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金华剪纸艺术 吴卉 张志翔

发表时间:2019/4/9   来源:《信息技术时代》2018年8期   作者:吴卉 张志翔
[导读] 剪纸是一种镂空艺术,也是中国汉族最古老的民间艺术之一,在视觉上给人以透空的感觉和艺术享受。金华民间剪纸在当地由来已久,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深厚的地域特色以及丰富的素材来源,在浙江省乃至全国具有一定的文
(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浙江 金华 321004)
摘要:剪纸是一种镂空艺术,也是中国汉族最古老的民间艺术之一,在视觉上给人以透空的感觉和艺术享受。金华民间剪纸在当地由来已久,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深厚的地域特色以及丰富的素材来源,在浙江省乃至全国具有一定的文化影响力。金华民间剪纸在保护、开发等领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本文建议在全面分析金华民间剪纸发展现状和问题的基础上,与现代文化与需求方面寻求突破,从而更好地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
关键词:剪纸;手工艺;非物质文化

 
        民间手工艺作为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近年越来越受到社会重视。金华浦江剪纸作为浙江传统剪纸艺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于2008年成功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金华剪纸,历史久远,民间基础深厚。至1957以前,调查者曾记述:“浙江省的窗花剪纸各地都有,以金华地区的永康、浦江、磐安,温州地区的乐清,平阳等地较多,风格各有不同,用途各异。”剪纸常见题材为花卉瓜果,鸟兽鱼虫,戏曲故事则是永康一带的拿手好活儿。浦江剪纸始于唐,其后流风遗俗不断,鼎盛于明、清时期并延及民国。新中国成立后,浦江剪纸多次参加省级以上剪纸赛事,还走出国门,在美国、瑞典、新加坡等国展出,深得外国艺术界同仁和普通市民的高度赞赏。我国农村,逢年过节喜庆之时,最喜贴窗花。结婚时贴在洞房中国民间美术与民俗是相辅相成的里的一般称为“喜花”,“喜花”变体多种多样,寄寓着人们渴望民间美术与民俗的关系是相互依存、互为表里、融汇交织幸福的深刻内涵。例如人形剪纸,有子孙延续、多子多孙之意在一起的,民间美术与民众生活的联系,民众的民间美术使用它由繁衍之神抓髻娃娃与佛教相结合。此外,还有“莲花人人”、功能和精神功利的要求,使民间美术与民俗活动密切相关“莲(连)生贵子”、“五子登科”、“生百子”、“吉庆有鱼(余)”等。
    

   民俗活动离不开民间美术,可以说许多民俗活动,都因为在逢年过节人们剪贴的则多为12生肖动物剪纸,以及各种花草,表达人民对新的岁月的美好祝愿和向往。
        改革开放后,随着科技的发展,印刷技术的革新,电脑工艺的使用,致使剪纸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剪纸艺术人才出现断档的局面。在商品经济时代,由于剪纸不能给农村妇女带来致富的机会,使原本会剪纸的妇女也放下剪刀。新时代人民的视线往往转向了经济发展和物质创造,从精神追求转向了物质需求。传统的民俗活动逐渐减少,剪纸艺术似乎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社会舞台和文化环境,失去了时代意义和存在价值,慢慢被人们淡忘了,几乎到了失传和消亡的困境。因此,民间剪纸传承出现危机。
        时至21世纪,随着商业广告,电影电视,尤其是电子媒体,高清晰电视机和计算机网络的快速发展,图像和影像充斥着整个社会,成为人们接受社会信息最为直接的媒体和方式之一。视觉文化的出现,标志着图像运用的比率已经或正在大幅度地提高,图像在传播信息、思想、情感、文化等方面,扮演了日益重要的角色,而且图像本身的类型、方式和手段也日益丰富和多样。剪纸作为一个传统艺术种类,颇具民族特色,且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现在包括产品包装设计,商标广告,室内装磺、服装设计,书籍装帧,邮票设计,报刊题花,影视等各方面都可以用到它。
        在金华剪纸博物馆中我首次看到把剪纸和家具结合,以前见到的都是独立的剪纸,所以原来屏风也可以做剪纸,折叠屏风也可以做剪纸。剪纸的形式类型多种多样,分喜花(婚嫁喜庆时装点各种器物用品和室内陈设用的剪纸)、鞋花(用作布鞋鞋面刺绣底样的剪纸)、斗香花(一种套色剪纸,多用于祭祖祭祀等民俗活动时的装饰)、剪纸旗幡(用于民俗活动中剪成旗幡形的剪纸)。以前我们认为剪纸的功能是那么的有限,原来在金华这里他们是有很多种用途的,而且应该也有很多的讲究,然后他们把剪纸变成艺术品。我在这里面看到了金华酒和金华火腿的历史,然后针对这两个特产,他们也有做相关的剪纸,当然,包括保宁门,觉得非常的精彩,希望剪纸艺术后继有人。其中一组青花的六折屏风非常精致,听说是的第一名的奖品。剪纸的颜色主要是蓝色和红色。
      

         在金华剪纸博物馆里,到处可见与时代接轨的作品。选择题材和表现形式上,许多作品真实地反映现实生活中的人、事、物,使这些作品富有时代气息。他们把剪纸同旅游、连环画、明信片、贺年卡、挂历、邮票、藏书票等结合起,让剪纸走进社区,走进中小学手工课堂,使这门独具魅力的民间艺术,更贴近生活、贴近大众。
        在这婺城的剪纸博物馆中,只消一把剪刀、一张红纸,人物、风景俱在手下有了鲜活的生命。但是,快节奏的生活、快餐式的文化消费一点点磨钝了剪刀的锋刃,红纸也慢慢褪了色彩。希望我们在闲暇时余,能静下心,去感受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
参考文献
[1]刘文淙、冉红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与开发——以宁波北仑新碶民间剪纸为例[J].宁波经济三江论坛,2019(02)
[2]闫琰.传统民间剪纸在现代平面设计中的美学体现简[J].艺海,2019(02)

作者简介:吴卉(1997.01—),女,浙江金华人,学生,本科,单位: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设计艺术分院,环境艺术设计专业;
张志翔(1995.12—),男,江苏连云港人,学生,本科,单位: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设计艺术分院,环境艺术设计专业。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