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腔镜胆囊切除术胆汁细菌学变化

发表时间:2019/3/27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5期   作者:张学文 朱应乾 黄榆友 任晓斌 王宇
[导读] 观察行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治疗患者胆汁中细菌分布情况。方法:选择2016年12月—2018年12月接受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治疗的500例患者,

张学文  朱应乾  黄榆友  任晓斌  王宇  
        (铜仁市人民医院肝胆外科  贵州铜仁  554300)
        【摘要】目的:观察行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治疗患者胆汁中细菌分布情况。方法:选择2016年12月—2018年12月接受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治疗的500例患者,术中提取胆囊中胆汁进行细菌培养。结果:129例患者检出细菌,均是非重复分离菌,阳性检出率为25.8%(129/500),革兰阴性细菌、革兰阳性细菌、与真菌所占比例分别为60.4%、29.5%、10.1%;分离菌包括两种及两种以上者52例;药敏试验结果提示亚胺培南、万古霉素、丁胺卡那霉素的敏感率相对较高。结论:诱发胆道感染的细菌多样且复杂,临床应结合细菌耐药性,选择安全、低价的抗生素。
        【关键词】腹腔镜胆囊切除术;胆汁;细菌学分析;耐药性
        【中图分类号】R65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5-0047-02
        机体在无病状态下,胆汁内是不寄生细菌的。胆道感染是外科常见疾病,为细菌侵入血液创造便利条件,病情严重者可发生脓毒血症,甚至对多器官功能造成损伤。胆汁培养是明确机体胆道感染情况的主要方式[1]。本文选择500例择期进行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治疗的患者临床资料,总结细菌分布及对抗菌类药物的耐药性,具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6年12月—2018年12月期间收治的500例胆囊切除术患者,其中男156例,女344例,年龄19~83岁,平均年龄(43.4±2.7)岁;胆囊结石457例,胆囊息肉34例,结石合并息肉9例。
        1.2 方法
        常规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取出胆囊后,严格遵照无菌操作规程,用一次性注射器抽取1~5ml胆汁注入咽试子中保存,术后送入细菌室,在30min内将其输注至固液双相增菌液(法国生物-梅里埃公司)内,在38℃温箱内培育24h,依照常规方法对需氧菌进行分离、钝化处理。采用API系统进行鉴别判定,药敏试剂卡由法国梅里埃公司生产制造。
        1.3 统计学处理
        用Excel2007表格与SPSS20.0软件包分别统计与处理实验数据。率(%)表示计数资料。剔除同一标本的重复菌株。
        2.结果
        2.1 培养基本情况
        500例患者术中提取的胆汁标本均顺利完成需氧菌培养,阳性者129例,阳性检出率为25.8%。男、女患者培养的阳性率分别为33.3%(52/156)、22.4%%(77/344)。在129例阳性患者中,胆囊结石128例,胆囊结石合并息肉1例。
        2.2 胆汁分离菌状况
        去除重复菌株以后,胆汁培养的需氧菌以革兰阴性细菌、革兰阳性细菌、真菌为主,分别为78株、38株、13株,所对应的比例分别为60.4%、29.5%、10.1%。具体情况见表1。
        
               
        
        纳入本次研究的胆汁感染者,分离菌以革兰阴性菌为主,而在革兰阴性细菌有关的胆道感染中,大肠埃希菌最为常见,占37.2%;粪肠球菌与屎肠球菌是主要的革兰阳性细菌,分别占36.8%、28.9%。12例真菌相关的胆道感染,均是由念球菌属诱发的。分离菌包括两种及两种以上者52例,其中41例同时混有革兰阴、阳性细菌(以大肠埃希菌与肠球菌的混合性感染最为常见),占78.8%(41/52)。
        2.3 药敏试验结果
        亚胺培南、万古霉素、丁胺卡那霉素的敏感率相对较高,分别为91.5%(118/129)、80.6%(104/129)、73.6%(95/129)。
        3.讨论
        机体在健康时,胆囊中的胆汁处于无菌生长状况,胆汁感染的诱发因素众多,以胆囊结石、胆囊息肉及胆道与肠管相连解剖结构的特殊性等因素为主。本次研究中,在对胆汁标本细菌培养时,大肠埃希菌所占比例最高37.2%,粪肠球菌次之,这与卫生部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2011年胆汁培养病原菌耐药监测结果显示[2]: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是胆道感染最常见的革兰阴性杆菌,肠球菌属是最常见的革兰阳性球菌,这可能与肠道内的菌群分布有关[3,4]基本相似。
        在本次研究中,细菌检出的129例患者均是胆道感染,而胆道感染是肝胆外科中重要感染性疾病,应得到医护人员的高度重视。另外,129例细菌培养阳性的患者中,结石者128例,以胆管结石、胆囊结石为主,这说明胆道炎症反应的发生发展和胆道结石存在一定相关性,并且合并胆总管结石者胆汁培养阳性检出率高于胆囊结石者[5]。
        过去,临床针对胆道感染类疾病的治疗,选用的抗生素以青霉素类、头孢类药物为主,另外还经常联合应用甲硝唑、替硝唑等抗厌氧菌药物。最近几年中,伴随着广谱抗生素在疾病治疗中的广泛应用,细菌的耐药性明显增加,特别是二、三代头孢与喹诺酮类药物,临床不合理使用抗生素是其主要原因。本次研究显示,亚胺培南、万古霉素、丁胺卡那霉素的敏感率相对较高,分别为91.5%、80.6%、73.6%。因为亚胺培南价格相对较高、万古霉素副作用较大,以致以上两种抗生素广泛应用受限。而价格低廉的丁胺卡那霉素,对细菌也体现出较高敏感性,这为临床经验性用药提供一定借鉴。
        总之,诱发胆道感染的细菌多样且复杂,临床应结合细菌耐药性,选择安全、低价的抗生素,促进临床合理用药。
       
        【参考文献】
        [1]胡金灵,赵芳,彭永兰.胆汁培养阳性的危险因素分析对胆囊切除术抗生素使用的价值[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8,39(07):812-813.
        [2]周春妹, 胡必杰,吕媛.卫生部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2011年胆汁培养病原菌耐药监测[J].中国临床药理学杂,2012,28(12):933-936.
        [3] Weber A, Huber W, Kamereck K, et al. In vitro activity of moxifloxacin and piperacillin/sulbactam against pathogens of  acute cholangitis[J].World J Gastroenterol,2008,14:3174-3178.
        [4] Bae WK, Moon YS, Kim JH, et al. Microbiologic study of the bile culture and antimicrobial susceptibility in patients with biliary  tract infection[J].Korean J Gastroenterol,2008,51:248-254.
        [5]张轶,于爱莲,赵元勋,等.胆囊炎和胆管炎患者胆汁分离菌的细菌学特征及药敏分析[J].山西职工医学院学报,2015,25(05):15-19.
       
        科研项目:铜市科研(2017)47-27号,择期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围手术期不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临床研究.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