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涉军热点舆论应对看我军舆论引导能力建设

发表时间:2019/4/4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7月上   作者:张蕾蕾
[导读] 随着媒体融合的不断演进和发展,涉军网络舆情形势更加错综复杂,涉军热点舆论更是频发。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南京市 210000)

 
        前言:
        随着媒体融合的不断演进和发展,涉军网络舆情形势更加错综复杂,涉军热点舆论更是频发。各类涉军舆论通过漫画的、段子的载体,或是煽情的、分析的形式,在军地的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间大肆传播、持续发酵、影响恶化,对此亟需发展我军舆论引导能力。
        一、涉军网络舆论面临的主要形势
        (一)涉军网络舆论发展呈现基层化、普遍化、常态化
        以往对军队的舆论攻击,出于“分化”、“西化”的目的,更多是集中力量对整个部队集体的攻击,蓄意攻击抹黑诋毁军队、制造军事话题破坏和平之师的形象、引发改革反腐作风等问题热议涣散军心,网络涉军舆情话题多元,从历史问题到现实问题;手段多变,从军内“曝光”到军外“吐槽”;载体丰富,从传统媒体带新兴媒体,舆情错综复杂。
        (二)涉军网络舆论应对关系到部队管理正规化建设
        部队的舆论相对于其他舆论总能更大激发网民的兴趣,一些事故案件通过网民和媒体在网络上大肆传播,涉军负面信息容易聚焦放大、交织传播,反作用于部队的建设。一方面,容易误导受众、欺骗受众,严重损害我军的正面形象;另一方面,处于部队改革的关键时期,诸多负面解读、造谣中伤、负面倾向性跟帖评论,都对部队安全稳定影响较大。涉军网络舆论应对关乎军队形象和舆论阵地主动权
        西方敌对势力参与或支持的网络水军、网络推手、“网络大V”在兴风作浪,推动涉军事件热度上升。一般性的涉军事件容易被政治化、复杂化,在加上军队改革转型期间部队新老矛盾叠加交织,给敌对势力创造更大的话题来源,网下问题引发网上热议,诸多网民的“围观”“吐槽”,甚至是非议、攻击,极大损坏了我军的形象,势必动摇党的执政根基、危害国家政治安全、影响军政军民团结、干扰部队改革发展。
        (三)网络涉军舆论关注强度递增,军事舆情压力保持高位
        涉军舆情热点事件热度呈上升趋势。我中心借鉴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构建的网络热点事件指标体系,按照时间、意见、数量、显著、集中5个维度,对2014年55起、2015年83起涉军舆情热点事件进行热度值统计分析。
        更为突出的是,网络意识形态斗争往往引发“舆情搭车”效应。2015年,此类事件层出不穷:历史虚无主义质疑邱少云英雄事件与“军人生理学”大讨论,围绕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出现的国共抗战贡献比较论等。
        二、涉军网络舆论应对面临的重要问题
        (一)观念上
        依据“首因效应”原理,第一时间发布的消息给传播对象留下印象最深,而错过第一时间要改变受众印象需要投放成倍消息。我们提倡应对涉军网络舆情,要坚持正面宣传为主,但并不意味着放弃舆论斗争。分析发现以往我们在应对突发的舆情事件时,由于准备不足,回应不及时,无法对民众的信息需求和好奇心理作出有效的应对而加剧热议,或是前后回应内容上出现内容会师逻辑自相矛盾,给网民造成错觉和怀疑。
        (二)手段上
        面对涉军舆情的波涛汹涌,我们的应对措施显得淡薄而单调。常规做法一般是堵、遮、捂,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二次矛盾和麻烦。但现实证明这样最多“强行了事”,不能“真正了事”。


由于技术上的缺位,政府和军队对舆情苗头发现不及时,研判不科学、处置不果断,造成信息发布迟缓,使真相缺位造成的“真空地带”容易被被各种谣言填补,不法份子趁机带头攻击党、政府和军队,舆论加剧恶化。此外军地联动军民合力发挥不足,更多情况还是军队“单兵作战”、“自圆其说”。同时网上舆情应对与现实问题处理不能很好对接,出现“顾此失彼”的情况:即一方得到较好的处理而忽视了另一方的持续恶化发展。
        (三)机制上
        由于缺乏有效工作机制,之前我军在应对突发舆情时更多是临时应对,容易陷入被动境地。分析发现主要是缺乏舆情预警机制、舆情引导机制、舆情监管机制,在危机事前防范、事中控制化解及事后管理,防止网民二次挖掘、反复传播上力不从心。当前涉军舆论应对上还存在着多头管理、职责不清、权责不一、各自为战、效率不高的现象,军地之间、各部门之间联系不够紧密,协作意识不强、协作机制难以落实,导致小事变成大事。
        三、如何提高涉军网络舆论引导能力
        (一)培养人才,加强培训
        要加强发展和培养一批军队网络意见领袖,引领积极健康的网络舆论走向。突发舆情处置过程中,意见领袖能够合理设置议题,在配合权威媒体跟进引导,极大提升舆情引导水平。可以借鉴地方经验做法,依托互联网技术加紧识别和发掘包括民间网络、军队网络、园区网等活动领域中,关于涉军论坛、涉军议题设置、涉军事件中表现突出的具备或不具备军队背景的个人或集体。可以培养具有成为军队网络领袖潜力的对象:要坚持眼光放宽放远,拓宽来源的多样性;把好入口关,严格选拔标准;坚持参与的积极性,选拔具备较高参与政治任务的责任意识、团队意识、大局意识的。
        (二)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协同发力
        拓展各种发声渠道,建立完善网络新闻发言人制度。拓展网上发声渠道,积极主动地引导网上舆论。创办各大单位的军事新闻网站。我军可以借鉴西方军队的做法,总部、军区、军兵种都创办自己的军事新闻网站和客户端。设立各层级的网络新闻发言人。目前,军委、总部、国防部、军区、军兵种等不少单位建立了新闻发言人制度,通过主动发声、与媒体互动等方式及时回应公众关切,收到了较好效果。
        (三)完善涉军网络舆论引导的法律法规
        要加强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和完善,避免在舆论事件对部队行动和社会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后才被迫建立相关法律。军队要主动参与到网络法律法规的制度与完善中,通过法治来规范网络涉军舆论,对蓄意发布虚假涉军信息、传播涉军谣言的网站、机构个人,明确处理和惩戒办法。要加强立法、强化执法,推进司法。注重司法发现的及时性、司法审判的及时性、司法建议的及时性,针对突发涉军网络舆情提出司法建议并做好相关司法准备,制定司法预案,对司法程序进行预演。
        (四)军地协作共同应对
        加强军地多方配合,形成快捷高效的联动协作机制。互联网监管和运行部门在地方,因此网络涉军舆情的引导和处置,需要建立军队与地方、官方与民间的协作关系,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建立完善高效的军地联动协作机制。完善军地职能部门联席会议制度。与地方相关部门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协调各地舆情监控系统将驻军网上舆情纳入监控范围,定期互通网上涉军信息、共商涉军负面舆情处置方案。搞好与政府网站、商业网站、门户网站等网络媒体的通联,确保正面信息上得去,负面信息下得来、去得快。建立涉军信息发布审核把关制度。
参考文献
[1]许鑫,章成志,李雯静.国内网络舆情研究的回顾与展望[J].情报理论与实践,2009(3):115—120.
[2]卢卉,黄建忠.国内网络舆情研究热点与趋势分析[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11,(11):915期.
[3]刘娇,杨林海,周建波,刘拓.涉军网络舆情现状及对策研究[J].无线互联科技,2016,(12):765期.

作者简介:张蕾蕾(1997.01-),女,陕西商南人,学历:本科,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政治学。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