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当代和声教学的新模式—键盘和声课程改革的可行性研究

发表时间:2019/3/13   来源:《青年生活》2018年第12期   作者:杜佳骏
[导读] 为了与学生的实践更加紧密结合,我课题组在学生和声课中,提出了“键盘和声”的构想。

        摘  要:为了与学生的实践更加紧密结合,我课题组在学生和声课中,提出了“键盘和声”的构想。本文从课程的缘起、与四部和声的异同、键盘和声是课程还是学科等方面,结合笔者的教学实践经验,提出了课程改革的方案并付诸实践。
        关键词:键盘;和声;民族化;伴奏

        若说“和声学”,当代理论著作可谓是汗牛充栋。然而,从1987年武汉音乐学院举办的“高等音乐院校和声学学术报告会”开始,就陆续有学者提出这样的问题:非作曲专业的学生,所学的四部和声的知识,在未来的学习生活中,如何才能有效的使用?传统和声在高师音乐专业学习中,如何与实践紧密结合?
        借助课程改革的契机,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音乐系理论教研室针对上述问题,为传统和声在实践中的应用展开思考与讨论,并提出了“键盘和声”的构想。
        一、诱因:键盘和声课程的缘起
        键盘和声是从何时开始的?键盘和声这一课程是谁发明的?这样的问题恐怕无从谈起。但是,若说和声在键盘中的表现何时在中国的出版物中出现,则要数斯波索宾《和声学教程》中的习题部分。
        在斯波索宾《和声学教程》几乎每一章中都有“书面习题”、“键盘习题”和“口答习题”,显然,“书面习题”是用四部和声的方式写作,而“键盘习题”是否为键盘和声的方式呢?。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对键盘和声进行研究的论文,多把此类“键盘习题”视为键盘和声,而笔者并不认同此类观点。
        笔者认为,斯波索宾的“键盘习题”仅是将四部和声放置于钢琴上演奏,而并没有改变和声的呈现方式。何曾规定过四部和声必须以纸面写作的方式呈现?在键盘乐器上演奏四部和声就不是四部和声?换言之,如果认定斯波索宾的“键盘习题”为键盘和声,那是否可以认定“口答习题”为“口答和声”呢?如果将四部和声通过合唱或重唱的方式演唱出来,是否又可以称之为“演唱和声”?这种怪异的命名方式实在荒谬!
        斯波索宾的“口答习题”,后来延伸出一门新的学科——和声分析。从实践角度来说,和声分析似乎比四部和声写作更具实践价值。对一名社会音乐工作者来说,在其职业生涯中写作四部和声的几率很小,而演奏或演唱一部作品却是常见的现象,因此,分析一首作品的和声对其实践过程中的帮助会更大。
        这种古典钢琴曲的写作方式也不是笔者所定义的“键盘和声”。笔者对“键盘和声”的定义是介于四部和声和古典钢琴曲中间的形式,即:与四部和声下方两个声部、上方两个声部不同,键盘和声为下方一个声部、上方三个声部。简言之,“键盘和声”就是为旋律编配伴奏,写作“键盘和声”必须要包含三行谱表,其中最高声部为旋律声部。



        通过以上解析,“键盘和声”的概念初见端倪,那么,“键盘和声”在写作方面,除了声部的差异外,在和声写作规则、常见错误等方面,与传统四部和声又有何异同点呢?
        二、键盘和声与四部和声的异同点分析
        在传统四部和声中,有着很多鲜明的概念:内声部与外声部、重复音、逆功能、旋律位置、密集排列与开放排列、和声连接法与旋律连接法、同和弦转换、平稳进行与跳进、四部同向、和声切分、声部交叉、隐伏五八度、平行五八度、方向五八度等……笔者结合近年的教学及实践经验,分别从以上角度分析键盘和声的写作中,是否可以套用上述概念。
        四部和声的习题通常有两种:为旋律配和声、为低音配和声。因此,四部和声的写作中,内声部与外声部的概念非常重要。而键盘和声的习题通常是为旋律配伴奏,故而四个声部的键盘和声通常是为旋律服务的,虽然也有内声部与外声部,但由于内声部都在右手,这种内外声部的概念就被淡化了。
        传统四部和声中,原位和弦通常可以重复根音、三音和五音,而键盘和声由于更加强调实践性,如若重复三音和五音,右手的跨度会比较大,通常跨度少则八度、多则十度以上,不方便演奏,所以键盘和声的重复音一般以重复根音居多,并且旋律位置虽然也可以有三种,但是键盘和声中的旋律位置对旋律的影响微乎其微。
        在和声的通常错误当中,键盘和声的写作很少会犯隐伏五八度和反向五八度的问题,而左手如果为了强调低音声部,通常会将左手变为八度,则会凭空产生平行五八度,这种传统的“错误”,反道会使音响更加饱满、有力!
        此外,由于键盘和声更多地强调实践的作用,因此在键盘和声的写作中,也很难犯声部交叉的错误;四部和声的写作通常不可以连续使用同一和弦,如非要使用,应当进行同和弦转换,但键盘和声的实践过程中,尤其是在流行歌曲的伴奏中,通常会持续多个小节的和声重复,且不需要进行同和弦转换,但同样应当避免和声切分。
        三、改良、改进、改革——键盘和声的话语与权威
        四部和声的写作,从实践的角度看,更加适用于合唱或重唱,而键盘和声则是为了方便写作伴奏,因此可以说,四部和声的学习是为了更好地写作合唱曲;而键盘和声的写作是为了写作伴奏,方便进行和声分析,同时为即兴伴奏课做好铺垫。由此看来,对于音乐类非作曲专业的学生来说,似乎键盘和声的的学习更有必要,因为伴奏与和声分析更加实用,从事伴奏和和声分析的音乐工作者门槛低,不需要成为专业作曲家。而合唱曲的写作,普通音乐工作者却很难完成,即使可以完成合唱写作,也很难称之为专业合唱作品,更别提参加合唱比赛了。
此外,专业音乐学院的学生在学习四部和声时,大多感受到难度较大,而且对以后学习钢琴即兴伴奏的帮助也不大,很多学生学完和声后,无法将已学习到的和声知识转化为即兴伴奏的内容,因此,这也成为了键盘和声的优点。

        在课程改革的实践过程中,笔者也发现这样的现象:有四部和声基础的学生,基本可以很快转化为键盘和声,且大多学生都认为键盘和声的难度较低。在曲式与作品分析的课程中,由四部和声转学键盘和声的学生,和声分析做的更加得心应手!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说,键盘和声就是四部和声的变体?是即兴伴奏的书写体?我们若把键盘和声升级为学科,其理论支撑又是什么?键盘和声学科的方法论又从何而来?
        显然,键盘和声是和声学的分支,并不能独立成学科,而仅仅可以称之为课程,课程的体系还需要通过不断的教学实践丰富和完善。因此,笔者的课程改革研究并不应该作为键盘和声研究的终点,更应该是键盘和声课程体系建设的起点,我教研室的研究还会继续进行下去,键盘和声未来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本文为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2018年度教改研究课题《探索当代和声教学的新模式》(项目编号2018yjg022y)的理论成果]

        参考文献:
        1.马晓歌.新编电子琴高级教程——歌曲伴奏和声编配[M].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2007年7月版。

        [ 作者简介:杜佳骏(1991~ )南京市人,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音乐系助教。]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