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化疗后中医药巩固治疗疗效分析

发表时间:2019/3/30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6期   作者:江智聪
[导读] 探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化疗后行中医药巩固治疗的方法及效果。方法:对照组化疗结束后指导患者定期复查,直至发现病情进展为止
江智聪  
         (宜宾市叙州区南广镇卫生院  四川宜宾  644000)
         【摘要】目的:探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化疗后行中医药巩固治疗的方法及效果。方法:对照组化疗结束后指导患者定期复查,直至发现病情进展为止;研究组化疗结束后在对照组基础上使用中医药巩固治疗。结果:研究组化疗结束后一年生存率(67.39%)与对照组(65.22%)对比P>0.05;研究组化疗结束至疾病发生进展间隔时间显著长于对照组(P<0.05)。结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化疗结束后加用中医药辩证巩固治疗有利于保障其预后。
         【关键词】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化疗后;中医药巩固治疗;临床应用价值
         【中图分类号】R73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6-0053-02
         肺癌是临床发病率、致死率均较高的恶性肿瘤之一,非小细胞肺癌(NSCLC)占肺癌患者总数85%左右。现阶段有研究认为针对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实施化疗后加用中医药行巩固治疗对病情控制具有积极作用,但部分学者则对此持怀疑态度。基于此,本文将以2017年12月—2018年12月作为本次研究区间,选取在此区间内本院收治的92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探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化疗后行中医药巩固治疗的方法及效果,以期为提高患者疗效及预后提供切实参考依据,现总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92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男:女=58:34,年龄范围48~87岁、平均(66.15±0.34)岁,KPS评分64~75分、平均(70.36±0.57)分,临床分期:IIIb期8例、IV期84例。利用随机数字表法将92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分组,其中研究组、对照组均含46例,两组一般资料相关数据对比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1.2.1治疗方法  两组均根据患者实际情况制定针对性的化疗方案,常用如NP/C、CAP、EP/C、TP/C、DP/C、MVP、GP/C等。对照组化疗结束后指导患者定期复查,即每月复查1次,直至发现病情进展为止。研究组化疗结束后在对照组基础上使用中医药巩固治疗,根据患者具体中医证型予以针对性的中药方剂,具体方剂组成如下:①脾虚痰湿证:党参15g、牡蛎30g、石见穿30g、茯苓15g、法半夏12g、石上柏30g、干蟾皮9g、八月札15g、白术12g、生天南星15g、白花蛇舌草30g、陈皮9g;②阴虚内热证:百合12g、石见穿30g、夏枯草15g、白花蛇舌草30g、八月札15g、麦冬12g、南北沙参各15g、石上柏30g、干蟾皮9g、牡蛎30g;③气阴两虚证:天冬12g、石见穿30g、牡蛎30g、北沙参15g、石上柏30g、夏枯草15g、麦冬12g、黄芪30g、白花蛇舌草30g、白术12g、瓜蒌皮15g、干蟾皮9g,上述各方剂均每连续治疗28d为1个周期,患者每月复查1次病情,直至患者病情出现进展或主诉药物相关毒副作用无法耐受停药。
         1.2.2观察指标  记录两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化疗结束后一年生存率、化疗结束至疾病发生进展间隔时间。
         1.3 统计学方法
         两组化疗结束至疾病发生进展间隔时间(计量资料)经(x-±s)表示,两组化疗结束后一年生存率(计数资料)经[n(%)]表示,数据传入统计产品与服务解决方案软件(版本号:SPSS.19)行t/χ2检验,以检验结果显示P<0.05表示对应数据对比差异存统计学意义。
         2.结果 
         经分析可知,研究组化疗结束后一年生存率为67.39%(31/46)、对照组为65.22%(30/46),两组对比P>0.05(无统计学意义);研究组化疗结束至疾病发生进展间隔时间显著长于对照组(如表1),数据对比P<0.05(存在统计学意义)。
         
                 
         3.讨论 
         虽然现阶段外科手术仍是目前临床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首选方式,但由于此病起病隐匿,部分患者确诊病情时已处于疾病晚期从而失去外科手术治疗时机,因此需接受化疗、放疗等保守治疗[1]。近年来随着临床医疗领域不断进步,在传统化疗用药基础上,已研发并推广出血管靶向、小分子靶向等新型治疗方案。但由于非小细胞肺癌化疗用药大多价格昂贵且存在相应毒副反应,加之患者间存在个体差异,因此化疗药物不利于长期使用,而部分患者停药后疾病进展风险较高,应引起相关医护人员注意[2]。
         中医认为非小细胞肺癌化疗后表现出正虚、邪实等病机特征,即机体存在阴虚、阳虚、血虚、气虚、毒、瘀、痰等情况,因此中医用药总原则为“祛邪”、“扶正”[3]。根据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实际情况,中医又可将其分为不同证型,其中气阴两虚证以清痰化热、养阴益气为治疗原则,方用沙参麦冬汤合四君子汤加减;脾虚痰湿证治疗原则为健脾益气、肃肺化痰,方用导痰汤合六君子汤加减;阴虚内热证用药时以养阴解毒、清肺软坚为原则,方剂选用养阴清肺消积汤加减。有研究显示[1],在化疗结束后针对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予以中医药辩证巩固治疗,此举有利于根据患者疾病具体特点提供针对性的中药方剂,从而避免个体差异、使患者获得更为理想的巩固治疗效果。本文中化疗后加用中医药辩证巩固治疗的研究组化疗结束后一年生存率与对照组对比并无显著差异,但研究组化疗结束至疾病发生进展间隔时间显著长于对照组,此结论与刘硕[3]等人研究结果相符。此外有研究认为[2],由于中药方剂组成成分均为纯天然中草药,其经济性、安全性均具有较大优势,但由于本文篇幅有限,因此未对上述内容做相应研究,提示还需今后实际工作中深入探讨。
         综上,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化疗结束后加用中医药辩证巩固治疗有利于保障其预后,值得今后实际工作中参考使用。
        
         【参考文献】 
         [1]李慧杰,齐元富,李秀荣.中医药维持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可行性探讨[J].中国肿瘤,2012,21(11):845.
         [2]关念波,刘浩,林洪生.肺癌中医药治疗的研究进展及展望[J].临床肿瘤学杂志,2013,18(3):264-267.
         [3]刘硕,杨宗艳,林洪生.中医药参与治疗262例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疗效回顾[J].肿瘤防治研究,2013,40(1):20-24.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