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音乐元素的角度浅论欧洲音乐和中国音乐的不同

发表时间:2019/3/13   来源:《青年生活》2018年第12期   作者:陈振蒙
[导读] 音乐是一门艺术,以其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段,同时也是人类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人类共同的语言,音乐与人类生活形影不离,它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形式和载体,具有丰富的文化历史内涵,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以满足人类精神文化的需要。

        摘要:音乐是一门艺术,以其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段,同时也是人类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人类共同的语言,音乐与人类生活形影不离,它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形式和载体,具有丰富的文化历史内涵,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以满足人类精神文化的需要。
        关键词:音乐元素;欧洲音乐;中国音乐
        一、节奏速度、强弱在音乐平衡中的关系
        节奏是自然,社会和人的活动中一种与韵律结伴而行的有规律的突变。自然界和文化艺术界因不断变化而丰富发展,包括多维度空间的周期性变化,如高度、宽度、深度和时间等方面的规律性变化,称之为节奏。具体变化的事例包括:音乐的舒缓激励的艺术节奏、美术作品的韵律,文化作品的前期铺垫、叙述、高潮、结尾等,日常生活的节奏快慢、工作、生活效率的高低、不同阶段各社会生产效率等。在自然界中,山脉和河流的起伏,动植物的生老病死等生命规律,太阳黑子活动的周期,地球的自转公转周期,也可以解释为规律性、持续性、完整的运动形式。通过重复和对应将各种变化因素组织成先后连贯有序的整体(节奏),是作品抒情的重要表现形式。节奏体现事物发展的过程本身,表现的却是事物变化的结果,是艺术之美的精神相对性。音乐的节奏是音乐旋律中音符或音节的长度和强度。人们常常把音乐的节奏比作它的骨架。节奏是不同时间长度上声音(长度和强度)的组合。节奏和节拍是音乐的重要元素。随着音高,他们形成了音乐的旋律。节拍是指音符的发音速度,是指在单位时间内所发音的多少。
        二、装饰音
        竹笛演奏中的装饰音有以下几种:
        (一)泛音。
        在笛子中泛音的发音特殊,音色独特,能够表现出不同的音乐意境,使人感到如箫般深远、幽静、飘逸、典雅。假定全部按住为5,则吹这个音时不先是5这个音出现,还包括它的倍音,它的一倍音是高八度的即为5,它的二倍音是比一倍音高纯五度的音即为高音2,它的三倍音为比二倍音高纯四度的音即为高音5。
        (二)倚音。
        符号在主音前面的音叫倚音(前),装饰音在主音后面的音叫后倚音,在演奏时常为短促轻巧的,丰富了曲子情调,使曲子更有特色。在《鹧鸪飞》就有倚音应用。
        (三)滑音。
        分为上滑音和下滑音,在演奏上滑音时,指法由下而上依次上滑,同时配合由缓而急、的气息,演奏下滑音时,指法由上而下依次下滑,同时配合由急而缓的气息,给人以轻巧之感。例《枣园春色》就有滑音的应用。
        (四)波音。
        波音是在两个主要音之间,加入其上方或下方的短的辅助音而成,如3即演奏为343。


《的鞭催马运粮任》中波音应用就很明显。
        (五)打音。
吹奏时,用手指在本按孔上轻轻地打一下,就成打音效果,一般用于华丽而抒情的曲调,能丰富乐曲的色彩。《西湖春晓》就会用到打音。
        (六)历音。
        从本音前面的某一个音开始,自下而上或自上而下向本音急速连续地递进,增强乐曲热烈、粗犷、有力的气氛,历音所占时间较短,吹奏上历音时,每个手指要依次急速而有力地按闭音孔。每个音必须短促,清楚地吹出来。四、旋律的初步概括(构成)旋律的采集来源于调和弦,欧洲旋律主要由和弦构成,中国旋律主要由音程构成。和弦的采集采源于调调包含调式调性。调性:音区音域(音色),不同乐器,不同角色。调式:是用于区分不同国家区域民族音乐风格的基石。
        三、欧洲音乐和中国音乐的不同
        广义而言,音乐是文化的外在部分,是文化本质的结晶形式。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传统音乐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上积累的一段丰富的审美经验。由于不同的文化差异,它明显不同于西方古典音乐,主要区别是交响乐。比如古筝经典曲目《高山流水》,在引子部分旋律在宽广音域内不断跳跃和变换音区,虚微的移指换音与实音相同,旋律时隐时现。在第二三段中,流澈的泛音,活泼的节奏把人的思绪带到了那个高山流水中,琴声悠扬,山林静似无人。四五段,如歌的旋律若行云流水般,乐声在描述着那幅山水画般的风景。第五六段,先是跌宕起伏的获律,大幅度上下滑动,接着连续的流水声,山之雄浑与水之轻盈,两者巧妙结合、呼应,像置身于宁静山中,泛舟于湖上,惊心动魄。在第七段高音区,在错落有致中,仿佛看到山水开阔的壮观一幕,八段起,变化再现前面的如歌范律并加入新的音乐材料,稍快而有力的琴声好似流水之声复起,尾音情越的泛音,透着淡淡的哀愁中,仿佛看到历史回演那对知音寻觅令人心动的时刻。比如《高山流水》乐曲古朴的风格,典雅深沉的韵味、优美的旋律,舒展明快的节奏,缠绵低回的音调,让人体会到身临其境的柔美享受。别有风格的《命运交响曲》,是贝多芬最著名的作品之一,作者在交响由第-乐章的开头,便写下一句引人深思的警语:命运在敲门。从而贯穿主题,使人感到无言而喻的感动与震撼,这是一首英雄意志战胜宿命论,光明战胜黑暗的壮丽凯歌。节奏明亮,节奏快,音域宽,旋律明亮,阳刚,情感奔放,勇气宏大,反映了男性的美。所以西方人喜欢交响乐,舞台上的音乐家和乐器越多,他们就越有力量,可中国在音乐表现方面更注重细节,更多的是独奏,使演奏者更好地陶醉其中。西方人专注精细和镇密,而中国人追求简单和纯朴。这是因为东西方两种不同的文化倾向,西方文化是以知识为基础的,中国文化是以生活为基础的,西方艺术的作用是取乐,中国艺术的作用是享受。
结语:任何一首乐曲都是完整的,都是由不同的音符构成的,各种音符不同的组合就会反映出不同的曲意和曲调。任何一首好的乐曲都必须掌握音乐的基本原理和各音符的正确应用。

        作者简介: 陈振蒙   性别:男   民族:汉   籍贯: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  出生年月:1994年6月    学校:周口师范学院   院系:音乐舞蹈学院    专业:音乐学(中外合作办学)   年级:2015级   学历:本科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