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谭勇二胡作品《大漠》的创新性

发表时间:2019/4/4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7月上   作者:谭乔馨
[导读] 谭勇先生是集理论,表演和创作于一体的艺术家,他注重把音乐学、民俗学、文学、美学等不同领域文化融入到二胡音乐中,他认为二胡音乐发展既要根植传统

(四川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成都 610101)
摘要:谭勇先生是集理论,表演和创作于一体的艺术家,他注重把音乐学、民俗学、文学、美学等不同领域文化融入到二胡音乐中,他认为二胡音乐发展既要根植传统,又要改革创新。2001年盛夏,谭勇先生眺望着大西北戈壁滩,静赏大漠浩瀚壮丽的风光,从而使他联想到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产生了无限遐想与乐思,便创作出这首感悟人生、情感生动、极富意境、风格鲜明的《大漠》。
关键词:谭勇;大漠;旋律素材;作曲技法;伴奏形式;创新

 
        一、旋律素材的选取与加工创新
        中国有着五十六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其独特特点,中国民族器乐作品为了更贴近人们,更贴近生活,常采用被大众熟知的、有民族特色的音乐素材。各类音乐都是相通的,二胡音乐为了更好地把中华民族的特点展现出来,常采用中国的民歌、民间戏曲等音乐作为素材。
        谭勇先生在创作《大漠》时,突出蜀派二胡音乐的选材特点,采用了四川少数民族音乐中新疆《十二木卡姆》“且比巴亚特”中二、三部的音乐和西北花儿为原始素材,使乐曲有浓郁的民族特色,突出的地方风味,鲜明的音乐风格。新疆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行地段,同时受中西方不同文化的影响,维吾尔族人民能歌善舞,当地的音乐风格多元,旋律多样,节奏多变,《十二木卡姆》是新疆维吾尔族集歌、舞、乐于一体的综合艺术。除了谭勇先生创作的《大漠》运用了新疆《十二木卡姆》为素材,还有一些当代作曲家也运用了新疆独具风味的音乐为素材,如作曲家周维创作的《葡萄熟了》、作曲家王建民创作的《天山风情》和《第三二胡狂想曲》。西北“花儿”是一种山歌,在青海、甘肃、宁夏、新疆等地流行,受西北地势辽阔、西北人民豪爽性格的影响,西北“花儿”的旋律高亢悠长、节奏自由多样。西北地区有代表性的音乐除了“花儿”,还有“信天游”,“信天游”的旋律奔放自由,歌词大多即兴创作,当代也有不少二胡作品使用西北代表性音乐作为素材,如作曲家关铭创作的《兰花花叙事曲》、作曲家王建民创作的《第四二胡狂想曲》。谭勇先生在创作《大漠》时,同时选用了新疆韵味的旋律和西北地区有代表性的音乐,把这两种民族的音乐元素贯穿全曲,即能突出音乐特点,使音乐的民族风味浓郁,又能让听众生动的体会大漠风光,感受异域风情。
        当代的二胡音乐要跟上时代的发展,符合大众的欣赏,除了体现民族的色彩,还要给音乐增加一些现代化气息,因此,作曲家在选用民族音乐素材为基础后,还会加上自己的想法,在原始音乐素材上进行加工,进行创新,使音乐有更大的空间得以发挥,不显单调。新疆音乐融合了中国、阿拉伯、欧洲的音乐特点,集合了中国传统五声调式、欧洲大小调式,两种调式在曲中混合使用,构成的旋律极富特色,《大漠》通过和声小调和自然大调的对比,以及转调等创作技法,使异域风情强烈的体现出来,乐曲常用半音构成旋律的进行,贯穿全曲,如曲中慢板第一个音就用了半音作装饰,半音装饰在曲中还运用了滑音的方式来表现。


新疆音乐的节奏节拍常变化,西北“花儿”的节拍多为二、三、四拍子等,有的“花儿”在抒发情感时,也会使用节拍交替来表现,作曲家在创作《大漠》时,也运用了这一大特点,如行板部分,不停的在变换着节拍,二胡旋律开始时,由四二拍子变换到四四拍子,再变换到四三拍子,之后节拍也在不停的交替变换,打破了音乐均匀的律动,使音乐开阔自由、粗犷奔放。谭勇先生结合自己的乐思,在选定的原始音乐素材上创新,使《大漠》的旋律新颖、节奏复杂,听众也能从中感受到独特的音乐魅力。
        二、作曲技法的创新
        新中国成立后,音乐在飞速发展,经过改革开放,中西方文化更加密切的交融,西方音乐给中国传统音乐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二胡音乐也跟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创作中出现了一些移植国外乐曲的作品,演奏技法变得复杂,这就拓宽了二胡的表现力,促使二胡演奏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当代作曲家在创作二胡音乐时,常借鉴西方的作曲技法,这不仅给传统的二胡音乐带来不一样的听觉效果,还提高了二胡作品演奏的难度,这也要求演奏者有更高的演奏技术。
        西方音乐的调式、调性丰富多样,音程、和弦变换复杂,谭勇先生在创作《大漠》时,运用了调性对比、远近关系转调等西方作曲技法,乐曲中的变化音突破了传统二胡音乐的五声调式,复杂的节奏打破了传统二胡音乐规整的进行,音程的大跳改变了传统二胡中的把位划分,乐曲极具新意,作品对演奏者来说有着一定的挑战。
        虽然作曲家创作《大漠》使用了一些近现代西方的作曲技法,但作品还是保留了其选定的原始素材中某些特性音程,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创新,作品还运用了中国戏曲传统的板式结构,由慢板、行板、快板进行发展,使音乐在不脱离本质、不脱离中国民族音乐特色的基础上,得到更大的发挥。作曲家创作《大漠》跟随了时代的发展,运用了中西交融的作曲技法,因此《大漠》是一首中西交融的二胡作品。
        三、伴奏手法的创新与形式的多样化
        当代独奏二胡作品大多使用两种伴奏形式,一种是扬琴伴奏,一种是钢琴伴奏。《大漠》是作曲家用现代作曲技法创作的作品,为了使作品的现代化意味更好的表现,给作品配有钢琴伴奏谱,由于二胡是传统乐器,用钢琴伴奏就是对传统音乐的创新,钢琴伴奏就不似扬琴伴奏,它能使音乐的气氛更好的烘托出来,如慢板开始,钢琴的音响从强到很强,完美的引出二胡先强后弱的第一个音。二胡是单旋律乐器,为了使旋律不显单调,在《大漠》中,钢琴伴奏注重和弦的使用。《大漠》用钢琴伴奏,能给听众带来更现代的音响效果,使音乐更符合当代大众的欣赏。
        《大漠》还配有了民族管弦乐协奏的乐谱,民族管弦乐协奏能使作品呈现多声部补充旋律的音乐特色,作品的音响效果更加饱满,但由于条件限制,为方便《大漠》的演出,大多演奏者还是使用扬琴或钢琴伴奏。
参考文献
[1]谭勇,胥必海,孙晓丽.西部民族域内胡琴衍变融合录[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1:65—89.
[2]张焰刚.长弓划出亮丽人生——记民盟盟员、著名青年二胡演奏家谭勇[J].四川统一战线,2000(09).
[3]谭勇.胡弓天籁谭勇乐论文集[M].成都:四川出版集团•四川民族出版社,2005:17、18.
[4]杨涵.蜀派二胡曲创作风格特征研究[D].四川师范大学,2012

作者简介:谭乔馨(1994.04-),女,四川绵阳人,硕士研究生,四川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与舞蹈学专业,研究方向:器乐演奏与教学。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