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嗽散加减联合氯雷他定片治疗感染后咳嗽72例

发表时间:2019/3/30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6期   作者:何俊梅 李刚
[导读] 观察止嗽散加减联合氯雷他定片治疗感染后咳嗽的临床疗效。方法:143例感染后咳嗽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72例以加味止嗽散联合氯雷他定片治疗,对照组71例用氯雷他定片治疗,疗程均为8天。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3.1%,对照组为52.1%,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结论:止嗽散加减联合氯雷他定片治疗感染后咳嗽疗效良好。

何俊梅  李刚  
         (个旧市人民医院中医科  云南个旧  661000)
         【摘要】目的:观察止嗽散加减联合氯雷他定片治疗感染后咳嗽的临床疗效。方法:143例感染后咳嗽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72例以加味止嗽散联合氯雷他定片治疗,对照组71例用氯雷他定片治疗,疗程均为8天。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3.1%,对照组为52.1%,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结论:止嗽散加减联合氯雷他定片治疗感染后咳嗽疗效良好。
         【关键词】感染后咳嗽;止嗽散;氯雷他定片;中医药疗法
         【中图分类号】R256.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6-0120-02
         感染后咳嗽(postinfectious cough, PIC)是指当呼吸道感染的急性期症状消失后,咳嗽仍然迁延不愈,多表现为刺激性干咳或咳少量白色黏液痰,通常持续3~8周,X线胸片检查无异常[1]。因咳嗽症状持续时间长,治疗效果差,常常对患者的工作、学习和日常生活造成一定影响。笔者根据感染后咳嗽的发病机制及中医证候特点,以止嗽散加减联合氯雷他定片进行治疗,取得较为满意的疗效,现介绍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病例选择
         所有病例均为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就诊于个旧市人民医院中医科的门诊及住院患者,共143例,其中男性56例,女性87例,年龄20~68岁,病程3~8周。治疗组72例,其中男性28例,女性44例,年龄20~66岁,中位年龄45.3岁;对照组71例,其中男性25例,女性46例,年龄23~68岁,中位年龄47.2岁。
         1.2 治疗方法
         治疗组:中药根据中医辨证分型,止嗽散加减(桔梗、荆芥、百部、紫菀、白前、甘草、陈皮、僵蚕、桑白皮、芦根、桑叶、紫苏叶、南沙参、黄芪、补骨脂、麦冬、地龙、蝉蜕、射干、牛蒡子、赤芍等),每日一剂;西药以氯雷他定片,每次10mg,每日一次。4天为一疗程。用药2个疗程。
         对照组:口服氯雷他定片10mg/天,疗程8天。
         2.治疗效果观察指标
         根据咳嗽症状积分表[1]观察疗效。疗效判定标准:治愈:咳嗽症状完全消失;有效:咳嗽症状减轻(治疗后较治疗前积分减少2~5);无效:咳嗽症状无改善或加重。
         
                
         
         4.讨论
         感染后咳嗽是亚急性咳嗽的最常见原因,其中以病毒感冒为主要原因,又称为“感冒后咳嗽”[1]。上呼吸道感染患者约11%~25%可发生感染后咳嗽,在流行季节发生率可达25%~50%[2]。至今发病机制还不明确,仍然缺乏满意的治疗[3]。由于病程长,症状明显,往往影响患者的工作和生活,增加了患者的痛苦,加大了患者的经济负担。在临床工作中,感染后咳嗽的治疗令许多医生感到束手无策。近年的研究表明,感染后咳嗽的发病机制可能和呼吸道广泛的炎症与呼吸道黏膜损伤、气道反应性增高等有关[4]。一般认为引起气道高反应性的机制是[4]:(1)病毒、细菌和其他微生物感染后激活多种炎症细胞,包括肥大细胞、嗜酸性粒细胞和T淋巴细胞,释放多种炎症介质和细胞因子导致气道炎症引起气道反应性增高,尤其重要的是白三烯和组胺与气道炎症关系密切。(2)上皮细胞的损伤及功能紊乱直接导致了气道黏膜的充血与水肿。(3)β-肾上腺受体功能降低,使受到各种刺激后正常的气道扩张反应能力降低,气道敏感性增加,导致刺激性咳嗽。《咳嗽的诊断与治疗指南(2015)》提出“对部分咳嗽症状明显的患者建议短期应用镇咳药、抗组胺药加减充血剂”[1]治疗。但笔者多年观察,使用上述药物治疗只对部分患者有效,且停药后容易复发。中医认为,感染后咳嗽的中医证候特点为表邪未尽,正虚邪恋。《素问遗篇.刺法论》:“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本病正虚,为肺的气阴两虚;外邪留恋体内,郁而化热,灼津为痰;久咳伤阴,脉络失养,则瘀阻肺络。故治疗宜宣肺养阴,清热通络。“止嗽散”方中桔梗苦辛微温,入肺经,可宣通肺气,清喉利膈;荆芥味辛温入肺、肝两经,能去皮毛诸风;紫菀苦温下气,补虚调中;百部微温,治咳嗽上气;白前味甘微温,主胸胁逆气,咳嗽上气;陈皮味辛温,下气止呕咳;甘草味甘平,归肺脾经,健脾益肺。本方温润和平,不寒不热。根据患者病机,肺失宣降者,加桑叶、紫苏叶等以加强疏风宣肺之功;郁热蕴肺者,加桑白皮、芦根等以清解郁热;气阴亏虚者,往往有咳甚时小便失禁,加黄芪、补骨脂、沙参、麦冬等以益气、滋阴、补肾、纳气;瘀阻肺络者,则加赤芍以活血通络。本病患者往往风邪未尽,故加僵蚕、地龙、蝉蜕等虫类药以熄风止痉。而王坤根教授认为,感染后咳嗽尚有“肺胃气逆证”。久病者易伤及脾胃,脾胃失于健运,痰湿内生,郁而化热,湿热蕴于中焦,胃失和降,上逆犯咽,故咳。此证患者可在止嗽散基础上加以莱菔子、鸡内金、山楂、麦芽、神曲等健脾和胃之品,可和胃降逆止咳。亦有“肝胃不和”证[6]。久咳伤阴,肝阴不足,阴虚火旺,横逆犯胃,使胃失和降,上逆犯肺,从而致咳。此证者,可合逍遥散加减以疏肝和胃止咳。
         本研究笔者用止嗽散加减联合H1受体拮抗剂氯雷他定片治疗感染后咳嗽,总有效率高达93.1%,明显高于对照组(52.1%),P<0.05,临床疗效满意。值得临床推广使用。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会哮喘学组.咳嗽的诊断与治疗指南(2015)[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6,39(5):323-354.
         [2] 潘殿柱,柴文戌,刘砚,等.单独或联合应用孟鲁司特、沙美特罗替卡松治疗成人感染后咳嗽的疗效比较[J].中国药房,2012,23(6):553-555.
         [3]叶新民,刘春丽,钟南山.感染后咳嗽及神经源性炎症机
         制研究进展[J].中华哮喘杂志:电子版,2010,4(5):388-391
         [4]张艳.氨茶碱、酮替芬、舒喘灵联合治疗感染后咳嗽的临床疗效观察[J].现代医药卫生,2011,27(3):405-406.
         [5]刘阳,石芳,等.刘启全治疗感染后咳嗽经验[J].中医杂志,2018,17(9):1457-1459.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