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素治疗腱鞘炎导致肌腱断裂后行肌腱修复的临床研究

发表时间:2019/3/30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6期   作者:赵庆芳 卢荟(通讯作者)
[导读] 质类固醇注射治疗手部腱鞘炎可引起罕见且严重的并发症——肌腱自发断裂。此研究旨在评估患者出现该并发症后行肌腱修复治疗的临床疗效

赵庆芳  卢荟(通讯作者)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浙江杭州  310003)
         【摘要】目的:皮质类固醇注射治疗手部腱鞘炎可引起罕见且严重的并发症——肌腱自发断裂。此研究旨在评估患者出现该并发症后行肌腱修复治疗的临床疗效,并总结相关治疗经验。方法:回顾观察在2011年7月至2015年12月在浙江省附属第一医院就诊的13名患者(8名女性和5名男性),他们均因皮质类固醇封闭治疗引发自发性肌腱断裂,患者均进行了肌腱修复治疗。患者平均年龄为52.31±15.38岁;平均注射次数为2.54±1.66次;肌腱平均断裂时间(最后一次注射后)为10.92±9.50周。9名患者采用肌腱直接缝合(69%的病例),4名患者采用肌腱移植术(31%的病例)。结果:在此项研究中,肌腱断裂部位(13名患者共15例肌腱)包括6例拇长伸肌腱(40%),4例小指固有伸肌腱和小指伸肌腱(27%),3例环指总伸肌腱(20%),2例中指伸肌腱(13%)。术后两名患者出现肌腱粘连(15%的病例),予以肌腱松解后改善。术后一名患者出现肌腱再次断裂(8%),予以肌腱移植二次手术治疗。通过不短于两年的电话及门诊随访,所有患者(包括首次术后出现并发症的3例患者)均无感染,血管神经损伤、肌腱粘连、再次断裂等并发症发生。结论:肌腱自发性断裂是皮质类固醇封闭治疗腱鞘炎后的一种严重并发症,因而亟需规范皮质类固醇的注射治疗标准。此外,此研究中核磁共振成像技术,在术前评估肌腱缺损程度、炎症程度以及术后随访期间监测肌腱愈合质量中都起到重要作用,帮助减少治疗失误,促进优化治疗。
         【关键词】皮质类固醇;肌腱自发断裂;肌腱修复;核磁共振成像技术(MRI)
         【中图分类号】R687.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6-0104-03
         1.简介
         腱鞘炎是指肌腱或肌腱周围腱鞘组织的炎症,通常因肌腱的过度使用导致。腱鞘炎的治疗手段主要包括制动休息,口服非甾体类抗炎药、物理治疗、激光治疗和冲击波治疗等[1-3]。皮质类固醇药物可以减轻腱周围的炎症,缓解疼痛并改善功能,因而应用广泛,且与其他保守治疗措施相比,具有耐受好、疗效佳、治疗周期更短的优势[4],但同时也有较严重的副作用——肌腱变性和破裂[3]。皮质类固醇类激素能够导致胶原蛋白碎裂和生物力学改变,抑制肌腱修复,从而引起肌腱变性,这可能是肌腱最终断裂的原因[6]。治疗肌腱断裂的关键是肌腱功能的重建,包括直接缝合和肌腱移植,而手部肌腱移植以掌长肌腱移植最为多见[5]。在该研究中,我们对腱鞘炎经皮质激素注射后导致肌腱自发断裂的病例纳入研究,术前仔细评估,选择合适的肌腱修复方式,评价其术后临床疗效,并总结相关治疗经验,减少治疗失误,从而尽可能降低此类并发症对肌腱功能的不良影响。
         2.患者和方法
         所有患者均于2011年7月至2015年12月,因皮质类固醇注射后出现疼痛或功能问题至我院就诊。基本资料包括患者性别、年龄,皮质类固醇注射部位,药物类型,注射次数,肌腱断裂时间(距离最后一次注射后的时间)、肌腱断裂部位(详见表1),以及手术方式和并发症。
         纳入标准:因腱鞘炎注射皮质类固醇后肌腱自发断裂的患者。共有13名患者的15例肌腱符合要求。排除标准:有外伤史,II型糖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或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腱鞘炎患者。该研究由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通过伦理审查。
         术前准备:主要完善术前影像学检查,包括手及手腕部正侧位 X片检查和核磁共振成像(MRI)。X线检查可以排除骨性异常;MRI检查有助于鉴别术前肌腱的损伤或炎症。如果肌腱末端之间的缺损小于0.5cm,我们选择直接缝合,相反如若超过0.5cm,则需掌长肌腱或其他肌腱进行肌腱移植。此外,MRI还可以判断是否存在掌长肌腱的缺失(图1a和图1b)。通过临床症状,影像学信息及皮质类固醇注射史可推断患者肌腱断裂,而明确诊断则需术中观察到肌腱的退化外观和磨损断裂的肌腱边缘。
         手术过程:患者在神经阻滞麻醉下进行手术,术中需使用止血带及头戴式放大镜,所有操作均可由1名外科医生完成。术后第三天患者即可在物理治疗师指导下进行功能锻炼。手术涉及到腕关节的,需中立位制动3周(肌腱直接缝合法)或6周(肌腱移植法)。该研究的术后随访问卷调查通过电话和门诊随访完成。所有患者均进行定期随访,并定期复查临床和影像学相关检查。数据用平均值±标准偏差表示,统计使用Microsoft Excel软件进行分析。
         3.结果
         13例患者中共有15例肌腱受累,纳入研究。患者平均年龄为52.31±15.38岁。肌腱断裂部位:6例拇长伸肌腱(40%),4例小指固有伸肌腱和小指伸肌腱(27%),3例环伸肌腱(20%),2例中伸肌腱(13%)。注射部位包括6例桡骨茎突处(46%),5例尺骨茎突处(38%),2例腕背处(15%)。平均注射次数是2.54±1.66次。平均断裂时间(距离最后一次注射后)为10.92±9.50周。手术修复方式如下:9例患者采用肌腱直接缝合治疗(69%),4例患者采用肌腱移植治疗(31%)。
         所有患者术中都能观察到肌腱的明显退化表现(图1c和图1d)。肌腱修复术后并发症包括肌腱粘连和肌腱断裂,其中两名患者术后(15%)出现肌腱粘连,并于首次手术后三月行肌腱松解治疗改善,一名患者术后三个月出现肌腱断裂(8%)并及时通过肌腱移植治疗修复(见图2a及图2b)。通过不短于两年的随访(电话和门诊随访),所有患者(包括二次手术修复的3例患者)均无切口感染,血管或神经损伤、肌腱粘连或再次断裂等并发症(表2)。
         
               

 

 4.讨论
         皮质类固醇治疗手部肌腱炎,会对肌腱的质量产生影响,最严重的副作用是肌腱自发断裂。本研究中,我们发现应用泼尼松龙,曲安奈德,或甲基强的松龙等激素治疗腱鞘炎的方案并无统一标准,激素的剂量,使用频率,注射部位差异较大,甚至部分未患有腱鞘炎的患者也接受过皮质类固醇注射,其中6名患者(46%)甚至不知道他们正在接受皮质类固醇注射。虽然国内外有文献报道皮质类固醇注射治疗缓解手腕部疼痛的用法,但仍有争议[6]。在本研究中,皮质类固醇注射最常见的原因(46%),是用于治疗桡骨茎突部腱鞘炎,但是治疗后拇长伸肌是最常见的断裂肌腱,分别属于腕背的不同间室。本研究中,最长的断裂时间是距激素最后一次注射后的32周。总之,评估风险并制定和管理皮质类固醇注射治疗腱鞘炎的标准化方案,减少操作失误,是降低肌腱自发断裂的发生率的重要保证,亟需引起医务人员的重视。
         皮质类固醇治疗手部腱鞘炎一旦发生肌腱断裂,应尽早手术修复肌腱,以恢复手部功能。术前影像学评估十分重要。我们通过超声或MRI定位断裂的肌腱两端[7],其中MRI可以评估肌腱的缺损和炎症程度,对选择肌腱修复的手术类型(直接缝合或者肌腱移植)起到指导意义[8]。本研究中有1例患者术后再次发生肌腱断裂,原因可能是术前对肌腱缺损程度评估不足,手术方式选择失误导致的。我们选择肌腱移植法修复肌腱时,术中应仔细评估修复的肌腱张力是否适宜,避免出现张力过高再次断裂可能[9]。在患者的随访研究中,MRI还可用于监测肌腱的愈合质量[8],评估手术治疗效果,因而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患者手术时机的选择及术后功能锻炼也需要引起重视。一旦肌腱断裂诊断明确(临床诊断或者MRI诊断),即有手术指征,应尽早手术[7,9],而手术时机的选择与患者的年龄、性别、断裂部位、使用激素的类型和注射次数等因素并无明显关系。患者术后及时进行适宜的功能锻炼,可减少肌腱粘连的发生。根据断裂的部位选择合适的功能锻炼方式[10],佩戴适宜的支具,在医生或康复师的指导下,循序渐进地进行功能锻炼(最早术后3天开始),并按照国际手外科肌腱疗效评定法(TAM)的标准,进行功能疗效评定。此外,术后支具固定时间还与肌腱的粗细程度相关,若移植肌腱比如掌长肌腱较细者,可考虑支具固定时间适当延长。
         肌腱修复术后需长时间制动,而长时间的制动往往会造成损伤肌腱的粘连,在我们的研究中所有患者均进行早期功能锻炼,但仍有部分患者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术后肌腱粘连的问题,可见肌腱粘连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近年来,学者们对肌腱愈合机制基本形成了共识[11-13],肌腱的愈合既存在外源性愈合机制,同时存在内源性愈合机制。肌腱周围环境决定哪种愈合方式占主导。黄晓楠[14]等认为肌腱吻合方法在防止肌腱粘连方面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手术修复应符合以下的3项原则:①能够最大限度的恢复肌腱表面光滑度。②对肌腱断端血运不产生影响。③要有一定的扩展度。更多的研究表明彻底的清创、手术中局部应用可吸收材料[15]、应用组织工程材料[13],术后功能锻炼[10]等多方面都影响肌腱粘连,需要引起更多手外科医师的重视。其中MRI是最为重要的检查手段,既能在手术前评估肌腱断裂的程度,又能在术后评估肌腱恢复情况以及有无肌腱粘连等并发症的发生。
         5.结论
         肌腱自发断裂是皮质类固醇注射治疗腱鞘炎后的严重并发症。皮质类固醇注射的标准化管理,严格把握适应症,增加保护措施是日后减少这类并发症的重要保证。相关常识的教育普及对公众和医师都非常必要。一旦发生肌腱断裂,术前应用MRI评估肌腱的缺损和炎症程度,选择最合适的手术方式(肌腱缝合或肌腱移植),术后应用MRI监测肌腱愈合质量,帮助患者恢复肌腱功能,降低并发症的不良影响,达到最优治疗。
         
        
         
         
         
         
         
         
         
         图1  1a: 磁共振T1加权像提示腕背巨大滑囊中可见肌腱缺损;1b:磁共振T2 加权像提示腕背巨大滑囊中可见肌腱缺损;1c:术中见小指固有伸肌腱和小指伸肌腱,环指伸肌腱断裂伴缺损;1d:掌长肌腱移植修复缺损肌腱。
        
        
        
        
        
        
        
        
        
         图2  2a:桡骨茎突炎封闭后拇指背伸受限;2b:拇长伸肌腱断裂,可见断端脆化蜕变。
        
         【参考文献】
         [1]张凯.针刀疗法配合中药熏洗治疗桡骨茎突狭窄性腱鞘炎疗效观察[J].心理医生,2016,22(32):78-79.
         [2]吴顺军,体外冲击波治疗桡骨茎突狭窄性腱鞘炎的研究进展[J].中国医药导报,2017,14(34).
         [3]杨雄武,指屈肌腱腱鞘炎的治疗方法回顾[J].医学信息,2015,(39).
         [4]朱婷,超声引导下药物注射联合针刀治疗桡骨茎突狭窄性腱鞘炎[J].中国介入影像与治疗学,2018,15(8).
         [5] BommierAude,BoyerPatrick RafeeAsan R. Results of heterodigital flexor digitorum profundus hemi-tendon transfer for 23 flexor tendon injuries in zones 1 or 2.J Hand Surg Eur Vol 2018,43(5).
         [6] KaileEmma BlandJeremy D.P. Safety of corticosteroid injection for carpal tunnel syndrome. J Hand Surg Eur Vol 2018,43(3).
         [7] Malavolta EA,Accuracy of preoperative MRI in the diagnosis of disorders of the long head of the biceps tendon.Eur J Radiol 2015,84:2250-4.
         [8] Tsujimoto Y,Delineation of extensor tendon of the hand by MRI:usefulness of“soap-bubble”mip processing technique.Hand Surg 2015,20:93-8.
         [9]安彪,改良肌腱缝合技术预防屈肌腱粘连[J].中华手外科杂志,2017,33(6).
         [10]程杰,被动功能锻炼预防屈肌腱粘连的实验研究[J].中华手外科杂志,2018,34(5).
         [11]鲍丙波,肌腱粘连预防的研究进展[J].实用手外科杂志,2016,30(1).
         [12]王建,手指屈肌腱粘连的研究进展[J].中华解剖与临床杂志,2017,22(5).
         [13]顾悦.促进肌腱愈合及预防肌腱粘连的研究进展[J].系统医学,2017,2(10).
         [14]黄晓楠,不同缝合方法修复屈指肌腱损伤的疗效及对手功能和术后粘连的影响[J].中国临床研究,2018,31(2),193-196.
         [15]康冬.可吸收生物材料在肌腱损伤重建中的防粘连作用[J].中国组织工程研究,2016,20(21).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