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艺术衰微原因分析与发展前景

发表时间:2019/4/9   来源:《信息技术时代》2018年8期   作者:王雨盈 赵新宇
[导读] 我国的琉璃生产自西周时期就已经开始了,琉璃与其他的艺术形式一样,是独树一帜的文化载体,博山琉璃艺术则具有较强的代表性,俗称“世界琉璃在中国,中国琉璃在博山”。中国古代最初制作琉璃的材料,是从铸造青铜器时产生的副产品中获得的,经净
(山东科技大学,271000)

 
        我国的琉璃生产自西周时期就已经开始了,琉璃与其他的艺术形式一样,是独树一帜的文化载体,博山琉璃艺术则具有较强的代表性,俗称“世界琉璃在中国,中国琉璃在博山”。中国古代最初制作琉璃的材料,是从铸造青铜器时产生的副产品中获得的,经过提炼加工然后制成。琉璃的颜色多种多样,古人也叫它"五色石"。古时由于民间很难得到,所以当时人们把琉璃甚至看得比玉器还要珍贵。《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经》里称:“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也足以体现出琉璃的崇高地位。可在当今,本应是一番欣欣向荣之景的琉璃艺术产业,为何琉璃厂老板发出“愁产品销路,愁生产成本,愁生产工艺,还愁人工”的叹息?其原因不难分析:
        一是组织分工协作水平不高,各家企业独立生产经营,产业链长且全,但各个环节基础薄弱。在原材料价格上涨,国家强制关停污染企业的背景下,中小企业将传统炭烧八卦炉改为电炉,投入了大量资金,运营成本高居不下,但却没有因此生产出更美妙的作品,反而因使用方法陌生而增加残次品。
        二是创新意识不强,与时代脱轨。琉璃作品多停留在山水花鸟方面,形式也较单一,落入俗套,很难增加产品附加值,在多元化世界竞争中处于劣势。受儒家思想影响,保守思旧,虽然在传承传统文化方面是好,但面对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各种新兴产业冲撞下,博山琉璃固守成规,缺乏变通与尝试,甚至上个世纪的传统花球和料兽还占据一定市场,其被时代抛弃只是时间问题。
        三是人才培养体系不够完备,传统从业人员主要靠家族传承和师徒传承方式学习,工厂老龄化问题严重,而老人对现代技术手段与时尚潮流有一定隔阂,创新意识不足,工业化生产模式使传承方式发生改变,加上从业的多样化,年轻人不愿吃苦受累的进行琉璃生产,学徒越来越少,技艺本身受到市场冲击。这趋势严重打击着年轻人学习的积极性,甚至出现后继无人的危机。琉璃厂多以涉及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外人拍照学习,还有传男不传女的歧视,加上之前多有大学生来了解一下情况就走,师傅们对外来实习者态度冷淡,学者不能真正得到技法上和配方上的传授。
        四是琉璃制作工艺的复杂性与不可控性,使其不能机械化生产,博山琉璃界有一句俗语“一身牛虎力,反被琉璃欺”,这说明对于生产师傅来说,必须要有一定的悟性与天赋。每一件都融入艺人的智慧与汗水,产量也因此较低。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琉璃作品,它们在火里像一个个苏醒的小精灵,按照自己的气息流动与交融。琉璃从进窑的那刻起,就开始了一场赌博,放进去的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原料,拿出来的或是美妙的艺术品,亦或是一堆碎垃圾。究竟结果如何,干一辈子的老艺人也说不清楚。正是这种变幻莫测的个性魅力引诱着一批收藏者,使琉璃产业在落没中孕育着希望。


        提起陶瓷,想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英文china代表着其中国名片的身份象征,在青岛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上,更是采用博山的花青瓷,让淄博博山在世界眼中大放异彩。但是与陶瓷相似的琉璃艺术,原本是多么辉煌高贵,在逐渐发展中落没,甚至问一个山东人,他都有可能不知道琉璃是什么。在这个严峻的形式下,我们必须考虑一下该如何拯救这项美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政府支持是一项重要措施,提供财政帮助,对琉璃艺术进行展览,吸引不同层次、行业的人员关注,可以根据不同人的性格进行细致服务,如高档收藏品、微小精致的小饰物等。中华陶瓷琉璃文化创意园——一个足以撼动全国陶琉文化的集产品研发设计、现场制作、展览展示、文化旅游、技术合作、教育培训于一体的新型娱乐休闲中心在淄博落幕。文化创意园总占地50000平方米,充分融合了传统、现代与古典元素,是目前全国规模最大、功能最全,档次最高的弘扬中国陶琉文化、推介企业和大师品牌的重要平台和窗口,对进一步弘扬淄博陶琉文化,推动文化名城建设,具有深远意义。淄博人立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一家集陶琉文化推广、体验式旅游、电子商务、外贸出口、内销连锁加盟、加工包装物流于一体的文化创意型企业。2013年政府又投资建设了博山陶瓷琉璃艺术中心,包括人立琉璃艺术馆、博山艺术展览馆、博山陶瓷博物馆、人立陶瓷琉璃体验馆、人立琉璃展销厅、陶瓷大师名人堂和大师工作室。如此全面的艺术服务,为人们提供了立体的视觉、触觉盛宴,系统化的将博山琉璃引入大众视线。
        山东理工大学、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等学校设立专业琉璃设计制作专业,此举是对传统工作室制传承的一种发展,在教学理论化基础之上,还培养学生审美能力,为博山陶瓷琉璃产业源源不断地输送人才,解决“非遗”的传承危机。但相对于景德镇大学来说,人员的培养、技术的学习还有较大差距,在此点上还有巨大改进空间。
        有影响力的琉璃艺术家的号召力也是不容小觑的重要一笔。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手机循环播放的是传统戏曲而不是流行歌曲,由京剧融入摇滚、西方乐器而改编的曲目逐渐被大众所认可,一些公司、综艺节目功不可没,为传承、发扬中国传统文化开了一个好头。博山琉璃也可以借鉴此发展道路。台湾杨惠姗便是如此,在电影演员巅峰状态下,毅然离开转行投身琉璃艺术,将中国琉璃艺术发扬光大,其作品被多家外国博物馆所收藏,受到外国艺术家的称赞,为中国琉璃融入现代元素做出重要贡献。相信在她的影响下,有越来越多的节目可以介绍、传播中国的琉璃艺术,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注意到这种“宝藏”艺术品,成为它们的守护者,为中华民族文化注入新活力。
参考文献
[1]孔文娜《论传统琉璃艺术衰微之原因》,扬州大学硕士论文,2010年
[2]朱雪《窑火续薪——现代博山琉璃艺术的传承问题研究》山东艺术学院硕士论文,2015年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