统计学意义(P>0.05)。6/E7mRNA检测方式与病理学检查对比,宫颈病变敏感性、阳性预测值、阴性预测值数据差异不具备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可见,E6/E7mRNA检测方式在宫颈病变筛查中的应用效果显著。
  综上所述,E6/E7mRNA检测方式本身对ASC-US分流意义较为明确,能够有效指导阴道镜的合理使用,因此,E6/E7mRNA检测在宫颈病变筛查中的应用价值较高。由于本研究样本量较小,并受到样本选取限制,在今后的工作中,还需要进一步探讨证实。
  
  【参考文献】
  [1]吴双,朱月华.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E6/E7mRNA和DNA检测对2级以上宫颈上皮内瘤变诊断价值的Meta分析[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8,09(22):3371-3376.
  [2]张雪梅,以敏.宫颈非典型鳞状细胞诊断及分流方法研究进展[J].医药前沿,2018,18(32):4184-4186.
  [3]吴萍,王琳,张秋红,谢爱兰.宫颈E6/E7mRNA联合TCT检查在一般妇女宫颈病变早期筛查中的应用[J].中华全科医学,2018,16(02):253-256.
  [4]于露露.HPV16/18E6癌蛋白、p16/Ki-67表达与高危型HPV持续感染的关系及其在宫颈癌筛查中的应用评估[D].医药前沿,2016,14(12):1493-1495.
  [5] Li Xiaolin.The role of hrHPV E6E7 mRNA in screening and shunt of cervical lesions[D].Pharmaceutical Frontier,2017-27(07):816-818 830.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