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期COPD患者睡眠障碍的影响因素与护理干预临床分析

发表时间:2019/4/1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6期   作者:顾海燕
[导读] 了解COPD稳定期患者的睡眠状况和影响睡眠状况的基本因素,采取相对应的护理措施。方法:采用一般信息问卷和睡眠状态评定量表(SRSS)对62例稳定型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进行调查。对护理干预前后的结果进行比较。结果:COPD稳定期患者睡眠状况较差,护理干预后睡眠明显改善。了解和分析睡眠障碍的类型和程度作相应的护理干预,从而提高病人的睡眠质量,利于疾病的转归。

顾海燕  
        (上海市杨浦区控江医院  上海  200093)
        【摘要】目的:了解COPD稳定期患者的睡眠状况和影响睡眠状况的基本因素,采取相对应的护理措施。方法:采用一般信息问卷和睡眠状态评定量表(SRSS)对62例稳定型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进行调查。对护理干预前后的结果进行比较。结果:COPD稳定期患者睡眠状况较差,护理干预后睡眠明显改善。了解和分析睡眠障碍的类型和程度作相应的护理干预,从而提高病人的睡眠质量,利于疾病的转归。
        【关键词】睡眠障碍;稳定期COPD患者;护理干预
        【中图分类号】R473.74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6-0266-03
        睡眠是一种最基本的生理现象,良好的睡眠能消除疲劳,提高人体的免疫能力。它在维持健康方面起着重要作用睡眠障碍是指一组睡眠困难,睡眠不深,易醒,不易入睡,白天嗜睡综合征。它分为四种类型:入睡困难、睡眠中断、睡眠维持困难、疲劳和睡眠后疲劳。
        慢性阻塞性肺病是常见的慢性气道疾病。不仅影响肺部的局部功能,并造成全身性的反应[1]。国内外研究显示[2-3],稳定期COPD患者一般均存在着睡眠障碍。
        1.对象与方法
        1.1 调查对象
        随机抽取在我科住院1周以上,60名稳定的COPD患者,其中男30例,年龄60岁~80岁,女30例,年龄65岁~75岁。患COPD年限:1~10年的15例,11~20年的30例,20年以上的15例。主诉、体征、胸部检查等均符合COPD诊断标准。
        1.2 调查内容及方法
        (1)一般情况调查。包括年龄、性别、文化、是否了解COPD的知识、家庭关系、环境、睡眠状况。(2)睡眠状态由SRSS评估量表包括早醒、睡眠困难、睡眠时间、睡眠不稳、睡眠不足、睡眠质量、觉醒不足、噩梦夜惊、服药情况、失眠后反应等10个因素。根据问题的频率和严重程度对每个因素进行分级。各因子分为1~5分。总分是50分。得分越高,失眠越严重,总分≥23分为失眠。在护理干预的第十天再次评估睡眠状态,并由调查护士填写。
        1.3 统计学处理
        测量数据并运用t检验。测试级别为α=0.0 5。
        2.COPD患者睡眠障碍的相关因素
        2.1 疾病因素
        咳嗽、咳痰、胸闷、气短、呼吸困难等均可导致患者失眠等睡眠障碍。
        2.2 昼夜颠倒
        COPD患者因为白天的治疗及活动无耐力导致白天的睡眠时间增加,进而导致患者夜间失眠[4],因此,正在发生日夜颠倒的恶性循环。
        2.3 环境因素
        呼吸内科的患者多数有吸氧、呼吸机辅助呼吸、心电监护等,导致病房夜间较吵闹,影响了患者夜间的睡眠质量。
        2.4 药物因素
        长期使用激素类药物可能导致睡眠障碍。一些抗菌药物可以刺激神经,导致病人失眠。一些抗生素需要8小时给药,这也是夜间睡眠障碍的主要原因。安眠药的使用有许多缺点,如耐药性、依赖性、戒断反应等。服用长期安眠药的患者通常会患有难治性的睡眠障碍,剂量越长,时间越长,停止时失眠越明显。
        2.5 心理因素
        患者因病情变化易产生焦虑和紧张。他们担心自己的经济状况所造成的检查和治疗、病情的预后以及心理负担等都是影响患者睡眠的重要因素。住院不能保持原有的习惯,如看电视、看书、洗澡等,睡前会影响睡眠质量。
        2.6 年龄
        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多为老年患者,研究显示[5],睡眠质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
        3.睡眠障碍对稳定期COPD患者的生理方面以及心理方面的影响
        3.1 对生理方面的影响
        睡眠是一个最基本的生理现象,良好的睡眠可以促进能量的恢复,促进体内的蛋白质合成和组织的修复。COPD患者睡眠障碍,不利于疾病的发展转归,易致机体免疫力下降,增加呼吸道感染的可能性[6]。
        3.2 对心理方面的影响
        COPD患者的睡眠障碍不仅是睡眠时数的减少,睡眠质量也跟着下降,导致患者白天疲乏、嗜睡,日常活动减少,逐渐脱离社会活动,严重影响了患者的心理状态。
        4.护理干预
        4.1 保持病室环境安静
        高分贝的声音使人的交感神经兴奋,从而影响人的睡眠质量。因此,保持环境安静对于改善COPD患者的睡眠质量尤为重要。然而呼吸内科多数患者使用呼吸机、吸氧吸痰、心电监护仪、输液泵等,导致病室各种仪器声报警声彼此起伏,应尽量把报警音调至最低限度,一旦报警声响起必须迅速处理。夜间可拉上床帘或使用眼罩、耳塞等促进患者睡眠质量[7]。
        4.2 加强心理护理
        研究显示,大多数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都有焦虑和恐惧[8],焦虑、恐惧和睡眠障碍形成了恶性循环。适时教育患者,让患者了解疾病的发展和结果,并向已经康复和出院的患者介绍更多实例,增强他们对康复的信心,促进他们的协调,并减轻心理负担。根据患者的家庭情况、经济状况和人格特点,运用沟通技巧,掌握患者的情绪变化,给予个性化的心理指导,说明良好的心理状态能提高机体的免疫力,缓解焦虑,良好的睡眠有利于恢复正常生活。
        4.3 放松训练法
        采用放松训练法可有效使COPD患者放松心身,保持心情平静,从而有效地改善患者的睡眠障碍。
        4.4 保持呼吸道通畅
        指导患者深呼吸,有效咳嗽排痰,适当多饮水以稀释痰液有助痰液咳出。对于痰液粘稠不宜咳出者可遵医嘱予以雾化吸入以助痰液咳出或给予吸痰。通过保持呼吸道通畅,有效增加肺泡通气量,提高患者舒适度,有助改善患者睡眠障碍。
        4.5 氧疗
        有研究指出[9],COPD患者保持每天18h以上的持续低流量吸氧,有效改善运动后呼吸困难和呼吸困难,提高患者舒适度,促进患者睡眠。
        4.6 机械通气
        使用无创呼吸机前调节好各项参数,当呼吸机报警时应迅速检查纠正,或及时汇报医生[10]。通过机械通气,有效肺泡通气量增加,血氧饱和度增加。为了提高病人的舒适度,改善病人的睡眠质量。
        4.7 认知行为治疗
        研究显示[11],认知行为疗法有助于找出睡眠模式变化的原因,使患者意识到影响睡眠的不利因素,并主动纠正,从而有效地提高了患者的睡眠质量。认知行为治疗方法包括:睡眠卫生教育,刺激控制疗法,睡眠限制,放松疗法等。
        4.8 镇痛镇静药物的应用
        对于严重失眠的患者,选用高效的、并对呼吸功能影响较小的催眠药物,如艾司唑仑等,在使用过程中要严密观察患者的肝肾功能,缩短使用时间[12]。
        4.9 营养支持
        COPD患者由于疾病的消耗及食欲欠佳等引起营养不良,导致患者疲乏无力,睡眠障碍。因此,应提供富含卡路里、蛋白质和维生素的食物,如牛奶、鸡蛋、瘦肉等,应控制碳水化合物的摄入,补充电解质及微量元素,如磷、镁、钾等。
        5.结果
        SRSS问卷结果(见表1)。
        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患者睡眠障碍的发生率很高。而睡眠则是人体的最基本生理需要,睡眠障碍加重了疾病,严重影响了生活质量,最终加速COPD的疾病进展,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稳定期患者的治疗和护理中,除积极治疗基础疾病外,还要合理安排生活、创造安静良好的睡眠环境、协调好家庭关系、了解和分析睡眠障碍的类型和程度作相应的护理干预,从而提高病人的睡眠质量,利于疾病的转归。
       
        【参考文献】
        [1]张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治指南(2007年修订版).《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07.
        [2]赵春玲,叶利军,王晓东,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睡眠质量及影响因素调查[J].护理学杂志,2015,30(5):47-50.
        [3]Adam P Garrow,Janelle Yorke,Naimat Khan.et.Systematic literature review of patient -reported outcome measures used in assessment and measurement of sleep disorders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PD, 2015,10:293-307.
        [4] Karachaliou F, Kostikas K, Pastaka C, et al. Prevalence of sleep-re-lated symptoms in a primary care population–their relation to asthmaand COPD[J].Prim Care Respir J,2007,16:222-228.
        [5]刘贤臣,唐茂芹,胡蕾,等援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援中华精神科杂志,1996,29(2):103-107.
        [6] Kapella MC,Larson JL ,Patel MK,et al. Subjective fatigue,influencing variables,and consequences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J]. Nursing Research,2006,55(1):10-17.
        [7]应晓薇.ICU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失眠原因与干预措施[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06,9(3):28-29.
        [8] Daniel C Keil, Nikola M Stenzel, Isabelle Vaske. The impact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related fears on disease-specific disability[J].Chronic Respiratory Disease,2014,11(1):31-40.
        [9]汪雅虹.老年慢性患者抑郁调查分析及护理对策[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0,26(6):42-43.
        [10]时燕萍.无创机械通气治疗COPD合并II型呼衰的护理细节[J].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14,11(20):181.
        [11]谢梅,李凤娟. 认知行为治疗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睡眠障碍的改善作用[J].中华肺部疾病杂志,2014,7(1):70-71.
        [12]王斌,华峰,崔恩海,等.唑吡坦对慢性阻塞性肺病伴睡眠障碍患者睡眠质量的影响[J].浙江医学,2011,33(4):583-584.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