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疗百日咳并小儿支原体肺炎一则

发表时间:2019/3/27   来源:《医师在线》2018年11月21期   作者:张敏 郭钦源
[导读] 近年来,国内百日咳发病例数逐年增多。百日咳痉咳频频且具传染性,合并小儿支原体肺炎时,病情危重。

(柳州市妇幼保健院,广西  柳州  545002)
        【摘  要】近年来,国内百日咳发病例数逐年增多。百日咳痉咳频频且具传染性,合并小儿支原体肺炎时,病情危重。但在临床中并无令人满意又安全的治疗方案,文章介绍了笔者针药结合治疗一例该病的经过,并分析了笔者的诊疗思路,希望能使广大同行有所启迪。
        【关键词】掀针疗法;中药疗法;百日咳;小儿支原体肺炎;病案讨论
        [ 中图分类号 ]R2    [ 文献标号 ]A    [ 文章编号 ]2095-7165(2018)21-0548-02
       
       
百日咳中医称为“顿咳”,是由百日咳嗜血杆菌引起,呈典型阵发性痉挛性咳嗽,咳嗽终末出现鸡鸣样吸气性吼声[1]。因其具有传染性,又称“疫咳”、“天哮呛”等。因百白破联合疫苗的广泛应用明显降低了该病的发病率和病死率。但近年来,国内百日咳发病例数逐年增多,并呈现新的流行病学特点 [2]。小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易感疫毒。故幼婴患本病时易并发有窒息、肺炎、脑病等症,病死率高。其中百日咳并小儿支原体肺炎临床较多见,但本病中西医均尚缺乏理想的治疗方法,笔者将针药结合而成功的治愈此病,现将临证体会阐述于下。
        1病例
        患儿郑某,女,3月,2018 年 2 月 20 日初诊。主诉: 鸡鸣样咳嗽 35 天,加重 26 天。病史: 2018年 1月 15 日,患儿无明显诱因下出现阵发性咳嗽,喉中痰鸣,持续 3 天 后,于当地人民医院就诊,予口服“头孢克洛,易坦静”治疗,效果不佳; 病情呈进行性加重,遂于 2 天 后再次就诊,查胸片提示支气管肺炎,予住院治疗。1 月 23 日,患儿出现呈阵发性连声呛咳,夜间甚,伴有喘憋,呼吸困难,唇面青紫,咳痰后可自行缓解。遂转入当地人民医院感染科,查血常规示: 白细胞计数 53.27 × 109,中性粒细胞计数百分比 18.1% ,淋巴细胞计数百分比77.1% ,肺炎支原体抗体1:160。嗜肺军团菌肺炎,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甲、乙型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均为阴性,血培养未见细菌生长,2 月 11 日复查血常规示: 白细胞计数40.58 × 109,中性粒细胞计数百分比17.7% ,淋巴细胞计数百分比78% 。住院期间予阿奇霉素抗感染,雾化吸入通畅气道等对症治疗后,咳嗽症状无明显缓解。2 月17 日百日咳 PCR 检测:咽拭子 BP-DNA 阳性。诊断为1.百日咳;2.小儿支原体肺炎。病情无明显缓解,现为求中医诊治,故来就诊。症见: 阵发性咳嗽,伴鸡鸣样吸气性回声,5-8声/次,约 20次/天,直至咳出痰液或吐出胃内容物。夜间加重,伴颜面青紫,口唇发绀,口吐痰涎。大便黄臭、舌红赤、苔黄、指纹紫。肺部听诊双肺可闻及细湿罗音。中医诊断:1. 顿咳;2.肺炎喘嗽。辩证:痰热阻肺,逆犯肝胃。治则: 宣肺调肝,降逆止咳。
        2  治疗方案
        2.1掀针疗法
        处方1:列缺、肾俞、肝腧、足三里;
        处方2:合谷、膻中、膈俞、肺腧;
        操作:诸穴均常规消毒后采用平补平泻法埋入掀针。



        治疗时间:两处方交替取穴,每次埋针2天;
        疗程:10 天为一疗程,治疗2疗程。
        2.2 中药疗法
        一诊: 麻杏甘石汤加减。药用: 炙麻黄 2g,炒杏仁 3g,石膏5g,百部5g,川贝母5g,蝉蜕3g,僵蚕3g,桔梗 3 g,赭石5g,五指毛桃5g,毛冬青3g,炙甘草 2 g。水煎服,1剂/天,少量频服,4 剂。
        二诊: 患儿咳嗽次数减少,持续时间缩短,仍夜咳 为主,4 ~ 5 次每夜,日咳 4 ~ 5次。药用: 前方去赭石、石膏,加桑白皮 3g,陈皮 5 g,水煎服,1 剂 / 日,少量频服,5剂。
        三诊: 患儿已无喘憋,咳嗽明显好转,每夜咳 2 ~ 3 次。处方: 二诊方去蝉蜕,僵蚕,加款冬花5g,紫菀5g,加水煎服,1剂/日,少量频服,5 剂。
        四诊: 家长述患儿咳嗽基本消失。药用: 沙参麦冬汤加减:沙参5g,麦冬 6 g,紫苏叶 3 g,桔梗 3 g,川贝母 3 g,陈皮 5 g,茯苓6 g,五指毛桃9g,白术5g,甘草 3 g。水煎服,日1 剂 ,少量频服,5 剂。
        3.治疗结果
        后随访,家长诉患儿服药后无明显咳嗽发作,告愈。
        4  讨论
        本病因小儿外感时行疫邪,侵入肺系,夹痰 于气道,使肺失肃降。又因小儿肝常有余 ,患病易化火生风,火灼肺金,炼液成痰,风痰相搏,气机不利,则痉咳剧作。故本病分为初咳期,痉咳期,恢复期三个阶段。每期的病因病机不同,临床特征各异。初咳期,以肺卫表症为主。小儿外感疫邪,肺卫不得宣透,肺失清肃故咳嗽流涕,发热畏寒等表证。疫邪化热入里,痰热互结,引动肝火,阵咳之后,痰呕出,则肝火泄,气机暂畅,故咳休止。肝火再逆,则痉咳再作,固有顿咳之症。恢复期常以干咳无痰、身倦纳少 ,中气虚弱,或肺气阴不足为主要病变。故治肺同时,强调镇 肝止 咳 ,后期养阴补肺。本案患儿就诊时痉咳为主,又见痰粘稠不易咳出,大便黄臭、舌红赤、苔黄、指纹紫等一派热征象。病机系邪热郁肺,故用麻杏石甘汤加减。麻杏石甘汤具有镇咳解热作用,系清肺止咳良方。麻杏石甘汤中的石膏能够抗炎解热;杏仁麻黄可缓解管平气滑肌痉挛,使痰液易于排出;顿咳之病,风邪贯穿始终,初则为风寒、风热表证; 继则气管挛缩,而致痉咳; 肝热则生风,痰阻气机,则痉咳剧。故在临床中常用虫类药,僵蚕、蝉蜕以达搜风解痉之功,二药合用有缓解支气管痉挛、抗过敏等作用,从而达到止咳。代赭石重镇肝逆治痉咳,毛冬青镇咳祛痰,具有抗菌作用。百部具有较强的抑制百日咳杆菌作用,于痉咳颇有捷效。川贝清肺化痰,止咳降逆,桔梗以泻腑肃肺,移邪腑出。久咳必伤气,故方用五指毛桃,炙甘草示以扶正之意。诸药配伍,共奏平肝降逆,止咳镇痉之效,收效甚著。病久咳缓,痰浊未靖,肺脾已虚者,则当以沙参麦冬汤清养肺胃,滋阴润燥。冬花、沙参、麦冬能够清肺热宁,降气止咳;紫苏叶芳香走表,发散外邪; 贝母滋阴润燥; 茯苓健脾宁心,利水渗湿。丹溪言“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而一身之痰自消”用陈皮理气健脾,燥湿化痰,以绝“生痰之源”,在清肺化痰之中佐以健运脾胃之品,使脾胃气复,金得土养,五脏以衡,则病愈。
        综上所述,采用中药结合掀针治疗小儿百日咳,对患儿无伤害,安全性高,操作简单,痛苦小,疗效显著,具有临床推广价值。
        参考文献
        [1]江育仁,张奇文. 实用中医儿科学[M].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 408-414.
        [2]王增国,马超锋,闫永平.全球百日咳重现及中国百日咳相关研究现状[J].中国疫苗及免疫,2016,22(3):345-347.
        作者简介:
        张敏(1987一),女,广西柳州人,柳州市妇幼保健院住院医师,研究方向为针灸推拿。
        本文系: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厅自筹经费科研课题。课题名称:麻杏石甘汤煮散配合推拿佐治小儿支原体肺炎的临床研究,合同号:z20180047。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