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脉注射拉贝洛尔与乌拉地尔治疗妊娠期高血压急症临床效果观察

发表时间:2019/3/27   来源:《心理医生》2019年第5期   作者:周波
[导读] 观察静脉注射拉贝洛尔与乌拉地尔治疗妊娠期高血压急症的效果。方法:收集我院2013—2018年收治的98例妊娠期高血压急症患者,随机分为拉贝洛尔组与乌拉地尔组进行对比,比较两组的降压效果及不良反应。结果:两组均可降至理想血压,两组不良反应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拉贝洛尔及乌拉地尔均可安全有效的治疗妊娠期高血压急症。

周波  
        (保定市顺平县妇幼保健站  河北保定  072250)
        【摘要】目的:观察静脉注射拉贝洛尔与乌拉地尔治疗妊娠期高血压急症的效果。方法:收集我院2013—2018年收治的98例妊娠期高血压急症患者,随机分为拉贝洛尔组与乌拉地尔组进行对比,比较两组的降压效果及不良反应。结果:两组均可降至理想血压,两组不良反应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拉贝洛尔及乌拉地尔均可安全有效的治疗妊娠期高血压急症。
        【关键词】拉贝洛尔;乌拉地尔;妊娠期高血压;治疗
        【中图分类号】R714.24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9)05-0044-02.
        妊娠期高血压是妊娠期特有的疾病,主要发生在妊娠20周后,处理不当可发展为妊娠期高血压急症[1],是孕产妇、胎儿和新生儿患病率和死亡率的主要原因。现收集我院近年来收治的妊娠期高血压急症患者,分别静脉给予拉贝洛尔与乌拉地尔,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收集我院2013—2018年收治的98例妊娠期高血压急症患者,选择标准:①收缩压(SPB)≥160mmHg,和(或)舒张压(DBP)≥110mmHg,且持续时间大于15分钟;②重度妊高症子痫、先兆子痫;③孕周>28周;④除外合并心衰、严重肝肾功能不全的患者。随机将患者分为两组(A组和B组),每组各49名,两组在平均年龄、平均孕周、初产妇与经产妇比例、平均血压方面均衡。
        1.2 方法
        A组静脉应用拉贝洛尔,B组静脉应用乌拉地尔,比较两组的降压效果及不良反应。
        1.2.1给药方法  A组静脉应用盐酸拉贝洛尔注射液,规格:10ml:50mg。①静脉推注,将25~50mg盐酸拉贝洛尔加10%葡萄糖注射液20ml,于5~10分钟内缓慢推注,如降压效果不理想可于15分钟后重复一次,直至产生理想的降压效果。总剂量不超过200mg。②静脉滴注,100mg盐酸拉贝洛尔加5%葡萄糖注射液或0.9%氯化钠注射液稀释至250ml,静脉滴注,速度为1~4mg/分,直至取得较好效果。B组静脉应用盐酸乌拉地尔注射液,规格:5ml:25mg。病人须取卧位,静脉注射缓慢静注10~50mg,持续静脉点滴或使用输液泵在静脉注射后,为了维持其降压效果,可持续静脉点滴:将250mg乌拉地尔加入到生理盐水、5%或10%的葡萄糖注射液中。如使用输液泵维持剂量,可加入20ml注射液(相当于100mg乌拉地尔),再用上述液体稀释到50ml。


静脉输液的最大药物浓度为每毫升4mg乌拉地尔。
        1.2.2观察项目  记录孕妇的血压、心率,血压不稳定、用药初期至少10分钟测量一次,后期根据血压心率情况可适当减少测量频率。记录孕妇的临床症状,有无不良反应及并发症。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以P<0.05为差异具有显著性意义。
        2.结果
        两组均可降至理想血压,两组产妇在治疗过程中出现头痛头晕、恶心以及心动过速等不良反应,A组发生例不良反应6例,B组发生例不良反应5例,两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产妇均未发生严重不良结局。
        3.讨论
        妊娠期高血压的发病机制目前还不明确,目前认为是多种病因联合的发病结果[2],其中主要为以下几点:①免疫学说:胚胎是一半同种异物,妊娠成功有赖于胎儿-母间的免疫平衡,如平衡失调,即可导致发生排斥反应,引起一系列的血管内皮细胞病变,发生妊娠期高血压疾病。②子宫胎盘缺血学说:临床上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多发生于初产妇、双胎、羊水过多、葡萄胎及高血压和慢性肾炎、糖尿病等,认为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发生与子宫胎盘缺血有关。③血管内皮功能失调学说:血管内皮细胞具有内分泌功能,可分泌内皮素(ET),ET是目前认为最强的微血管物质。正常状态下,ET和血栓素(TXAz)一同调节血管收缩效应,这种效应被内皮细胞舒张因子(EDRFS)及前列环素(PGl2)所减弱。ET、TXAz与EDRFS、PGIz在体内成比例释放,以维持机体动态平衡。如血管内皮细胞受损,ET及TXA2合成过多,则出现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表现。缺氧、高热、感染和炎症、免疫反应、高脂血症以及高凝状态均可导致内皮细胞损伤。④遗传学说:有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家族史的孕妇,其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发生率明显高于无家族史的孕妇。现多认为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属单基因隐性遗传。⑤微量元素和钙离子不足学说:妊娠期高血压疾病者血清锌/铜比值较正常妊娠者低,钙亦较低,血清锌值越低,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发生越早、越重;血清钙低亦与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的发生有关。⑥一氧化氮学说:一氧化氮(NO)对血管系统作用主要使血管平滑肌松弛,引起血管扩张,是目前发现的最强的内源性血管舒张因子。NO减少是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发病的关键环节。⑦慢性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学说:正常妊娠期血液呈高凝状态,孕期纤溶系统的活性也增强,正常妊娠期凝血与纤溶之间处于一种动态平衡。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时,凝血系统活性增强,而抗凝因子与抗凝血酶Ⅲ(ATm)与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物(t-PA)、纤溶酶原(PLG)、纤溶酶(PL)等活性降低,纤溶酶原活性抑制因子(PAIs)及纤维结合蛋白(Fn)升高,凝血系统和纤溶系统失去动态平衡。⑧神经内分泌学说:精神刺激、气候因素等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导致全身小动脉痉挛。子宫血管痉挛,导致胎盘缺血、变性,释放肾素,激活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加重全身小动脉收缩,导致高血压。
        妊娠期高血压急症严重影响产妇及胎儿的健康,且发病率高,口服降压药物往往达不到稳定血压的目的,故临床中多采用静脉用药,本研究采用临床中经常用于治疗妊娠期高血压的两种静脉药物拉贝洛尔与乌拉地尔,经过及时正规的处理两组产妇血压均控制在理想血压范围内,两组不良反应率无明显差异,且未发生严重不良结局。
        综上,拉贝洛尔及乌拉地尔均可安全有效的治疗妊娠期高血压急症,为临床治疗妊娠期高血压急症提供了参考。
       
        【参考文献】
        [1]马黛.206例妊娠高血压疾病的临床分析[J].中外医疗,2011,30(8):44-46.
        [2]潘正军,王振平,陈忠科.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病因探析[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07,23(6):465-467.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